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頻道> 人物> 正文

奇霖傳媒武卿﹕我不是央視創業幫先鋒 祗是對自己忠誠

2017-03-20 17:44 來源﹕中國經濟網 
2017-03-20 17:44:32來源﹕中國經濟網作者﹕責任編輯﹕劉超

   2016年9月8日﹐武卿的“冷門”長視頻《硅谷大佬》系列第一集《神秘的天使名單》一經推出﹐就驚艷了國內創投界和科技互聯網圈。關於這部片子的話題﹐在微信朋友圈持續刷屏兩天﹐還引起了許多媒體人紮堆的微信群的廣泛討論。

  有記者同行轉述了這樣一個段子﹕假如你到傳媒類﹑藝術類院校的大食堂隨便吃個飯﹐或者去孵化器之類的地方喝個咖啡﹐大概就能聽到鄰桌有人在談論《硅谷大佬》和它的締造者武卿。

  雖然國內不少人言必稱“硅谷”﹐但此前還沒有媒體人像武卿團隊一樣﹐帶著十幾箱專業設備長時間地紮根在硅谷﹐不慌不忙地拍攝﹑補拍﹐一弄一年半。《硅谷大佬》這部耗時18個月﹑花費300多萬元的紀錄片﹐填補了中國媒體和科技界的雙重空白。武卿的努力﹐填補了太多“硅谷”仰望者﹑追隨者的期待。

  《硅谷大佬》一共有6集﹐選擇了硅谷科技﹑互聯網界不同行業的六個代表性人物。這些人物的共同特點就是﹕試圖去影響世界﹑改變社會。武卿說﹐她對研究人物一直興趣濃厚﹐但是最關注那類真心想服務他人﹑改變社會的人﹐這樣的人在她心目中就是“大佬”﹕“大使命﹐大視野﹐大事業﹐大胸懷。”

  在2017年3月20日前﹐這部6集系列片在中國大陸只播出過一集﹐但是卻未播先紅給奇霖傳媒帶來不少獎項﹑新人才和新的資本等。人都是環境的產物﹐時勢造英雄﹐在內容創業大熱的今天﹐許多圍觀者已經把武卿和馬東﹑羅振宇﹑王凱等人一起視為“央視創業幫”的領軍人物。雖然武卿並不這麼認為﹐但是確實有越來越多的目光在鎖定她。這一次﹐為什麼會是武卿﹖

  奇霖誕生

  2014年6月6號﹐一個中國人眼中很吉利的日子。但是連日在家看書﹑寫作的武卿﹐在從書桌前起來伸了個懶腰後﹐忽然向後昏倒。不知過了多久醒來﹐她發現自己枕著左胳膊﹐眼鏡摔在一丈之外。又過了大概十幾分鐘﹐她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掙紮著爬起來給先生打了個電話。先生從父母家趕回來帶她去了醫院﹐幾個小時後﹐朝陽醫院出了檢查報告﹕尾椎骨折。

  彼時﹐武卿還在央視《焦點訪談》擔任調查記者。

  武卿﹕“據說我的很多前同事當時都認為我是以生病為藉口﹐在為自己的創業暗中做準備。這是一種誤解。很多人因為我的職業經歷和資歷﹐本能地把我想成一個複雜的﹑有心機的人﹐真是錯了。我做人奉行“簡單真實”原則。簡單更難﹐更需要勇氣吧。”武卿低著頭﹐有些無奈。

  尾椎摔斷﹐這事兒頗為尷尬。剛開始她祗能側著﹑趴著睡﹐走路時還哆嗦﹐某次孩子從櫃子上摔下來﹐她急著去扶﹐結果尾椎骨疼得差點背過氣。後來頭不暈了﹐武卿就開始看書﹐人物傳記是她的興趣。彼時﹐她研究了三個人物﹕鄧紫棋﹑李娜﹑徐志摩髮妻張幼儀。鄧紫棋是個新銳歌手﹐現成的資料非常少﹐武卿就花了一個禮拜時間翻遍了對方在百度﹑微博的資料﹐又花了兩個禮拜寫作。

  佔據諸多獨家資料﹐又有獨家觀點﹐武卿以13年央視調查記者的專業素質所寫的關於這三個人物的深度報道﹐收穫了巨大的關注度和影響力﹐這些文章現在都在微信﹑微博上被轉來轉去﹔其中寫鄧紫棋的文章《起底鄧紫棋》在微信﹑微博一共獲得了近500萬的閱讀量。

