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家書》﹕在信仰指引下前進

2018-06-05 09:24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2018-06-05 09:24:39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作者﹕責任編輯﹕趙宇

  作者﹕劉木林

  桌前燈下﹐翻開《紅色家書》﹐細細品讀﹐萬千思緒湧上心頭。這是寫給親友的家信﹐字裡行間透露著對親人的深情道別﹔這是寫給組織的告白﹐質樸話語詮釋著以生命鑄就的忠誠﹔這是寫給自己的絕筆﹐一詞一句充滿著革命必勝的信念。這些書信﹐雖然經歷半個多世紀的沉澱﹐今日讀來仍令人心潮澎湃﹑不能自已。感慨之餘﹐我們不禁開始了這樣的探尋﹕是什麼樣的力量﹐能夠穿越歷史的縫隙﹐給人以啟迪﹖是什麼樣的情懷﹐能夠穿透生死的隔閡﹐給人以溫暖﹖又是什麼樣的理想﹐能夠撥開重重的迷霧﹐給人以方向﹖

  馬克思曾極而言之﹐歷史學是唯一的科學。透過百餘年的跌宕起伏﹐跨過九十餘載崢嶸歲月﹐在風雷激蕩﹑風雨兼程中﹐我們找到了這樣的回答。

  看不到近代中國的苦難深重﹐就難以感觸“國破尚如此﹐我何惜此頭”的凜然大義。20世紀初的中國﹐風雨如驟﹐黑夜如磐。被強行捲入世界資本主義經濟體系﹐在列強環伺下幾被瓜分豆剖﹐這是泱泱華夏三千年來未有之大變局﹐這是中華民族數百年來未有之大危機。救亡圖存﹑民族獨立﹑人民解放﹐成為包括中國共產黨人在內的無數仁人志士孜孜以求的使命和夢想。誰不愛自己的至親﹖誰不惜自己的家庭﹖然而如果將一己之得失放到民族興亡的大背景中去考量﹐生與死﹑樂與憂﹑公與私﹑奮起與沉默﹑鬥爭與妥協﹐無數革命先烈作出了無愧于時代的抉擇──“決非一衣一食自為計﹐而在四萬萬同胞之均有衣食也。亦非自安自樂以自足﹐而在四萬萬同胞之均能享安樂也。”因為這樣的抉擇﹐趙一曼對自己的後代殷殷囑咐﹕“在你長大成人之後﹐希望不要忘記你的母親是為國而犧牲的﹗”因為這樣的抉擇﹐劉伯堅在致諸兄嫂的信中寫道﹕“弟準備犧牲﹐生是為中國﹐死是為中國﹐一切聽之而已。”

  計利當計天下利。多年過去﹐硝煙早已彌散在歲月深處﹐走向復興的歷史足跡愈加清晰。行百里者半九十。祗有把自己的夢想融入偉大時代﹐把自身的事業與復興的腳步同頻﹐我們繼承與發揚革命先烈的精神才有更加令人信服的註腳。

  看不到革命生涯的九死一生﹐就難以體認“不惜唯我身先死﹐後繼頻頻慰九泉”的激烈壯懷。有學者認為﹐中國近代革命的殘酷性是世所罕見的﹐而中國共產黨遭受的煉獄般的考驗尤為撼人心魄。從上海石庫門到江西大旅社﹐從井岡黃洋界到瑞金沙洲壩﹐從遵義小樓到延安寶塔山﹐中國共產黨人每一步的艱難跋涉﹐無不伴隨著反動派瘋狂的屠殺和“圍剿”。同志們一批又一批地倒下﹐領導人一次又一次地更換。周恩來曾感慨﹐敵人可以在三五分鐘內消滅我們的領袖﹐我們卻無法在三五年內將他們造就出來。然而﹐敵人的槍聲﹐嚇不倒真正的革命者﹔敵人的屠刀﹐祗能喚醒更多後來人。“切莫為我空悲痛﹐但願對准我們的敵人猛攻﹗猛攻﹗”“革命人﹐你殺不完。有朝一日──血要用血還。”展開這紅色書卷﹐每一個人物介紹之後的破折號無不標注著血與火的磨難﹕王孝錫﹑王器民﹑毛澤建﹑方志敏……這些名字或熟悉或陌生﹐但生命都定格在了如火的青春﹐熱血都奉獻給了摯愛的祖國。

