籌備新政協的第一份正式文件

2018-05-10 14:52 來源﹕人民政協報 
2018-05-10 14:52:09來源﹕人民政協報作者﹕責任編輯﹕趙宇

  作者﹕哈爾濱市政協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 張軍

  1949年9月22日﹐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上﹐籌備會代理秘書長林伯渠從新政協發起經過﹑新政協籌備會成立經過﹑三個月來籌備工作概況和出席會議的代表名單的決定過程四個方面﹐報告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籌備過程。這個報告的核心內容﹐來自于《關於召開新的政治協商會議諸問題的協議》。

  這份具有政治協商與多黨合作特定標誌意義的政治文件﹐誕生於1948年秋冬時節的哈爾濱馬迭爾賓館。這份承載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政治協商與多黨合作歷史記憶﹑標誌人民政協“起航”意義的政治文件是怎樣產生的﹖在它的身上有哪些鮮為人知的歷史細節呢﹖讓我們透過歷史的煙雲﹐一起來回溯70年前發生在馬迭爾賓館裡的故事吧。

  馬迭爾賓館的貴客

  走進今天的馬迭爾賓館二樓會議室﹐奢華氣派的歐陸宮廷風格裝飾映入眼簾﹐依然如初保持著米黃色油漆的牆壁﹑厚重華麗的歐式門窗﹑坐椅﹑弔燈﹑壁燈。與70年前不同的﹐是牆壁上整齊懸掛了高崗﹑李富春﹑沈鈞儒﹑章伯鈞﹑譚平山﹑蔡廷鍇﹑王紹鏊﹑李德全﹑朱學范﹑高崇民10個人的肖像﹐以及對1948年在此會議室達成的《關於召開新的政治協商會議諸問題的協議》的內容介紹。一種莊重與敬仰感令人油然而生。

  最早到達哈爾濱的民主人士是朱學范﹐1948年9月29日晚上﹐他與譚平山﹑蔡廷鍇聚在一起﹐長談到深夜。朱學范首先表示歡迎第一批到達哈爾濱的民主黨派人士。蔡廷鍇說﹕“你比我們整整早到7個月﹐才是第一個到達的民革同志﹐其次﹐紹鏊先生也比我們先到。”譚平山在一旁開懷一笑﹐點頭默許。接著蔡廷鍇告訴朱學范﹐他們這次是應中共中央邀請來哈爾濱﹐商談召開新政協有關事項的﹐並問﹕“你是否一同參加討論﹖”朱學范連忙說﹕“這要取決於中共方面是否讓我參加。”蔡廷鍇接著說﹕既然讓你搬到旅館同大家住在一起﹐說明中共方面有這個意圖﹐希望你能夠參加……

  沈鈞儒到達哈爾濱時﹐已經是74歲高齡﹐比朱學范大30來歲﹐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長者。抵哈後的第二天一早﹐朱學范就專門到他房間裡問安。師生哈埠重逢﹐格外喜悅。一見面沈就說﹕“年初你從莫斯科寄出的信收到了。”又說﹕“你信上望我早日到解放區來﹐正中下懷﹐現在終於如願以償了。”沈鈞儒還說﹕“來信要我勸任公(李濟深)亦能早來﹐但他素以瓦解蔣軍工作為重﹐現在形勢所趨﹐國民黨將領紛紛與他聯繫之際﹐他正期待有所作為﹐暫時來不了。不過﹐隨著形勢的發展﹐任公來解放區亦指日可待了。”

  沈鈞儒還與朱學范暢談了在香港開展新政協運動的情況﹐朱學范回憶說﹕“我獲益匪淺﹐留下了難忘的印象。”

  在朱學范向沈鈞儒告辭出門時﹐沈鈞儒又說﹕“再過4天(10月8日)就要召開‘新政協諸問題’座談會﹐我們一定要同心協力把這次座談會開好﹐以實際行動迎接新政協的召開。”

  在10月5日至7日的3天裡﹐下榻馬迭爾賓館的7位民主人士集中精力學習東北局送閱的有關文件﹐迎接“新政協諸問題”座談會的召開。

  沒過幾天﹐馮玉祥夫人李德全攜帶馮玉祥的骨灰由莫斯科輾轉抵達哈爾濱﹐東北局安排她下榻馬迭爾賓館﹐並邀請她參加了隨後舉行的各次座談會。

  先期到哈爾濱的各位民主人士見到李德全﹐特別是見到馮玉祥的骨灰﹐想起昔日與馮將軍交往情景以及與其共商發起民革的往事﹐不禁悲從中來。李德全在重慶較場口事件中也被特務打傷﹐朱學范與她在共同的戰鬥中鮮血流在一起﹐革命感情更勝一籌。這樣堅強的女性﹐見到大家時﹐想起馮玉祥將軍回國途中黑海不幸罹難情景﹐禁不住痛哭流涕。

  譚平山﹑蔡廷鍇提出在哈埠舉行一個追悼會﹐並向李富春匯報﹐得到同意和支持。10月16日﹐他們以民革小組名義在馬迭爾賓館禮堂祭奠馮玉祥以寄託大家的哀思。除譚平山﹑蔡廷鍇﹑李德全﹑賴亞力﹑林一元和朱學范6人外﹐參加祭奠的還有高崗﹑李富春﹑沈鈞儒﹑章伯鈞﹑高崇民以及哈爾濱市黨政領導人和各界人士百餘人。哈爾濱發行的報紙刊發了悼念文章。朱學范後來評價道﹕“李德全不愧為一位堅強的巾幗英雄﹐她化悲痛為力量﹐積極參加‘新政協諸問題’座談會﹐繼承馮玉祥遺志﹐為民主而奮鬥。”

[責任編輯:趙宇]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