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早年的一則文化廣告

2018-06-05 09:55 來源﹕北京日報 
2018-06-05 09:55:02來源﹕北京日報作者﹕責任編輯﹕趙宇

  作者﹕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 樊憲雷

  1920年﹐毛澤東﹑彭璜﹑易禮容等人在湖南長沙組織籌建了一個文化書社﹐主要銷售中外各種反映思想變革的圖書報刊﹐諸如《達爾文物種起源》《克魯泡特金的思想》《新青年》《少年中國》《新生活》等﹐以傳播新文化﹑新思想﹐推動社會變革。書社開張後﹐如何擴大影響﹐打開銷路﹐成為毛澤東等人需要考慮的問題。在這方面﹐毛澤東是頗有頭腦的﹐他拿起手中之筆﹐起草了多份文化廣告加以宣傳推廣﹐包括《文化書社通告好學諸君》《文化書社敬告買這本書的先生》《讀書會的商榷》等。這些文化廣告﹐或側重於所售書籍種類列舉﹐或側重于思想內容概述﹐或側重於讀書方法介紹﹐各有不同﹑相得益彰﹐讀來毫無廣告推銷之感﹐倒有思想啟發交流之雅趣。其中﹐《讀書會的商榷》一文很值得一說。

  《讀書會的商榷》全文不足500字﹐從三個方面分析了讀書會的好處﹐概括起來就是﹕圖書共享﹐切磋討論﹐集資買報刊。要知道﹐當時知識和信息的傳播主要靠書籍報刊﹐而印刷技術又遠非今日之便捷﹐故而書報雖廣受歡迎但價格不菲。特別是對青年學子來說﹐大肆購書堪稱奢侈之事。即便如魯迅﹐在當時也常常抱怨購書費用之昂貴。1912年他在日記中記述﹕“審自五月至年末﹐凡八月間而購書百六十餘元﹐然無善本。京師視古籍為古董﹐唯大力者能致之耳。今人處世不必讀書﹐而我輩復無購書之力﹐尚復月擲二十餘金﹐收拾破書數冊以自怡悅﹐亦可笑嘆人也。”由此也無怪乎時人哀嘆﹕“在物價高漲生活困苦的時候﹐薪水收入拿來對付吃穿住都有問題﹐又怎能顧到不能補肉長肌的精神食糧呢﹖”自然而然﹐毛澤東的點睛之筆也落到了賣書之事上來﹕“若要備新出版新思想的書﹐報﹐雜誌﹐則敝社應有盡有﹐倘承採索﹐不勝歡迎。”雖說是為了售書毛澤東才大揚讀書會之益處﹐但客觀地說﹐對於讀書會他的態度是真誠的。這不僅因為之前在湖南省立第一師範讀書時﹐毛澤東就提倡窮人子弟組織讀書會合作買書﹑交換閱讀﹔而且在其後的歲月中﹐他也多次組織讀書會﹐並從中多有所獲。

  讀書會並非毛澤東的發明創造。我國古代文人就有聚會讀書﹐切磋交流的傳統。《禮記》曾說﹕“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魏晉時期﹐竹林七賢常集于山陽(今河南修武)竹林之下吟誦唱和﹐可以算作讀書會的古代形式。近代以來﹐伴隨著西方列強的堅船利炮﹐歐風美雨紛至沓來﹐西方各種思潮衝擊著中國人的頭腦。動蕩不安中﹐科舉廢﹑學校興﹐接觸知識和文化的條件越來越便利﹐具有一定文化水平的人越來越多﹐對於讀書的需求也較以往急劇增加。在這種背景下﹐讀書會悄然興起。據記載﹐民國二年(公元1912年)即有報刊對讀書會進行報道。

  說到這﹐有必要先談談讀書會的組織特點。所謂讀書會﹐顧名思義是指旨在讀書交流的小眾社團組織﹐它以讀書為對象﹐成員多是志趣相合的熟識人群﹐組織形式也較為鬆散。按照台灣學者邱天助的觀點﹐讀書會具有自助﹑合作﹑自願﹑民主﹑非正規等特性﹐因其形式靈活﹑組織方便﹑交流暢快﹑氛圍和洽等﹐廣受讀書之人的歡迎。正是看到讀書會在思想傳播﹑人員組織等方面的諸多優勢﹐革命歲月中﹐中國共產黨極為推崇這一組織形式﹐並積極藉助它開展工作。

[責任編輯:趙宇]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