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頻道> 高校> 正文

“催”的無奈與“剩”的焦慮 大學生也加入相親大軍﹖

2017-02-20 08:45 來源﹕中國青年報  我有話說
2017-02-20 08:45:08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責任編輯﹕叢芳瑤

  據中國高校傳媒聯盟調查顯示﹐59%受訪大學生表示

  不排斥相親﹐30%受訪者將其看作認識異性的一個渠道

  一條大學生因假期裡密集“被相親”而“逃”回校園的新聞上了熱搜﹐讓復習考研的大三女生王琳覺得不可思議。在她的周圍﹐同學們普遍忙著實習﹑找工作﹑準備出國讀書或者考研深造﹐“相親”這個字眼在她們看來遙不可及。

  2月13日﹐中國高校傳媒聯盟面向927位大學生用戶發起調查﹐結果顯示﹐在剛剛過去的寒假裡﹐僅有6%的受訪大學生表示被家人安排相親。而趙明就在這微小的比例裡。

  與“相親”傳統初過招

  1993年出生的趙明在天津一所高校讀大四﹐家裡已經幫他安排過3個相親對象了。這個土生土長的農村娃並沒有因為在大城市上過學﹑受過良好的教育而排斥相親。

  他說自己“挺著急的”。眼看著一起長大的同齡人都結婚生子﹐他覺得壓力很大。對於網絡上一條“大學女生10天相親8次”的信息﹐趙明表示自己“非常能接受”。“即使每天都有相親的安排我也可以接受﹐這樣更好﹐增大了成功的幾率。”趙明說﹐由熟人介紹的相親對象自然比較放心。

  在趙明所在的村子中﹐依然保持著較為傳統的相親模式﹕男方家先在村裡打聽誰家有條件差不多的女孩子﹐再托媒人去女方家說媒﹐如果雙方家長都覺得不錯﹐便可以帶著孩子約到媒人家見面。在去媒人家之前﹐雙方不能聯繫﹐更不能見面。這也是令趙明不太滿意的地方﹐他覺得“至少應該允許看看照片﹐或者加個微信”。而母親會更多考慮女方的家庭條件﹑工作。

  趙明向筆者介紹﹐現在農村女方嫁女兒對於房子的要求同樣很高﹐縣城裡小的樓房可以﹐村裡再大的平房都不行﹐曾有親戚就因買不起房而使婚事告吹。趙明家中還有一個弟弟﹐但家中的經濟條件祗能買得起一套房子﹐所以父母希望﹐他或弟弟的相親對象中﹐得有一位是不要求房子的。

  在趙明看來﹐農村的離婚率也不低。很多相親在一起的﹐認為雙方條件差不多﹑交往時間差不多﹐就選擇了結婚﹐但因為缺乏對於婚姻的認識﹐所以還像談戀愛一樣﹐認為不合適了就隨便離婚了。“可能這多多少少與農村這種相親模式和過早結婚有關係。”趙明說。

  與趙明情況類似的還有馬夢迪。這個在成都上學的河南姑娘在這個寒假也受到了家人的催促。

  “父母倒還好﹐祗是七大姑八大姨﹑各種鄰居叔叔阿姨都在催﹐找對象了沒﹖咋還沒結婚啊﹖”提到“相親”﹐馬夢迪有些哭笑不得。她記不得從何時起﹐母親便接到不少給女兒介紹對象的請求﹐但她也並非有求必應﹐在介紹給女兒之前她都會作一番篩選﹐條件不合適的直接就回絕。

  家人希望能找個當地的人﹐這樣彼此都互相熟悉﹐知根知底更放心。

  “我本身是不反對相親的。”馬夢迪說﹐因為自己還沒有畢業﹐所以收到的相親請求並不是最多的。與她同齡的初中同學﹐在臨近春節的一個月裡一共參加了17次相親。“她很早就不上學了。”馬夢迪解釋。

