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娛頻道> 資訊> 正文

諜戰劇求新求變﹕向經典學習 從劇本抓起

2018-07-09 14:05 來源﹕廣州日報 
2018-07-09 14:05:24來源﹕廣州日報作者﹕責任編輯﹕楊帆

  陳坤以《脫身》回歸熒屏受關注

  《脫身》女主角引發爭議

  《和平飯店》劇情有創新

  張魯一主演的《愛國者》掀起熱議

  備受期待的《脫身》前晚在東方衛視收官﹐哥哥喬智才幫助弟弟喬禮傑成功脫身﹐圓滿結局。不過﹐自開播以後﹐該劇的口碑和話題並沒有意料之中的大熱﹐收視率雖不低﹐但也未達預期的火爆﹐體現了主創的表達和觀眾的期待不一致。另一部大劇《愛國者》也收官了﹐同樣引發不少爭議。這些年諜戰劇一直不斷求新求變﹐但真正的精品並不多﹐創作上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脫身》收官未能如願成爆款

  諜戰劇變情感劇﹐離觀眾期待遠了

  電視劇《脫身》劇情最後階段﹐喬智才假扮成弟弟喬禮傑離開﹐為了將騙局繼續下去﹐必須放棄人身自由。而隨著全國解放﹐在當時的北平召開第一屆政協會議﹐真正的喬禮傑受邀出席會議﹐“歸省計劃”終告成功。因此﹐喬智才的選擇令人動容﹐受到許多觀眾點讚。他不僅在男女之情上告別自己最愛的人﹐更為了大局主動犧牲自己。喬智才隨著劇情發展一路不斷成長﹐從油嘴滑舌的浪子蛻變為沉穩可靠的志士﹐有擔當﹐敢負責﹐令角色獲得了最多的好評。

  告別《脫身》主創發感言

  劇集大結局﹐陳坤本人發微博表達了對人物的喜愛﹐“我現在依然特別地沉浸在對喬智才這個小人物的熱愛上﹐在他身上我投注了很多自己本色的理解﹐包括生活中我希望自己成為的人﹐我希望放鬆的樣子。”

  黃儷文也迎來蛻變時刻﹐從“小白兔”變身保護喬智才﹑喬禮傑成功“脫身”的地下工作者。實際上一直有許多觀眾認為﹐黃儷文弱小﹑傻乎乎﹑淚腺發達﹐且一直不知道誰才是真的對她好﹐即使是被前夫利用都不自知﹐這樣的人設太不討喜﹐從而損害了演員積累的好感度。為此﹐收官之際﹐主演萬茜發長文“感謝你們不喜歡黃儷文”﹕“即便黃儷文不被喜歡﹐我也依然感謝大家入戲。正是因為入戲﹐所以恨其柔弱。跟你們一樣﹐我也愛聰明機智有擔當的大喬。愛所有的機智勇敢﹐愛那個時代無私奉獻的平凡人。”隨後﹐陳坤轉發並表示“智才愛儷文和小箱子。我尊重戲好人美率性的茜姐”。有愛的互動令不少網友留言稱“兩位實力派演員棋逢對手惺惺相惜的感情太讓人感動了”。

  陳坤回歸熒屏之作引爭議

  作為陳坤闊別熒屏9年之後的回歸之作﹐《脫身》最初被寄予厚望﹐被看好能成為今年上半年國產劇的最大爆款﹐無奈最終表現與預期有差距﹐主要是因為該類型劇的創新與觀眾收看心理出現錯位﹐大家想看一部正經的諜戰劇的願望落空﹐更多時候﹐追劇的動力源自陳坤在大喬和小喬之間無縫切換的表演。

  首先﹐整部劇不再是展現敵我雙方運籌帷幄的實力對決﹐更像是展現大時代背景下的小人物的悲喜人生。它在開播宣傳時被貼上“諜戰劇”標籤﹐結果變成了年代情感劇。主創認為按照歷史來看﹐編劇將筆頭對准歷史轉折時的普通市民生活更有意思﹑韻味﹐但這種故事對一般觀眾的吸引力並沒有那麼強。

  其次﹐家長裡短和談情說愛成為主線﹐只有楚科長扛起諜戰大旗﹐薑科長又智商不足。劇中﹐主場景鎮寧邨家家戶戶之間的相互“八卦”為該劇增添了喜感﹐但如果太多﹐就顯得有些瑣碎﹑無聊。同時﹐幾乎每個主角身上都有愛情的戲份﹐各式各樣的情感固然描繪出了那個時代裡的人情世故﹐卻進一步沖淡了諜戰戲的緊張感。

  再次﹐無論是不夠靠譜﹑有些自私的小市民喬智才﹐還是軟萌懦弱﹑智商掉線的黃儷文﹐都是諜戰劇中極少出現的人物形象。因為在以往這類劇中﹐男主角總是雙商超群﹑左右逢源﹐女主角總是靈活果斷﹑柔中帶剛﹐即便人物一開始不是如此﹐都會隨著劇情迅速成長起來﹐出色完成核心任務。所以﹐始終保護家人﹑為愛付出﹑深明大義的喬智才深得觀眾歡心﹐而黃儷文就成為一大槽點。