  武卿和鄧紫棋

  武卿說﹐調查記者的思維方式深入骨髓﹐無論做什麼內容她都使用調查思維﹐寫人物﹑做人物紀錄片﹐甚至創業本身﹐都是這樣。 “我自問的最多的問題通常是﹐這準確嗎﹖客觀嗎﹖符合邏輯嗎﹖還有別的可能﹖”她最早運營的微信公號“卿談”﹐基本上都是以寫人物為主﹐偶爾也會有一些談互聯網的深度文章﹕互聯網人物的訪談﹐談互聯網產品和趨勢等等。

  因移動互聯網興起而到來的碎片化閱讀時代﹐快速消費品式的文章似乎更受歡迎﹐但武卿堅持認為﹕“大家不是不愛長篇閱讀﹐而是沒有好的長篇。”武卿接受採訪時﹐多次說到《大興安嶺殺人案》﹕“這是一篇得用30分鐘讀完的深度報道﹐但是我認認真真看完後﹐還轉了二三十個群。”她覺得那樣的東西大家﹐一定是大家需要的。

  記者﹕長篇內容﹐如何得到大的關注﹖

  武卿﹕“長篇內容要引爆或者得到大的這種關注﹐有一定的規律。一定要提供與眾不同的新鮮信息﹐一定有價值﹑思想﹐一定得有深度。要在質量上和平庸之作拉開層次﹐你得捨得下本兒。怎麼說呢﹖你必須得生產出社交及媒體平臺上從來沒有過的東西﹐像是忽然冒出的一個外星人﹐大家覺得新奇而有用﹐看完他就爽了﹐爽了他就轉了﹐於是自發傳播。產品還是核心。比如說我的深度報道《索命麻醉》﹐它如何獲得那麼大的影響力﹖因為在人們的概念當中﹐麻醉醫生就是打一針拿點紅包﹐誰都想不到他們會過得那麼苦﹐會有性命之憂。這對大家來說是完全陌生的新鮮信息﹐違背常識對吧﹖他肯定想知道。偏偏你在這時還狠狠地給了它一個萬字深度報道﹐一定會有大的響動。”

  “一定﹑必須﹑務必”﹐這是武卿談話時常常冒出的詞。我從來沒有見她躲避過任何眼神﹐永遠都是坦然而又直接地看著你﹐平靜而又有力地一字一句說話。創業後﹐在奇霖傳媒的某次招聘啟示上她寫了這麼句話﹕“創業後我決定﹐要和遇到的每個人以坦白眼神對視﹐以懇切言辭溝通。”

  回到2014年末﹑骨傷漸好的那段日子﹐武卿雖然也朦朦朧朧感覺到自己應該創業﹐但還是很謹慎﹐沒有邁出那一步。她原本想先做媒體高管﹐一邊實踐一遍學習管理知識﹐等孩子上了幼兒園再創業時機剛剛好。可是2015年4月29日﹐投資人在看到她的人物報道《起底鄧紫棋》後及時約了她﹐並在見面半小時後提出投資。

  考慮了一周﹐看完投資人推薦的《標杆人生》《人生下半場》兩本書﹐武卿接受了投資人的建議。武卿﹕“我永遠不會忘記投資人約我聊天的那一天﹐有的時候想起來想哭──我如今的勞累過度就拜那一天所賜﹐嘿嘿。但是感謝那一天扭轉我的人生﹐讓我終於過上想過的生活。因為祗有創業﹐我才能變得更好﹐接近自己想要的高度﹔也祗有創業﹐會讓我實現精神﹑視野登頂和利人的夢想。所以﹐永遠感謝我的第一個投資人和他的所謂忽悠。”

  決定創業後﹐武卿和先生商量﹐把祗有兩歲半的兒子小遠送到了幼兒園。從小跟著媽媽長大的孩子﹐剛入園時有各種不習慣﹐哭得聲嘶力竭。每一天清早﹐孩子在幼兒園哇哇大哭﹐武卿在牆外頭一邊偷偷張望﹐一邊無聲地流淚﹐然後擔心怕被孩子發現迅速跑掉。

  武卿和孩子

  拿到投資後武卿馬上向央視提出辭職﹐但是辭職手續辦得極慢﹐她不得不一邊辦理一邊籌備公司。投資款到位後的兩個月裡﹐武卿圈定核心用戶群為中國科技互聯網領域的創業者和投資人﹐把住內容﹑視頻﹑科技三個風口﹐並且把第一“戰場”定在了硅谷。她說﹐“我的用戶們需要深度﹑完整﹑準確的針對硅谷的報道﹐既然國內沒有人做針對硅谷科技互聯網創投圈第一矩陣人物的深度報道﹐我幹嘛不去做一個﹖”

