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在星期三就周末愉快的國家級貧困縣﹐網紅縣長如何搞脫貧﹖

2018-07-23 11:13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2018-07-23 11:13:55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作者﹕責任編輯﹕彭揚

  提要﹕一個留洋縣長﹐被空降到一個國家級貧困縣。一番焦頭爛額後﹐他終於快要摘掉了貧困縣帽子﹐而自己也成了淘寶“網紅”……

  周秋平非常想見馬雲﹐並送上自己寫的兩本書。一本叫《在那“淘”花盛開的地方》﹐一本叫《破解縣域電商迷局》。

  即使已調任海口﹐這位海南白沙縣前副縣長無論見誰﹐仍隨身帶著這兩部作品。這是他執政白沙6年的工作手記和思考所得﹐記錄著他和身後的白沙﹐如何通過一場電商風暴﹐甩掉國家級貧困縣的帽子﹐成為“新零售時代”的明星。而周本人﹐也成為了“網紅”縣長。

  僅僅兩年多前﹐白沙還是一個國家級貧困縣﹐貧困人口近半﹐GDP不足40億﹐全省墊底﹐尚不如東南沿海一個村。周秋平發現﹐白沙其實並不“窮”﹐物產豐饒﹐祗是不得其法﹐扶貧卻沒有扶志。人的積極性調動不起來﹐也就難以觸動貧困的根源。

  現在﹐全民電商運動讓白沙一躍成為國家電商示範縣﹐全縣貧困戶從1萬多減少到1千多。2019年﹐白沙將正式摘掉貧困縣的帽子。

  躲在海南中部深山的白沙﹐在擁抱互聯網大潮之後﹐變成一塊電商的天外飛地。印著淘寶﹑天貓﹑村淘等Logo的橫幅和牌匾隨處可見﹐與藍天﹑山川﹑密林一樣奪目﹐仿佛每天都是盛大的節日。

  然而﹐這一切來得實在太快了。在讓人興奮的經濟成績單背後﹐小城又不得不面對新的挑戰和迷思。

  留洋縣長遇到“土”問題

  周秋平從未想過會被調到白沙。作為一個1978年出生的年輕幹部﹐他獸醫專業畢業後在省裡發展得不錯﹐2009年還被委派到美國鹽湖城讀了兩年公共管理碩士。

  留洋期間﹐周自駕了美國30幾個州﹐見多識廣﹐自然也沾了些“洋氣”﹐回來之後“帕累托改進”﹑“巴萊多定律”等詞兒總掛在嘴邊。組織上也頗看重這類年輕技術型幹部。2011年﹐周秋平被空降到白沙﹐任副縣長。

  白沙位於海南中部山區﹐僅10萬人﹐有44個貧困村﹐43384個貧困人口﹐全縣超過40%的人年收入不夠3000塊錢。GDP全省墊底﹐名副其實的“國家級貧困縣”。

  圖﹕交通閉塞加之觀念落後﹐讓貧困成為困擾白沙發展的最大難題。2016年以前﹐白沙農產品難以外銷﹐工廠頻臨倒閉﹐經濟發展十分緩慢。圖為當地農村兒童簡陋的住房和午餐。

  上任第一天﹐周秋平從海口到白沙﹐開車先走兩小時高速﹐再繞一個多小時山路才到達。如果到最偏遠的鄉﹐還要換摩托車走兩小時土路。換汽車去則更是玩命﹐由於缺加油站﹐司機祗能開車上山﹐空檔滑下山。

  年輕人越來越不願意留在這裡﹐男的出去打工﹐女的外嫁他鄉。扶貧幹部發現﹐村裡的精神病人越來越多﹐都是近親結婚惹的禍。全縣上下﹐都一副懶洋洋的樣子。這一點我感同身受﹐我在一個星期三到達白沙﹐採訪對象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周末愉快”。看著我迷惑的樣子﹐對方笑呵呵地說﹕“差不多﹐差不多(到周末)。”

