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頻道> 留學> 正文

在中國“取經”的洋學生﹕在中國本土學習中國制度

2017-03-03 09:17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2017-03-03 09:17:21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作者﹕責任編輯﹕田媛

中國僑網圖為歐坤向記者展示他新買的《習近平談治國理政》一書。 本報記者 楊俊峰攝

圖為歐坤向記者展示他新買的《習近平談治國理政》一書。 本報記者楊俊峰攝

  2月28日﹐北京大風。

  和往常一樣﹐歐坤來到中國人民大學圖書館3層的圓桌閱讀區──這是他在圖書館中最喜歡的地方。打開書包﹐拿出筆記本電腦﹑參考書和修改多次的論文筆記﹐歐坤打響了新一輪的“磨論文”戰役。最近﹐在圖書館和宿舍之間兩點一線奔波﹐是他的生活常態。馬上就要畢業了﹐歐坤必須加快他的論文寫作進度。

  中國和中東地區的國家如何在發展中尋找利益契合點﹐中國又會依據這些契合點制定怎樣的政策﹐這是身為土耳其人的歐坤在畢業論文中討論的主要問題。和班上17位來自美國﹑日本﹑墨西哥﹑奧地利的同學一樣﹐歐坤在中國人民大學攻讀的碩士專業名稱是“當代中國研究”。

  這是一個特殊的班級﹐不僅因為學生們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外國留學生。更值得一提的是﹐在他們的課程安排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赫然在列。令人驚奇的是﹐他們並不是被本國的政府或學校安排來中國進行例行學習的。相反﹐來華學習政治﹐是他們每個人的主動選擇。

  一位給他們上課的教授這樣評價﹕“他們帶著好奇心而來﹐希望可以從‘在中國本土學習中國制度’開始﹐讀懂中國。”

  《習近平談治國理政》與論文

  1991年出生的歐坤是一名典型的土耳其大男孩。他身高1.95米﹐遠遠望去﹐這個筆挺地站在人群中的大高個可以被一眼認出來。

  歐坤很愛笑。朋友和他見面﹐還沒有看到人﹐就會先聽到他笑著大聲跟自己打招呼的聲音。他的導師﹐中國人民大學“當代中國研究”項目負責人之一崔守軍對這位學生有一個評價﹕“陽光大男孩。”

  作為一名在中國生活2年的留學生﹐歐坤已經適應了這裡快節奏的研究生生活。他會踩著上課鈴聲跑進教室﹐嘴裡還叼著沒吃完的手抓餅﹐會在圖書館裡自己喜歡的位置留下一本書佔座﹐會跑到其他中國學生的教室裡笑嘻嘻地蹭課﹐也會下課後第一個衝進食堂大聲對打飯師傅說肉多打點……

  然而今年1月﹐歐坤遇到點麻煩。

  畢業論文提交截止日期已經臨近了﹐可是他還是沒有理清自己的頭緒。在人大讀研的2年時間裡﹐歐坤學習了當代中國的外交政策﹑當代中國的政治體制﹑中國政府運行機制﹑當代中國的社會現狀等課程。因此﹐歐坤想從中國和中東的利益契合點出發﹐研究近幾年中國對中東的政策。

  “我搜集了很多資料﹐比如‘一帶一路’﹑亞投行等﹐也在網上觀看過去年G20杭州峰會上習近平主席的講話。”歐坤說﹐“但是有一點我始終不太明白﹐就是中國出於怎樣的考慮要制定這些政策。比如‘一帶一路’﹐我的國家就在絲綢之路經濟帶上。受益於中國的這一政策﹐土耳其年輕人的工作機會增多了。但是這項政策會給中國帶來什麼好處呢﹖目前看來﹐‘一帶一路’政策更像是中國對沿線國家的慷慨幫助。”

  不過現在﹐歐坤已經找到瞭解決問題的辦法。“今年1月﹐我和我的朋友去王府井書店閑逛﹐無意中發現了這個。”歐坤拿起面前一本白色封皮的精裝版英文圖書秀了秀﹐然後說﹐“你看﹐這本書叫《習近平談治國理政》﹐我以前聽說過這本書﹐但是直到現在才有機會拜讀﹐這本書講的是中國政府的運作方式﹐特別提到了現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核心習近平是如何治理國家的。”

  最吸引歐坤的﹐是書中的插圖。書裡不同位置分別展示了習近平年輕時期插隊生活的照片﹑習近平當縣委書記和鄉親們坐在一起的照片﹑習近平參加新一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外記者見面會的照片等。“你可以從這些照片中看到﹐一個年輕人是如何成長為世界級領袖的。”