  “士兵”突擊

  “《硅谷大佬》這個項目﹐耗人啊。我就是個廚子﹐不過做的不是家常菜﹐是滿漢全席。知道當廚子的不容易了。”談到節目製作全流程﹐武卿的臉上有種說不出的疲憊。

  “這個項目有很多第一次﹕第一次既當總導演又當總製片人﹐第一次去硅谷﹐第一次帶領前後期共30多號人馬﹐第一次以如此長的周期做大片兒。特別是﹐第一次調動如此多的國內國外資源來幫助我──這一年我是個吃百家飯的﹐不懂的事情隨時請教朋友﹐今天問這個﹐明天找那個。到節目後期﹐瑣事太多忙不過來﹐就抓朋友幫忙﹐有朋友是從硅谷回來扔下兩個孩子和學業不管﹐來管我。”

  一般情況下在電視臺﹐總製片人和總導演一定得是兩個人﹐總製片人做項目管理﹐總導演負責創作﹑生產﹐一個人兼任會特別累﹐也影響效率。但是奇霖傳媒人最多時才12個人﹐為了節省開支﹐武卿必須一個人兼任兩個角色﹐一手抓管理﹐一首抓創作。此外﹐她還得做公司管理。項目是項目的事﹐公司有公司的事。武卿﹕“我就是在這個過程中﹐知道了創業之味﹐體驗了初創企業之艱辛和勞苦。我暗暗發願﹐要幫助更多正在創業的人。”

  記者﹕“常聽身邊創業的朋友說創業之苦﹐沒錢沒人沒時間﹐還沒經驗﹔那麼﹐你一創業就跨界做科技﹐還選擇了跨國。其實﹐一般人創業多是從自己熟悉的事情開始﹐不熟悉肯定意味著困難﹐你為什麼要冒這個險﹖”

  武卿﹕“我不熟悉科技﹐但是熟悉視頻﹔我過去做視頻﹐不是普通的視頻生產者﹐我還做節目模式研發。特別地﹐我的主要身份是調查記者──在這個行當訓練多年﹐對哪個領域都不會發怵。因為我們有一套快速進入新領域﹐並作研究﹑分析﹑整合的辦法。可能今天是個門外漢﹐一個節目做完就成了行家裡手。我過去不跑口﹐什麼領域都得迅速熟悉。現在對科技﹐我不敢說多資深﹐做一個好的科技媒體人﹑生產好的科技類內容﹐完全沒有問題。”

  論到創業和去硅谷拍節目《硅谷大佬》﹐武卿坦承其實自己是無知無畏﹐如果當初知道難度大﹐也許沒膽量做了。“不過﹐因為沒幹過﹐才有了好奇心好勝心要走出心理舒適區。如果老是重復過去的事情﹐恐怕是提不起勁頭來。創業這事﹐你沒做時未必會選擇做﹔做了﹐一定不會後悔。這個時代﹐對於天性愛折騰的人來說﹐不創業有點可惜”。

  記者﹕從央視到高科技圈﹐你對跨界是個什麼感受﹖一個文科生﹐調查記者﹐和硅谷科技界的大佬們對話﹐有壓力麼﹖

  武卿﹕還是因為無知者無畏吧。科技我不懂﹐所以就很虔誠很認真﹐下大量苦功夫﹐就跟過去面對每一個新的領域的調查報道一樣﹐不敢有一點馬虎﹐我怕專業上出問題貽笑大方。尤其我這一套節目﹐面對的可是6個不同領域﹕互聯網金融﹐交通﹐新能源﹐高科技投資﹐大數據──在每一個領域﹐我的知識結構一定不會像專業人士那麼完善﹐這是一個挑戰﹐一定會有專業上的不足。我不怕被笑﹐也不怕被罵﹐請大家給我一點時間﹐讓我慢慢熬煉。採訪大佬﹐我沒有壓力。我採訪和主持時從來沒有壓力﹐因為年頭長了﹐心如止水。採訪一位農村老伯﹐和採訪國家總統﹐心態心情應該是一樣的