  周秋平來之前﹐白沙也想盡了辦法脫貧。搞農業吧﹐路不好﹐靠手提肩抗﹐土貨出不了山﹔搞工業吧﹐又缺人才﹐七家橡膠廠倒了六家﹐唯一的水泥廠﹐現在也只剩殘垣斷壁﹔搞旅遊吧﹐北有海口﹐南有三亞﹐沒海沒島的﹐非常尷尬。

  周秋平不想來這裡混日子。作為主管農業的副縣長﹐他希望盡快從農業上找到突破口。

  剛到白沙﹐周秋平發現這裡鎮鎮有歌舞廳﹐鄉鄉有燒烤檔﹐老百姓上午唱歌喝酒﹐下午就橫七豎八地就地睡覺。怎麼看﹐都不像是個國家級貧困縣的樣子。

  事實上﹐跟中國西部的“貧瘠式”貧窮相比﹐白沙屬於“豐饒式”貧窮。全縣擁有63萬畝民營橡膠林﹐人均6畝﹐全省第一﹐全國第二。各種熱帶水果應有盡有﹐“三年自然災害﹐白沙都沒餓死過人。”當地老百姓說。

  圖﹕深夜﹐白沙膠農割取橡膠﹐橡膠是白沙的支柱產業。

  周秋平看到縣裡物產這麼多﹐卻連最基本的商業運作都沒有。上任第一年﹐他在省冬交會上為白沙定了個展臺。等到快佈展的時候﹐周秋平犯了難。除了當地的綠茶﹐白沙就找不到有包裝的農產品。

  沒有辦法﹐周秋平最後祗好搞了點白沙本地米酒﹐裝在兩個可樂瓶子裡﹐拎到了海口。

  白沙的“土”給周秋平這個洋碩士上了一課。走訪調研後﹐周秋平發現﹐老百姓完全沒有商業思維﹐不管市場﹑不管渠道﹑不管用戶。農村地頭﹐有老鄉給自己的地瓜定價20塊一斤“天價”──原因祗是他需要100塊錢喝酒而手裡祗有5斤地瓜。

  貧困戶們如此安于現狀﹐有自己的小九九。頂著貧困的帽子﹐可以免費享受各種保障和補助﹐甚至某些偏遠地區﹐政府還給免費蓋房。於是越扶越懶﹐越懶越窮﹐如此惡性循環﹐早期海南扶貧工作得分很低﹐全國倒數﹐省裡對白沙也很不滿。“壓力很大。”當地乾部說。

  縣長學阿里取花名﹐但……

  苦無思路的周秋平﹐一直苦惱到2014年。一次到杭州出差偶遇老友陳榮﹐對方剛好在阿里巴巴的淘寶大學參加培訓﹐想在網上賣茶葉。

  淘寶大學(下稱“淘大”)是阿里巴巴旗下的電商學習平臺﹐被喻為電商界的“黃埔軍校”。成立5年來﹐超過10萬名電商人才從這裡畢業。陳榮建議周秋平可以來看看。

  周秋平當時並沒有當回事。但幾個月後﹐風嚮變了。2015年﹐國務院針對農村電商連下兩個文件﹐號召大力發展農村電商。省裡也明確推動電子商務進農村。周秋平覺得不變不行了﹐決定去淘大看看。

  陳榮建議他﹐最好說服一把手一起去。淘大講師講過﹐縣域電商﹐一個副縣長很難玩得轉。周秋平又去找縣長胡翔﹐說對財政捉襟見肘的白沙來說﹐電商是一條好路﹐應該順勢而為。縣長被說動了﹐當即決定去淘大學習。

  胡周二人來到阿里的時候﹐淘大已經舉辦過7期縣長班了。這祗是冰山一角﹐過去3年來﹐淘大已累計舉辦了72期縣長電商研修班﹐培訓縣級幹部2926名。

  第一天上課﹐班主任就對眾縣長“同學”開玩笑﹕“自古以來﹐還沒有哪家企業能夠把那麼多縣長號召到一起來培訓﹐今天阿里巴巴做到了。”