  中國高校傳媒聯盟調查顯示﹐33%的受訪大學生表示被家人催促談戀愛或相親﹐其中27%的受訪者家人經常從言語上相勸﹐6%的受訪者家人在為其籌劃相親。

  提到自己的一次相親經歷﹐馬夢迪坦然地說﹐“相親不成還是朋友嘛。”她覺得雖然兩人的關係沒有進一步發展﹐但偶爾還是會發微信聯繫一下﹐兩人的友情還在繼續。再有一年多﹐馬夢迪就要大學畢業了﹐儘管家裡對結婚催得緊﹐但她還是希望自己能再多讀兩年書﹐繼續當個學生﹐考研才是她接下來最重要的事情。

  “相親”面前心態不同

  大四女生魏言的家裡已經給她介紹過3個男生了﹐母親覺得她到年齡該談戀愛了﹐而她自己卻一副不著急的樣子。在魏言母親的號召下﹐親戚﹑同事和朋友一起幫女兒物色適齡的男生﹐碰到不錯的就要來微信。

  魏言坦言不排斥這種介紹方式﹐她覺得這也不失為一種認識異性的途徑。“可以先在微信上聊著﹐可以認識別人﹐但不一定非要在一起。”魏言說。

  魏言媽媽的朋友曾給她介紹過兩個男生﹐魏言覺得“聊得都不好﹐沒什麼共同語言”。她拒絕了男方見面的請求﹐漸漸地聊天對話框彈出的次數也少了。

  魏言唯一一次見過的男生是大伯介紹的﹐但她看來這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相親﹐因為在赴約之前魏言並不知情。“那天我以為就是到大伯家吃個飯﹐結果去了才知道大伯是為了給我介紹男生﹐結果和那個男生也沒有什麼可聊的﹐一頓飯下來特別尷尬。”魏言表示對於這種事先不打招呼的做法還是有點生氣的﹐自己雖然不排斥相親﹐但也應該得到應有的尊重。

  在談到有關認識異性的渠道時﹐魏言告訴筆者﹐她經常會在網游裡認識一些異性﹐但也僅僅是聊天﹐不會見面。她覺得現在認識異性的渠道並不少﹐但是很少能碰到合適的﹐而她自己也祗是把相親這種方式單純地當作認識異性的一種渠道﹐和其他結識朋友的途徑一樣正常。

  中國高校傳媒聯盟調查顯示﹐28%的受訪大學生表示排斥相親﹐59%的受訪大學生表示不排斥相親﹐而其中30%的受訪者將其看作認識異性的一個渠道。

  讀大三的北京姑娘王琳坦言﹐自己非常反感家裡人介紹相親對象。她覺得家裡長輩介紹的男生“沒有感覺﹐少了戀愛的激情”。

  王琳的姑姑曾給她介紹過一位醫生﹐那是在全家人眼中各方面條件都非常優秀的青年。但是她連照片都沒看。“我真的挺反感相親這事兒的﹐尤其是長輩介紹的”﹐王琳說﹐“他們給我介紹相親對象根本不考慮我的感受。” 她希望自己的愛情要自己去尋覓﹐按自己的想法和標準﹐而不是因為家長覺得兩人條件差不多挺合適的。

  王琳坦承﹐自己還沒到為了結婚而著急相親的地步﹐而且她認為總會有合適的人在等著自己。“不過如果有一天﹐我周圍的朋友都結婚了而我還沒有男朋友﹐可能我就不是現在這樣的態度了。”王琳笑著說。她表示時下自己周圍的同學很少有家長給介紹相親的﹐即使有想戀愛的﹐也是通過朋友問問有沒有合適的﹐家長介紹的相親對象大多比較抗拒。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心理學老師周軍認為﹐很多人提到相親就會認為是年齡比較大﹐比較急迫需要戀愛﹑結婚的時候才會選擇這種開門見山的交友方式。但如果將相親當作一種認識異性的渠道﹐不帶有很強的目的性﹐而是為了擴大朋友圈﹐認識更多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也許會選到自己的人生伴侶﹐這樣的想法就會健康許多。