  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接過歷史的接力棒﹐我們已無需面對白色恐怖﹐也無需經歷生死抉擇﹐但祗有戰勝黨執政道路上的“四大考驗”“四種危險”﹐祗有正視改革攻堅中的“三期疊加”﹐祗有繞開現代化征程上的多重陷阱﹐我們才能完成革命精神的賡續﹐完成紅色基因的傳承﹐完成歷史的超越。

  看不到馬克思主義的真理力量﹐就難以理解“砍頭不要緊﹐祗要主義真”的純粹信仰。1840年後﹐沉淪的陰雲籠罩東方古國。鴉片戰爭﹑第二次鴉片戰爭﹑甲午戰爭﹑八國聯軍侵華戰爭﹐一邊是似乎看不到頭的失敗與屈辱﹔洋務運動﹑戊戌變法﹑君主立憲﹑辛亥革命﹐一邊是一次又一次地探索與挫折。無論是改良還是資產階級革命﹐都沒能完成救亡圖存的民族使命和反帝反封建的歷史任務﹔近代的中國﹐不是沒有選擇﹐而是歷盡選擇──莽莽神州﹐誰來狂瀾力挽﹔茫茫華夏﹐誰為中流砥柱﹖這﹐就是馬克思主義進入中國的真切背景﹔這﹐就是中國共產黨登上歷史舞臺的清晰坐標。真理的火種一旦種下﹐立刻呈燎原之勢﹐驚醒沉夢數千年﹐喚起工農千百萬。馬克思主義為什麼能﹖因為它揭示了人類社會發展演進規律﹐因為它為了勞苦大眾翻身解放做主人。有了這樣的力量﹐方志敏在獄中奮筆﹐“敵人祗能砍下我們的頭顱﹐決不能動搖我們的信仰﹗”有了這樣的力量﹐李大釗在演講中高呼﹐“試看將來的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暮色蒼茫看勁松,亂雲飛渡仍從容。今天﹐面對經濟體制深刻變革﹑社會結構深刻變動﹑利益格局深刻調整﹑思想觀念深刻變化﹐我們將以怎樣的態度增強定力﹑明確方向﹖又將以怎樣的價值凝聚共識﹑匯集力量﹖時刻補足精神之鈣﹐始終擰緊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這個“總開關”﹐我們對革命信仰的堅守才能有“一以貫之”的從容與自信。

  有的歷史已經定格﹐更多的歷史還在繼續。今日之中國﹐河清海晏﹐欣欣向榮。撫今追昔﹐我們能夠告慰先烈的﹐是這一切如你們所願﹔繼往開來﹐我們能夠回應時代的﹐是有無數繼承者將繼續負重前行。心中有信仰﹐肩上有擔當﹐腳下有力量。作為黨的紀檢監察幹部﹐祗有永葆忠誠本色﹐敢於動真碰硬﹐慎獨慎初慎微﹐才能書寫無愧于內心﹑無愧于使命﹑無愧于時代的人生篇章。

  掩卷而坐﹐書中革命先烈的故事又一次浮現在眼前﹐他們似乎在用不同的表達﹐于時空交匯中重復著同一個偉大的回響──“我們的事業並不顯赫一時﹐但將永遠存在。”(劉木林)

[責任編輯:趙宇]

[值班總編推薦] 40多萬天價賬單上的輿論味道

[值班總編推薦] 習近平﹕加強領導科學統籌狠抓落 ...

[值班總編推薦]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