  課程期間﹐淘大組織縣長們去參觀“天下第一電商村”浙江白牛村﹐一個叫“阿梅”的賣核桃老頭﹐在網上一口一個“親”地聊﹐把屏幕那邊的客戶撩得非常帶勁。一打聽﹐“阿梅”一年在網上賣掉1000多萬元核桃。

  從淘大學成畢業後﹐周秋平立即回白沙組建“電商辦”。在很多縣﹐這是一個大難題﹐人﹑編制﹑錢﹑辦公場所……全都是問題。周秋平很幸運﹐當初拉一把手參加淘大的決定起了作用﹐縣長胡翔力挺電商戰略﹐專門成立了縣電子商務工作領導小組﹐統領全縣21個部門﹐同時從多部門抽調幹部支持電商辦。不到一周﹐一個10人的團隊就建立起來了。

  吸取上一次冬交會因土產形象丟盡臉的教訓﹐周秋平這一次尤為重視宣傳。“電商辦有兩個核心人物非常關鍵﹐一個是攝影師﹐一個是文字寫手。”他在書中說。

  電商辦還搞起了講師團﹐下鄉宣講電商玩法﹔為了讓百姓記得住﹐周秋平還想了好多土宣傳語﹕“東奔西跑不如回家淘寶”﹐“農村淘寶﹐致富法寶”﹐“淘寶在手﹐一切擁有”……

  受阿里“花名文化”啟發﹐周秋平還讓電商辦的公務員都起花名。他自己叫“淘儂”﹐寓意淘寶上的農民﹐工信局局長叫“南蠻子”﹑電商辦主任叫“道遠”。但勉強喊了幾次之後就不了了之了﹐下屬不敢直呼縣長其名﹐哪怕是花名。

  在縣裡做電商﹐要打通農業﹑工信﹑商務等多個關節﹐周秋平領導的電商辦﹐一不小心就會侵門踏戶﹐管到其他副縣長的分管領域。很快﹐縣委班子有不少質疑周的聲音﹐還有老領導拍桌子﹐覺得在貧困縣搞電商﹐是留學生縣長瞎胡鬧。

  先把村主任家的毛薯上淘寶賣掉

  內部阻力是一方面﹐還有外面的硬骨頭──當地的電商普及和教育。“我帶著人下鄉﹐建議農民們開淘寶店﹐老鄉都以為我們是搞傳銷的。”周秋平回憶說。

  沒有人相信電商能致富﹐周秋平決定抓典型。他找到當地碩果僅存的一家橡膠廠﹐讓老闆在1688上開店﹐老闆不肯﹐怕損失幾千塊的會費。周秋平為了消除小商人們的顧慮﹐推動縣裡出臺政策──搞電商年收入超過100萬﹐縣政府獎勵2萬人民幣。

  “第二個月我就後悔了﹐低估了電商的能量。”第二個月周秋平再去橡膠廠﹐廠裡的訂貨額已經超過1000萬﹐膠價每噸也漲了500塊。縣裡咬咬牙兌現承諾﹐獎了2萬。

  事後證明﹐這是一筆非常劃算的“投資”﹐橡膠廠的示範效應起了作用﹐越來越多農民起早摸黑﹐橡膠園越來越熱鬧。

  圖﹕為了讓老百姓理解電商﹐白沙在電商宣傳活動策劃與命名十分“接地氣”。圖為白沙電商年貨大集。

  除了企業﹐村主任也是非常關鍵的節點。縣電商辦下鄉推廣時﹐很多地方的村主任往往反對得最激烈。為了獲取信任﹐電商辦就先把村主任家的毛薯上淘寶賣掉﹐對方一看這麼靈﹐再也不反對了﹐還帶領村民搞電商﹐有的還讓家裡人去當 “村淘小二”。