  “一些大學生對於相親表現出來的排斥是因為他們更希望以雙方互相瞭解﹐從友誼先開始的途徑開展親密關係﹐所以大學生可以從社團﹑高校間的活動等渠道﹐這種基於興趣的活動反而更易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周軍說。

  “催”的無奈與“剩”的焦慮

  “最近找到女朋友了嗎﹖”“你覺得這個可不可以發展﹖”大三的張龍已經不記得這是母親第幾次問他這些問題了。

  進入寒假之後﹐母親的發問頻率更是直線上昇﹐而他也早已練就了迅速終結話題的本領。或託詞有事離開﹐或回自己房間看電視。

  讀高中時﹐張龍的母親和大多數的父母一樣﹐都會擔心自家的孩子出現早戀的問題﹐而一上大學﹐這種局面立馬出現轉變。張龍清楚地記得﹐大一第一個假期回到家裡﹐母親就開始提示張龍﹐“可以找個女朋友﹐最好大學畢業就結婚。”

  母親也開始留意張龍發出的每一條朋友圈。當張龍的朋友圈出現和同學一起出去聚會﹑玩耍的照片﹐母親就會觀察照片中的女同學﹐“這個是不是你的女朋友啊﹖有沒有發展的可能性﹖”大多數情況下﹐張龍的回答都是否定的﹐母親也祗能是試探性地問一兩句後﹐就不再說什麼。

  “我小姨也會給我媽出謀劃策﹐讓我媽不要要求太高﹐放開一點。”張龍開玩笑地說。

  在張龍母親的觀念裡﹐兒子需要趕快成家﹐即使不成家﹐也要先有個目標﹐抓緊找個女朋友。她認為先成家再立業﹐有了家庭生活就會相對穩定一點﹐之後找工作的時候也會相對輕鬆。張龍母親明確表示她不支持兒子相親﹐主張自由戀愛。她覺得相親不好﹐更像是找不到合適的才會去相親。

  西南民族大學社會學與心理學學院教師廖正濤認為﹐婚戀上的焦慮自古有之﹐現代社會會變得強烈。物質財富和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年輕人被家庭哺育的時間就會變長﹐在這個背景下﹐我們婚戀的時間也會變晚﹐這是經濟發展導致的。但是中國處於一個轉型社會﹐最近二三十年變化非常大﹐社會格局的轉變速度非常快﹐這就導致代際差距拉大﹐父輩這一代和子女這一代的思想反差會很強烈﹐父母就會說我像你這麼大孩子都多大了﹐而子女就會說反正我還小﹐就是物質財富極大的豐富下﹐個體不願意出窩的一種現象。而“剩男”“剩女”現象日漸強烈﹐不可避免地會滲入到學生群體﹐會對年輕男女的心態有一定影響。

  同時﹐周軍也表示﹐青年時期是很特殊的階段﹐人們從這個時期開始獨立。擺脫與父母心理上的依賴﹑建立與其他人親密的關係﹐是青年時期很重要的兩個議題﹐而親密的關係對人的一生起到很重要的支持作用。這兩個很重要的議題如果可以順利度過﹐對人生接下來的發展就會有較大的幫助。

  周軍認為﹐家長給大學生安排相親算是家長的一種焦慮感和希望孩子能夠早些考慮人生大事的美好願望﹐這也說明家長很重視孩子在青年階段的這兩個重要的議題。因為在傳統的意識裡﹐家長認為孩子永遠長不大﹐不相信孩子可以獨立﹐不相信孩子擁有主動建立親密關係的能力﹐一些家長可以正視這些問題﹐可以積極地為孩子提供這方面的幫助﹐從正面的意義來說是好事。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大學生受訪者為化名)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馬宇平 天津科技大學 王蒞媛 西南民族大學 張雅婕

[責任編輯:叢芳瑤]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