  諜戰劇一直在求新求變

  重形式輕內容爭議不斷

  由張魯一﹑佟麗婭主演的《愛國者》和《脫身》同日收官﹐也受到一些質疑。在內容上﹐監獄戲﹑雪山戲﹑情報戲﹑戰爭戲輪番上陣﹐企圖跳脫單純的諜戰劇﹑抗戰劇套路﹐花哨的玩法比較吸引眼球﹐但一些橋段的邏輯存在問題。該劇在演員選擇上也是兼具市場性與專業性的考量﹐但造型非常時尚﹐比如﹐舒婕在執行任務時經常穿一身耀眼紅裝﹐更是將頭頂上的各式帽子戴出了新花樣。她的服裝還涵蓋了旗袍﹑洋裝﹑制服﹑風衣﹑斗篷﹑棉襖等類型﹐甚至和千頌伊撞衫﹐讓人驚呼﹕這是時裝戲還是諜戰戲﹖

  年初播出的諜戰劇《和平飯店》則將幽默﹑懸疑與諜戰相融合﹐在密閉空間裡進行多方勢力角逐﹐但人物設置及劇情設置上都有濃郁的網絡感。雷佳音飾演的王大頂﹐貧嘴又惜命﹐陳數飾演的陳佳影﹐高貴美艷又專業性十足﹐這對CP人設反差大﹐碰撞出的喜劇色彩更為濃烈。整部戲活潑的調侃氣質﹑各具魅力的人物在社交網絡時代賺足了話題﹐但邏輯推導﹑劇情合理性上仍有待改進。

  所以﹐整體上看﹐現在的諜戰劇都在求新求變﹕邀請有觀眾緣的實力派演員加盟﹐不滿足于傳統諜戰戲單純的破譯與反破譯﹑貓鼠遊戲﹐風格上更為輕鬆﹐但它們都削弱了這類題材所應有的歷史厚重感﹐重形式而輕內容﹐掩蓋了其諜戰邏輯並不嚴密的缺點﹐口碑上都不會很高。

  觀眾爭議多﹐是不是意味著傳統諜戰劇沒有市場呢﹖顯然不是﹐觀眾對《脫身》等劇不太滿意﹐意味著他們更想看到經典敘事結構的諜戰劇﹐只不過諜戰劇編導為劇中人物賦予愛情﹑成長﹑人性等元素﹐觀眾初見時會覺耳目一新﹐密集使用過多後審美疲勞﹐新鮮感被侵蝕得無影無蹤。加上以往的諜戰套路被用盡﹐後來者的創作面臨更大的挑戰﹐也更考驗水平。

  向經典諜戰劇學習什麼﹖

  從最源頭的劇本抓起

  諜戰劇一直是眾多觀眾喜歡的類型﹐過往經典的諜戰劇現在仍不時重播。現在看來﹐經典的諜戰劇仍有許多值得現在的編導學習的地方。

  《暗算》改編自麥家的同名小說﹐由柳雲龍﹑陳數﹑王寶強主演﹐分三段故事展現三個時期的諜戰工作。主角瞎子阿炳憑藉超乎常人的聽力﹐特工生涯如魚得水﹐但人物命運充滿悲傷。柳雲龍曾主演兼導演多部諜戰劇﹐他的諜戰劇往往在“用諜戰講人生”﹐在緊湊的鬥爭中側重於人性的挖掘﹐其最近的作品《風箏》也如出一轍。這時期的諜戰劇往往給觀眾高度緊張甚至有點壓抑的狀態﹐此後備受關注的《黎明之前》《懸崖》等一脈相承﹐不僅有波瀾起伏的生死博弈﹐在直面歷史殘酷的同時﹐還注重對人物性格及命運上的深度刻畫﹐為觀眾留出思考空間。

  2008年爆火的《潛伏》則相對另類﹐在懸疑﹑智斗之餘﹐還融合了幽默﹑情感元素﹐打破了觀眾對諜戰劇的“高冷”印象。孫紅雷與姚晨接地氣而紮實的演繹方式﹐為這部戲加分不少﹐從而帶動諜戰劇再度走向熱潮。

  如果說這些諜戰劇有著明顯的正劇風格﹐那麼2015年的《偽裝者》就開啟了諜戰劇偶像化的熱潮。胡歌飾演的明臺調皮搞怪﹐靳東飾演的明樓智慧隱忍﹐王凱飾演的明誠帥氣忠誠﹐三人顏值與演技同時在線﹐且劇中人物設置契合現代大眾的審美趣味﹐深受年輕觀眾青睞﹐最終《偽裝者》在收視率﹑點擊量與口碑上皆獲豐收。此後《麻雀》《胭脂》《解密》等劇紛紛效仿﹐利用高顏值偶像演員的加盟﹐讓諜戰劇與市場化接軌﹐獲得更多年輕人的喜愛。但是這些劇如果能在劇情緊湊﹑邏輯縝密﹐演員整體演技水準過關等方面再上一層樓﹐則口碑會更好。

  此後﹐諜戰劇進入審美疲勞期﹐雖然播出數量不減﹐但不再佳作迭出。大眾對這類劇的故事﹑邏輯﹑人物和表演等方面存在不少質疑﹐對精品劇的呼聲已持續很多年。觀眾需求猶在﹐諜戰劇要想復甦﹐創作者還是得從最源頭的劇本抓起﹕既要滿足新口味﹐帶來新創意﹐又要堅守傳統諜戰劇的敘事特點﹑懸疑風格﹐否則很難滿足觀眾日益提昇的觀劇要求。策劃﹕徐暉 撰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曾俊

[責任編輯:楊帆]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