  阿里巴巴也注意到了這個熱情高漲的貧困縣。兩年不到﹐淘寶大學接待了白沙前後7批近百名幹部參訪學習﹐上至縣委書記﹐下至村淘小二。2017年﹐淘寶大學還專門組織講師前往白沙講課。

  50多家村淘站點也在短時間內鋪滿白沙﹐村民很快被現實說服﹐以前翻山越嶺去挑貨﹐現在足不出村﹐東西就送來了。

  阿里巴巴的幫助無疑是助推器。白沙在短短1年內實現了跨越﹐白沙縣縣域電商指數排名從全省倒數第2上昇為第9。2016年中﹐白沙入選“國家級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範縣”﹐獲得了國家財政2年共2000萬的資金支持。

  “搞不出硅谷﹐賣貨才是硬道理”

  現在﹐從白沙縣城唯一一條過境公路進入﹐離遠就看見一座掛滿橫幅與標語的橙色門樓。這裡是白沙電商產業園﹐是白沙最洋氣﹐最熱鬧的地方。產業園十分氣派﹐門樓上兩行大字﹕農村淘寶﹐白沙茶城。

  產業園是白沙電商運動最大的成果之一。這裡也是全縣的電商服務中心﹐老百姓祗要拿著身份證和銀行卡﹐就可以開一個網店﹐免費。服務中心對面是引入的一家攝影工作室﹐前一刻還沾著泥土星兒的農產品﹐下一刻就在光影映照下﹐變成秀色可餐的“賣家秀”。

  為了更有創業氣息﹐產業園還學習北京中關村大街﹐在園區一側搞了個“創客咖啡”﹐但沒有創業者和投資人﹐只賣咖啡豆。

  圖﹕白沙電商產業園一角。電商風暴以來﹐白沙與阿里巴巴集團深度合作﹐淘寶大學﹑阿里商學院﹑菜鳥物流等阿里分支機構均在白沙設點開設業務﹐推動白沙電商發展

  “祗要物流﹐不要人流﹔祗要效果﹐不要掌聲。”周秋平這樣總結他搞電商的信條。“農村搞電商﹐搞不出硅谷﹐賣貨才是硬道理。”周秋平說。

  園區另一側﹐當初介紹周秋平去淘大的陳榮也經營了一家農產品直銷店﹐也是白沙唯一的天貓店。他的貨賣到全國﹐甚至還有人從台灣下單。

  “白沙天貓第一店”的殊榮讓陳榮成了當地炙手可熱的電商典型。自從白沙因電商致富逐漸聞名後﹐他這裡比縣政府還火﹐成了政府接待中心。幾乎每天都有來自各縣市的領導參觀。省裡從書記到省長﹐從人大到政協﹐四大班子領導全都來過。

  淘寶大學也來這開過課。那時候十里八鄉的村民都來聽﹐帶著孩子的哺乳期婦女都有好幾個。對面土菜館因此十分火爆﹐老闆聰明﹐把包廂都改了名字﹐二樓兩間叫“淘寶”和“天貓”﹐三樓包廂最大﹐叫“1688”。

  圖﹕電商為白沙村民帶來了新的思維方式﹐有當地餐館以電商命名包廂﹐圖為“淘寶廳”與“天貓廳”。

  觸網後的副縣長周秋平﹐也逐漸成了“網紅”。越來越多媒體﹑網站來採訪他﹐也多次被邀請到省電視臺介紹白沙電商經驗﹐淘寶大學還邀請他去講課﹐周秋平還去過北京﹐在農業科學院為外國專家講課﹐把白沙經驗上昇為中國經驗。最後﹐這些“乾貨”被寫進他的兩本書裡。

  2016年﹐周秋平再次帶隊來到海南冬交會。這一次他沒有像5年前那樣寒磣地拎兩可樂瓶米酒﹐而是帶了一根自拍杆。桿子上架起4臺手機﹐他要多平臺直播賣貨。一個小時的直播﹐周秋平一口一個“親”﹐得到了27萬人觀看﹐當場賣掉6萬塊的貨。

