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賈康新書《大國稅改》亮相

2019-05-29 17:49 來源﹕光明網 
2019-05-29 17:49:12來源﹕光明網作者﹕

下載MP3

提示﹕請右鍵選擇“目標另存為”下載音頻。

  全球化時代“世界是平的”﹐如何應對特朗普稅改帶來的衝擊﹖全球經濟中的競爭格局將會發生什麼樣的重大演變﹖

  山間有千溝萬壑﹐哪一條才通向光明的未來﹖聚焦中國稅改難點﹐減稅如何釋放改革新動能。日前﹐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院原所長﹑首都經濟貿易大學財稅學院學術院長賈康攜新書《大國稅改》亮相﹐一條以稅收為主線的脈絡清楚呈現在我們眼前。

  這本書先從減稅對當下熱點回應的特點﹐由短期特點說起來。從曹德旺話題的熱議和特朗普減稅的衝擊切入﹐很快轉入非常值得中國人仔細借鑒研究的美國歷史視角上的所謂進步時代的可能提供的一些經驗和啟示﹐又引出對於美國考察它百年的時間段裡怎麼樣完成現代化取向下的稅收﹑預算﹑公共意願表達和法治化等等制度機制建設。

  “我們寫作的意旨﹐首先是從減稅切入之後要把握全局﹐這個減稅必然伴隨著改革概念下的稅制改革﹐它是中美這個階段上的熱點﹐也必然包括不少牽一發動全身的難點﹑敏感點﹑興奮點﹐特別對於中國還在經濟社會轉軌過程中﹐要把這樣一個各方高度關注﹑在企業界市場運行中敏感度極高﹑其實也有很多爭議的事情作正確的把握。而且在我們的寫作中﹐要力求中肯而有深度地反映它。”。賈康認為﹐真正高水平的為現代化事業所需要的減稅和稅改﹐一定還要把短期的訴求和中長期的現代化戰略密切結合﹐所以﹐這也成為另外一個維度上寫作的基本意旨。從減稅到全局﹐從當下到長遠﹐這兩個視角又是有機結合的。

  中國其實和特朗普的減稅有很多共識之處﹐中國在實際運行中﹐改革開放之初就非常強調減稅﹑讓利﹑放權。賈康指出﹐在這樣一個稅制的優化努力方向上﹐中美有共性。減稅取向上中美顯然有相同﹑相近﹑相通之處﹐實際生活中﹐我們所需要的是從理論視角分析﹑解說﹐把它能夠從實踐再上昇到理論認識﹐而這就涉及到我們特別看重的供給側的理論創新。美國的減稅﹐前面那一輪有重大影響的“里根經濟學”下的一些舉措﹐得到了當時引起重視的供給學派他們以減稅激發市場供給主體活力思路的重要啟發﹐而中國現在進一步的減稅﹐對於推進我們稱為“經濟學理論中國創新”的我們新供給經濟學研究群體盡理論密切聯繫實際之責﹐又是一個必然的合乎邏輯的服務社會過程。我們顯然要借鑒和得到供給學派他們當年所起到的作用的啟發。但是我們實際上﹐是必須站在前人肩膀上﹐把新供給經濟學概念之下相關的認識再進一步的深化地系統化。我們直接的目的﹐當然是服務于作為系統工程的中國構建現代化經濟體系主線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而我們認為從學術的必然邏輯來說﹐在一些規律性的探求上﹐“中國的也是世界的”﹐我們這種研究﹐新供給經濟學框架下研究的努力﹐理論密切聯繫實際的努力﹐也必然要涉及中外共通的一些經濟規律的探索和認識的深化。

  我們不能祗看到共性﹐現實生活中非常有意義的﹐是要明確地認知中國和美國在稅制建設方面﹐還有明顯的區別。賈康強調﹐美國的聯邦政府主要靠兩大直接稅就是個人所得稅和工薪稅﹐得到它收入的80%左右的財力支持。美國的地方政府﹐最主要的收入來源就是它稱為“財產稅”的房地產稅。美國的這種情況和中國現在的實際﹐在相互比較上是大相徑庭的。中國到現在為止改革開放40年﹐稅制改革多輪推進之後﹐還是明顯的間接稅為主。所以﹐如果想簡單的照貓畫虎式仿效特朗普減稅措施﹐在中國它就非常容易變成一種邯鄲學步﹑東施效顰式的不可能給予高水平評價的仿效和跟蹤。我們的順勢而為﹐是必須的﹐但是必須針對中國自己的國情﹑自己的通盤的現代化發展戰略和自己現在的制約條件﹐把中國的減稅減負和總體的情況聯繫到一起﹐形成合理的全景圖的把握。賈康強調從減稅切入以後﹐必須全面考慮中國怎麼樣對市場主體減負。中國在這方面的重點﹐不能迴避間接稅為主的這些基本現實﹐在改革的深水區很多攻堅克難的任務﹐和減稅這個事情是有機聯繫的。

  “在我看來﹐此書可謂是在當下中美關係重大變化出現的關鍵時期﹐從“稅收”這一特殊視角給出的一個全面應對方案”。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部教授馮俏彬認為﹐本書直面“如何應對特朗普稅改帶來的衝擊﹖”這一現實問題﹐從中美稅制比較入手﹐給出了自己的解決方案。其核心觀點是﹐中國與美國稅制結構存在根本性的差異﹐我國是以間接稅(增值稅﹑消費稅等)為主﹐而美國是典型的直接稅(企業所得稅﹑個人所得稅﹑財產稅等等)國家﹐因此中國減稅要切忌“邯鄲學步”﹑“東施效顰”﹐不能簡單地照搬美國以減所得稅為主的做法﹐相反應當基於自己的特點﹐“一手抓減稅﹑一手抓清費”﹐既深入推進“營改增”﹑個人所得稅﹑企業所得稅改革等方面的改革﹐又堅決清理各類稅外不當收費﹑規範政府行為以顯著降低各類制度性交易成本等。換言之﹐基於中國現實﹐我們需要的更多是結構性的稅收制度變革﹐而這一變革的主題詞就是從間接稅為主逐漸轉向以直接稅為主﹐與此同時大力整頓稅外各類收費﹐穩定社會負擔﹐推進我國稅收體制的現代化。

  “思想再解放﹐改革再深入。”馮俏彬認為﹐本書作者還有一個畫龍點睛之筆﹐從六個方面深入闡述了對當前改革形勢的看法﹐極具現實性﹐其中一些提法非常值得所有關心中國前途與命運的人士關注。簡言之﹐在經歷了四十年的改革開放之後﹐那些具有廣泛受益效應的“帕累托式”改革的領域和空間基本上也釋放完畢﹐剩下的都是“深水區”﹑“硬骨頭”﹐且面臨著各類複雜利益的糾葛。用形象的語言講﹐當下中國進入了“歷史三峽”期﹐“摸著石頭過河”已經不適用﹐特別需要新一輪的思想解放﹐沖決于落後於時代諸多陳舊思維﹐開啟和推動實現現代化的關鍵一招﹐帶來最大紅利的改革實踐。從這樣意義上講﹐特朗普稅改所帶來的衝擊不僅不是壞事﹐相反還是好事﹐客觀上可以成為我們進一步解放思想﹐深化改革的動力。(李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