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頻道> 要聞> 正文

高中出國如何應對跨文化挑戰﹖

2017-06-20 09:19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2017-06-20 09:19:19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作者﹕責任編輯﹕叢芳瑤

  “有位在美國讀書的中國小留學生周末應邀到老師家做客﹐國內的父母知道有這麼關心孩子的老師特別高興﹐於是吩咐他去做客時帶上一盒茶葉。按照國內的習慣﹐一般不會給主人講帶了什麼禮物﹐多是進門後悄悄把禮物放在門口附近的桌子上。這位老師雖然看見桌子上的包裹﹐但並不知是送給他的禮物。結果臨走時﹐老師吩咐學生別忘帶走他的東西。該學生以為老師不喜歡他帶來的禮物﹐就把帶去的禮物又帶回來了。”這是美國威斯康星國際學院院長孫建國講的一個故事﹐從中折射的是中國留學生在不同文化背景下面臨的“理解差異”。

  自2012年威斯康星國際學院創立以來﹐服務了近幾百名中國小留學生﹐和這些學生非常熟悉的孫建國認為﹐無論小留學生的背景和語言程度如何﹐他們仍然會遇到諸如飲食﹑教育體系不同等挑戰﹐但最大的挑戰還是跨文化適應﹐“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

  從跨文化適應到尋找自我

  日前﹐啟德教育在北京發佈《中國學生低齡留學白皮書──高中篇》﹐調查顯示﹐有逾五成的學生擔心自己“難以適應當地生活”﹐逾四成的學生擔心自己“語言溝通不暢”。

  “剛到美國時祗能聽懂1/3﹐和當地人無法正常溝通。”正在美國馬丁路德高中讀10年級的徐嘉陽回想自己剛到美國的情景﹐直言“那時候感到很寂寞﹐也很苦惱。” 即使她後來漸漸適應了﹐“也需要熟悉當地的文化﹑宗教等﹐有時候還是會擔心行為是否合適”。

  在徐嘉陽看來﹐跨文化適應還包括飲食文化。“在美國﹐漢堡﹑薯條﹑牛排比較熱門﹐但我非常不喜歡吃。幸運的是﹐學校專門為我們請了一個中國廚師做中餐。”

  同在美國讀高中的沈丹亞婷﹐來到美國感受到的不一樣是“成績的好壞並不能定義一個在校生的全部”。她清晰地記得﹐一次學校舉行學生會主席選舉﹐“候選人裡面有上課天天睡覺的﹐也有天天捧著書學習的”。讓她意想不到的是﹐最後當選的是“天天上課睡覺的一名同學”﹐但這名同學以出色的工作表現和責任心贏得了大家的信任。這件事給在國內做過班長和學生會主席的沈丹亞婷帶來很不一樣的感受。“從此我也開始像完成遊戲中的任務一樣過關斬將﹐比如去跨越能力值﹑受歡迎度﹑社區交流度等關卡﹐在這個過程中﹐我好像可以慢慢回答‘18歲的我是誰’這個問題了。”

  適應度高中生好於本科生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由啟德發佈的《中國學生低齡留學白皮書──高中篇》顯示﹐雖然對於出國讀高中的學生來說﹐15歲左右就要離家到海外學習﹐對於家庭的依賴感比本科及研究生出國的孩子更強﹐超過八成的意向出國讀高中學生表示希望家長陪讀。但調查數據顯示了另一種趨勢﹐相比于該教育集團在2015年進行的針對本科生的海外生活適應調查﹐出國讀高中的學生除在日常生活適應方面得分低於本科生之外﹐在人際交往適應﹑學業適應﹑價值觀適應以及語言適應方面﹐均好於本科生。

  就此﹐啟德教育集團相關專家表示﹐年齡越小越易完成跨文化適應﹐這成為很多中國家庭選擇把孩子早點送出國讀書的動因之一。

  來自天津的王梅(化名)在兒子高中時就送他到英國一所男校讀書﹐“兒子適應得還不錯﹐雖然在學期期間﹐我也會去陪讀﹐但主要是周末陪他聊聊天﹐大部分時間﹐是他自己在學校裡處理人際交往等相關事情。”讓王梅欣慰的是﹐去年孩子已成功申請到英國的頂尖名校。

  沈丹亞婷在最初的理念和文化衝擊之後﹐開始學會享受過程。“我開始熱愛各種經歷﹐無論好與不好。我熱愛與陌生人舉杯暢聊的下午﹐也期待與好朋友相聚﹐更享受這種漂泊。我覺得﹐這就是我的光輝歲月。”

  但數據走向並不能覆蓋每個選擇高中出國的留學生﹐跨文化適應也並非一蹴而就。相關留學專家表示﹐小留學生離開家長和熟悉的同學朋友﹐一人在外難免有孤獨感。為此﹐家長可以在考察周全的前提下﹐為孩子選擇寄宿家庭。因寄宿家庭大多是當地人﹐對於學生瞭解當地社會與文化和融入環境會有一定幫助﹐也會緩解留學生的孤獨感。記者趙曉霞

[責任編輯:叢芳瑤]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