  圖﹕2016年海南冬交會﹐時任白沙副縣長的周秋平在手機鏡頭前進行直播﹐一口一個“親”的在線推銷白沙農產品。一個小時的直播﹐周秋平得到27萬人觀看﹐銷售出6萬元的農產品。

  老百姓的致富激情被電商喚醒﹐政府的工作思路也被打開。2018年﹐縣裡搞了一場“就業扶貧招聘會”﹐促成了100多個就業之餘﹐還幫忙找對象。一場鄉村版的“非誠勿擾”辦下來﹐兩對青年牽手成功。

  “扶貧給人以魚﹐脫貧授人以漁﹐而致富是造魚塘”

  電商徹底扭轉了白沙的命運。兩年多時間﹐白沙不到10萬居民共開了119家淘寶店﹐1家天貓店和1家1688店﹐貧困戶人均增收1600元。現在﹐白沙44個貧困村只剩7個﹐貧困戶從1萬多戶減為1千多戶。2019年﹐白沙縣將正式摘掉貧困縣的帽子。

  白沙發生的一切﹐祗是中國電商脫貧澎湃景象的一個縮影。政府引導﹑政策扶持﹑市場參與已成為常見的聯動模式。以阿里巴巴為例﹐2017年成立脫貧基金﹐並承諾未來五年投入不低於100億元探索互聯網+脫貧模式﹐利用阿里經濟體的力量﹐帶來價值1000億乃至10000億的脫貧效應。

  通過電商﹐國家級貧困縣在阿里巴巴平臺已銷售超過260億元產品﹐“興農扶貧”頻道覆蓋 8 個省 141 個縣﹐包含 51個貧困縣﹐接入商品 701 款。

  兩年多電商實踐後﹐周秋平對電商脫貧又有了新的認識。他非常讚同和佩服馬雲的一句話──“扶貧給人以魚﹐脫貧授人以漁﹐而致富是給大家造魚池﹑魚塘。”在馬雲看來﹐真正要消滅的不是窮人﹐而是貧困。貧困不僅僅要解決今天窮人的問題﹐更要解決貧困的問題﹐要從教育﹑要從醫療﹑要從各種各樣方法上面﹐從根源去解決問題。

  周秋平也在為造更大的“魚塘”努力。他先讓絕大多數商戶貼上了二維碼﹐讓白沙成為無現金縣城﹐還從省城拉來一輛共享汽車﹐在城區溜了一圈﹐然後告訴人們﹐白沙未來也要有這玩意兒。

  他還做了更長遠的計劃﹐例如讓打車軟件進縣城﹐把“餓了麼”請進來﹐取代簡陋的當地美食網﹐還打算讓文化與農產品結合﹐實現品牌昇級……

  圖﹕一名村淘小二正在打包村民送來的醃筍﹐物流包裝盒由縣政府統一印製﹐村民可免費使用。

  但當周秋平的藍圖還沒來得展開。2017年中﹐他被調離白沙﹐赴海口任一個國企的總裁。一種難言的隱憂在他心中時常泛起﹕電商的長遠發展需要高投入﹐但此前撥下來的資金扶持祗是杯水車薪。口子剛打開﹐架子剛搭好﹐一切都在嗷嗷待哺。

  而且最近一個新的迷思﹐讓包括他在內的諸多地方主政者困惑﹕互聯網打開這裡年輕人的世界﹐也帶來更多的誘惑。本已不多的年輕人才開始選擇離開體制﹐謀求獨自或外出發展﹐白沙的電商隊伍變動得越來越頻繁﹐越來越青黃不接。

  “年輕人有好的出路﹐我們本該為他們高興。”縣長胡翔時常感到矛盾﹐“但是白沙脫貧祗是開始﹐未來要做跨境電商﹐建物流中心﹐都將需要大量的電商人才。”

  “我得去杭州找淘大的老師聊聊。”胡翔想了想﹐說﹐“他們有辦法。”

[責任編輯:彭揚]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