  跨國項目的滋味一點都不美妙。首先是溝通協調障礙﹐中國跟美國有很大不同。武卿在國內小有影響力﹐但是在國外不知名﹐人家不知道她剛開始也不夠信任她。﹐她在硅谷採訪了三十多個人﹐這些人中相當一部分人都有專門的公關公司﹑律師來管理外宣﹐要擠出時間接受武卿的正式採訪﹐還有持續好幾個月的無休止的前期採訪﹐對方真的有點受不了。武卿﹕“我理解他們的忙碌﹐但是也必須把該做的前期調研等做踏實。那麼﹐雙方這個磨合過程感覺有些痛苦﹐我跟他們溝通的成本是跟中國人溝通成本的七八倍。”

  除了溝通成本外﹐拍攝時間緊張也是個問題。為了節省開支﹐她們的拍攝團隊祗有 5個人﹐大家天天3點睡覺7點起床﹐從心理到生理都處於極限。武卿﹕“我是一個討厭瑣碎的人﹐我的心智不接受複雜﹐喜歡簡單。但是這一年過得太複雜了﹐處理各種或熟悉或不熟悉的事務﹐我經常覺得受夠了。但是第二天太陽昇起﹐休息好﹐會覺得又可以戰鬥了。”

  武卿在美國採訪

  記者﹕“你何必如此呢﹖”

  武卿﹕“是的﹐有人問過﹐武卿你何必如此﹖必須如此啊。我們是手藝人﹐有難得的好手藝﹐在這個時代﹐必須髮光發熱。我不追求完美﹐但是追求極緻和卓越﹐沒這個勁頭﹐真的沒意思﹐也沒意義。”

  經過長達七八個月的後期打磨﹐2016年7月﹐《硅谷大佬》開始第一次封閉測試。看過樣片的不超一百人﹐竟然有三個人表示要為下一季《硅谷大佬》節目找廣告贊助商﹐還有一個明確表示要投資﹔而筆者﹐正是最早受邀看片的那撥人之一﹐從那個時候我開始關注《硅谷大佬》。

  2016年8月﹐《硅谷大佬》開始第二次封閉測試﹐這次看片的祗有50來人﹐但是其中有三十幾個人表示﹐願意為此片的推廣﹑發行義務幫忙。這為《硅谷大佬》第一集播出時的火爆﹐埋下了伏筆。

  2016年9月8日﹐蘋果最新款手機上線當天﹐奇霖傳媒勇敢地放出《硅谷大佬》第一集《神秘的天使名單》。此後﹐微信朋友圈一直在刷屏﹐一直持續到9月10日。此前團隊一直擔心﹕和蘋果正面碰撞﹐是不是有點太自信了﹖但是武卿說﹕“沒有退路﹐與其躲避﹐不如直擊﹐放﹗”事實證明﹐蘋果發佈會不僅沒有成為《硅谷大佬》傳播的障礙﹐反而幫了不少忙。在封閉測試階段看過節目的媒體好友們﹐在義務幫助武卿傳播片子時紛紛以這樣的文字做標題﹕“比蘋果還要硬的節目”﹑“一個崇拜喬布斯的中國女人在蘋果發佈會當天端出的作品”“蘋果發佈會當天﹐刷屏的為什麼是她﹖”

  《硅谷大佬》劇照

  此時﹐許多媒體人紮堆的微信群﹐都在熱烈討論﹐好奇﹑讚嘆者有﹐不以為然者也有。有些還在央視工作的人說﹕“最初我想﹐投資人敢投資給她﹐膽子真大﹗在央視最高職務也就是個破主編﹐還能做管理﹖但是現在我承認﹐她不聲不響還挺厲害。”更瞭解她的人說﹕“武卿幹活兒一向特別狠﹐很生猛﹐這我可知道。”從小看著她長大的四姨說﹕“武卿想幹成的事兒﹐都會干成”──對此武卿一點都不客氣﹕“都收了﹐我覺得她們說的都是對的﹐嘿嘿。”

  《硅谷大佬》第一集《神秘的天使名單》播出第3天后﹐奇霖傳媒得到了第一份來自地方衛視的節目購買合同﹔播出後第10天﹐第一個國外播出計劃談妥﹔節目共吸引了十五﹑六家大型媒體的公開報道﹐並引發了包括傳統媒體﹑新媒體在內的100多家媒體的自發報道﹔此外﹐還吸引了20多家出版結構﹐並在播出後一個月內敲定了同名書籍的出版計劃﹔還吸引了五六家國內﹑外投資機構躍躍欲試對奇霖傳媒做股權投資。