  在《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11章“走和平發展道路”裡﹐歐坤找到了論文問題的答案。“習近平主席在書中說﹐要更好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夯實走和平發展道路的基礎﹐走出一條和衷共濟﹑合作共贏的新路子。”歐坤說﹐“這就解釋了為什麼中國願意下大力氣幫助‘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原因。中國倡導雙贏﹐而不是為了謀求自己發展損害別國利益。所以中國願意幫助沿線國家加速現代化建設﹐因為這對中國的自身發展也有好處。”

  關於中國社會制度的討論課

  韓昊然﹐英文名字是史蒂夫﹐是一位1982年出生的奧地利人。他來到中國已經7年了。之所以選擇來攻讀“當代中國研究”碩士專業﹐是因為韓浩然覺得自己對中國還不夠瞭解。“我們身邊的朋友問我中國的國家制度到底好不好﹐我還是回答不上來。作為一個在中國生活了7年的外國人﹐我覺得我應該去學習﹐去更多地瞭解這個國家。”

  “在去年講述中國政治和中國政府的課堂上﹐中國教授讓我們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展開討論﹐核心問題是西式民主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哪個對中國更好。”韓昊然說﹐“我們的課堂很開放﹐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大家交鋒很激烈。”

  “當時有同學指出﹐相比于中國制度﹐西方民主制度更加尊重人權﹐可以為居民提供更多的保障。我認為不能簡單比較誰好誰壞﹐關鍵要看是否符合當地的國情。”韓昊然說﹐以奧地利為例﹐中國有許多省的面積是超過奧地利的﹐奧地利也沒有超過13億的人口。這意味著﹐治理奧地利和治理中國的難度不同。

  歐坤對韓昊然的觀點表示認同﹐他認為﹔“對中國而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最好的制度。就政治層面而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在強調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同時﹐也提倡多黨合作和協商制度。”歐坤認為這是中國制度最大的優勢﹐“這樣有利於把13億中國人民團結起來﹐集中力量辦大事。中國人口眾多﹐幅員遼闊﹐接受中國共產黨的統一領導﹐團結在一個核心之下﹐可以加快決策進程﹐用你們中國人的話說﹐就是集中力量辦大事。”

  韓昊然則在討論收穫了自己的思考。他認為﹐衡量一個國家的制度是否正確。關鍵在於看它的實踐效果﹐世界上沒有十全十美的制度。祗要這個國家的社會制度可以保證經濟繁榮發展﹐人民安居樂業﹐那就是好的制度。關於外媒對中國制度的非議﹐韓昊然認為﹕“批評總是很容易﹐因為凡事都有缺陷。問題在於﹐批評之後卻拿不出更好的方案﹐那麼這個批評就是無意義的。”

圖為歐坤和韓昊然就畢業論文問題進行討論。   本報記者 楊俊峰攝

圖為歐坤和韓昊然就畢業論文問題進行討論。 本報記者楊俊峰攝

  培養一流的中國問題專家

  “他們都有獨立的觀點﹐要想讓他們理解中國的政治制度﹐必須做到從內心上說服他們。”歐坤的導師崔守軍對本報記者說。

  作為“當代中國項目”的主要負責人之一﹐崔守軍負責日常工作中教學環節的執行部分。“2006年﹐教育部特批人大國際學院成立這個項目﹐現在全北京市也祗有人大﹑清華﹑北大3所學校正式對外招生。”崔守軍對記者說﹐“我們設立這個項目的初衷就是為了培養一流的中國問題專家。”

  為了保證教學效果﹐“當代中國項目”幾乎配備了人大各學院最好的精英教師﹐而且課程採取全英文授課的方式。“我們發現﹐外國學生來中國學習是有門檻的﹐這個門檻就是中文。”崔守軍認為﹐目前國內留學生來華學習﹐大多是中文授課。中文底子薄弱的洋學生﹐即便想來中國學習﹐也很難實現。因此﹐學校決定用全英文授課的方式﹐降低入學的門檻。

  “大多數學生對中國有非常強烈的好奇心﹐他們真的不知道中國政治制度如何運行。這些學生都是希望能瞭解真實的中國才來學習的。”在談到學生瞭解中國真實一面後想法的變化時﹐崔教授舉了個例子﹐“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後﹐有個從英國倫敦來的女學生﹐她爸爸是大學教授。當時在中國有一則新聞報道了某一個地方的礦難﹐礦難造成一些死亡。西方媒體就抓著這個事情大做文章﹐指責中國政府。第二天上課﹐這位學生跟我交流說西方媒體有偏見﹐這個事故並不是他們說的那樣﹐其實是由於很多客觀原因造成的。現在﹐面對西方媒體對中國妖魔化的描述﹐她也會感覺很不舒服。”

  “同學們對中國很感興趣﹐有強烈的學習欲望。”崔守軍認為﹐把洋學生請到中國來﹐讓他們體驗中國生活﹐是一種快速認識中國的有效方式。

[責任編輯:田媛]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