  三個月後﹐在沒有一頁商業計劃書的情況下﹐她憑著《硅谷大佬》這個敲門磚﹑真誠直爽的個性﹑清晰的思路﹑幹練的作風﹐不動聲色為奇霖陸續融到了第五﹑六﹑七筆總計數千萬元人民幣的投資﹔2017年春節前﹐在後續五集還未公開播出的情況下﹐《硅谷大佬》入圍國內最具學術價值的專業獎項“中國紀錄片學院獎”﹔一個月後﹐因為節目對中國創業﹑投資群體的正面影響﹐奇霖傳媒獲得了來自官方的“新銳企業獎”﹔

  2017年2月24日﹐《硅谷大佬》全6集在香港衛視播出﹐打響海外傳播第一槍﹔2017年3月20日﹐《硅谷大佬》在大陸地區的傳播拉開帷幕﹐樂視網獨播﹐中國教育電視臺﹑旅遊衛視﹑廣東經視──7月1日﹐《硅谷大佬》的全球﹑全國發行正式展開。

  3.20日﹐樂視和地方衛視首播這天﹐武卿正好要去硅谷。她決定會會新老朋友﹐冷靜冷靜﹐給自己放個假﹐也讓同事們歇歇。

  奇霖傳媒創始人武卿

  “2017﹐奇霖要發力。”──武卿平靜地說﹐語調不低也不高。

  記者﹕你現在好像性格改變很大﹐人比較老練安靜。

  武卿﹕我祗有在聽到美好的音樂或者被人性的高貴﹑他人的苦難紮傷時﹐才會結結實實釋放一通情緒。很多年前﹐我一直迷戀兩句話﹕內不動心﹑外不著相﹐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麋鹿興于左而目不瞬﹐但是始終做不到﹔我一直在努力修習知行合一﹐也做不到﹔我還想做一個對人祗有愛沒有恨的人﹐也做不到──但是創業後﹐我都做到了。創業和婚姻是最好的修行。

  記者﹕修行-你修行的目的是什麼呢﹖

  武卿﹕我最大的野心就是﹐想知道自己這樣一個普通的人因為善良和足夠努力﹐到底可以走多遠。我的身體永遠都不會登上珠穆朗瑪峰﹐但是精神和眼界可以﹐精神登頂﹐是我的所謂野心。創業﹐是必不可少的磨刀石。幸虧創業了﹐感謝創業﹐感謝命運。”

  面對科技﹑視頻﹑內容創業的創業風口﹐那麼多懂運營﹑肯吃苦﹑會忍耐﹑有智慧的人──可是﹐穿“牆”而過﹐看似不動聲色﹑不費吹灰之力融資做產品的人﹐為什麼是這個女人武卿﹐而不是別人﹖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我也在努力從她種種與眾不同的經歷中探求答案。

  從調查記者到新銳傳媒企業掌舵者﹐她為什麼成功﹖

  武卿﹕“我的使命﹐就是利益他人﹑為改善一部分人的處境奮鬥終生。我的事業﹐絕對不可能偏離這個方向﹐如果不能利益他人﹐我完全沒有創業的動力﹔如果不能替這個世界解決問題﹐我寧肯不做企業。因為信仰我心如磐石﹐不會再受到世俗包括名利的誘惑﹐曾經殘留的哪怕一點虛浮之氣都完全褪掉了。仰望星空但是踏實地貼地飛行──我因為這些選擇去硅谷﹐因為那裡有我的同類﹐我也是不由自主被吸引。”

  去硅谷前﹐武卿帶著好些問題﹕硅谷為何能不停地創新﹖是什麼在掌控企業的命運﹖一年後﹐她得到了答案﹕“就如同幸運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一樣﹐偉大的企業家也都是相似的。他們對這個世界懷有極大的善意和真誠。”顧問們開會時﹐大家對情懷很有爭議﹐他們提醒﹕不要過多涉及人的夢想﹑情懷﹐顯得很虛﹑很空。她的好朋友萬青乾脆給她取了個外號﹐“情懷派派主”。封閉測試時﹐一些權威媒體的大佬們﹐也這麼提意見﹐“說情懷有點空”﹔去過硅谷的投資人們則說﹕“你祗是看到硅谷的一些方面﹐還沒看到另外一些﹐硅谷的人絕非情懷那麼簡單。”

  武卿和豐元資本聯合創始人吳軍

  但是武卿有完全不同的看法﹐她認為夢想﹑情懷﹐才是硅谷牛人們變得卓越的本質原因﹕“我不祗是主持人﹑提問者。我更是個研究者﹑思考者﹐總導演﹐我相信自己深入研究﹑用理性過濾的東西。越是表面看似不重要的東西﹐其實越根本。根本就是嘛﹗”說這話時﹐她睜大眼睛﹐仿佛要穿透我的靈魂看透整個世界。

  武卿是央視最早的公益紀錄片導演之一﹐她專注做了四年公益節目﹐後轉而去《新聞調查》《焦點訪談》等新聞深度欄目做揭黑報道。“陽光之下必有陰影。”她發現﹐需要“被公益”的那些區域往往都有或大或小的問題待解決﹐都有深層次的原因。簡單的原因是貧窮﹐複雜的﹐則各有各的原因。僅僅揚善而不去懲惡﹐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後來﹐調查報道﹑輿論監督節目越來越難做出來﹐她就開始鬱悶。

  武卿主持公益活動

  當最後一個監督節目被宣佈拿掉的那天上午﹐她在家哭了一場﹐泣不成聲。執行製片人打電話安慰﹐哭一場。好姐妹打電話﹐又哭一場。“我哪裡是心疼一個節目﹐我是心疼自己的生命被浪費。那時候我就想﹐是該跟央視說拜拜了﹐儘管在這裡待了十三年﹐太捨不得。”

  2015年9月15日﹐遞交了半年的辭呈終於批復完畢﹐她終於可以離開央視。交記者證時的那個早晨﹐央視舊臺址的方樓安安靜靜﹐絕大多數欄目都搬去新臺址了。她看看四周沒人就偷偷親了那個證件一下﹐拍了個照﹐心裡默默說﹕“永別了﹐我的13年職業記者生涯”﹔去羊坊店路附近辦最後一道手續時﹐瞥見鐵道大廈﹐她一怔﹐忽然濕了眼睛﹐然後躲進路邊的樹影裡站了好一會兒。“但我是個決絕的人﹐一旦決定走﹐不會再回頭。我的離開不是為了更好地回來﹐永遠不會再回來了。祗是因為愛過﹐曾經有過那麼一段生命纏繞。”說到這裡﹐武卿的眼神有點恍惚﹕“我這人吧﹐對自己慎重選定的人和事﹐用情太深。這是個優點還是缺點﹐也不好說﹐但是這已經成為我命運的一部分。”

  走上創業路之前這兩年﹐武卿利用業餘時間主持了許多科技互聯網圈﹑財經圈的活動﹐對互聯網開始有了認知﹔後來她主持方興東社群的線上活動﹐開始正式研究互聯網﹑新媒體﹑科技。再後來﹐好幾個科技互聯網圈的朋友邀請她加盟其公司做合夥人﹐她見一個人﹐深入研究一個行業。《中國移動互聯網發展鳥瞰圖》﹑《俯瞰互聯網》﹑《失血的中小微企業﹐瘋狂的中國金融》﹑《用互聯網思維自宮並領導顛覆》等文字﹐均出自其手。“想來﹐能推動世界進步的事情﹐無非教育﹑宗教﹑科技。作為一種獨立的奔騰的力量﹐科技對社會的改變是立竿見影的。”

  武卿主持互聯網界活動

  喧鬧的館子裡﹐濃香四溢。從中午坐到下午﹐然後再坐到半夜﹐《硅谷大佬》總策劃齊驥一瓶又一瓶啤酒﹐武卿則手捧一杯熱水﹐二目放光﹐酣暢淋漓地聊──這樣的場景﹐在《硅谷大佬》正式投拍前﹐經常出現。這個理工男和文科女組合﹐談中國的消費互聯網﹐他們說希望中國互聯網圈不要再這麼飛揚浮躁﹔他們談科技創新﹐希望政府更多支持﹐中國不僅有模式創新﹐也有真正的科技創新。

  “這個世界不能祗有一個聲音﹐需要改變一下。”齊驥說﹐武卿點點頭。

  她在微信朋友圈寫下這樣的話給員工和朋友﹕“你的心﹐是浮躁狂野的﹐還是寂靜深沉的﹖你的氣﹐是浮在嗓子眼﹐還是在丹田之下﹖創業是個長跑﹐調整好你的心態和呼吸﹐就像我的座右銘說的那樣﹕澄懷觀道﹐寧靜致遠”。

[責任編輯:劉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