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頻道> 評論> 正文

評論﹕警惕培訓機構軟文煽動教育恐慌

2018-03-26 09:13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8-03-26 09:13:52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責任編輯﹕張倩

  管窺

  警惕培訓機構軟文煽動教育恐慌

  李新玲

  “要麼絕育﹐要麼一條軍備競賽的道路走到黑”這是一篇網文《寒門真的應該絕育》中的結論。在這篇充滿階級﹑軍火﹑軍備競賽﹑階級世代﹑階級遠征等詞語的網文中﹐既有誇大的家庭差距﹑學校差距﹐也有未來的發展差距﹕“上層階級被土豪們壟斷﹐底層階級被AI﹑機器人霸佔﹐只剩中間階級做存量博弈﹐去爭那些教育資源。”

  但是細讀此文就會發現﹐在各種口號和火藥味的文字中﹐夾帶的是對一家教育培訓上市公司“在教育軍備競賽中”的讚譽﹕“K12 教育的領頭羊﹐好未來的軍火模型”“K12 教育之所以火﹐與‘階級繼承’和‘階級突破’的剛需是分不開的。中產偏上的﹐需要傳承優勢地位﹐必須狠狠搞學歷教育﹔需要突破的中下層﹐必須傾其所有刷積分”。

  像這樣通過軟文宣傳課外培訓機構﹐製造家長焦慮情緒﹐來達到自身謀利目標的煽動檄文在當今社會上比比皆是。在形式上﹐這些軟文有的以親歷形式﹐有的通過杜撰的“權威人士”之口﹐還有的誇大一些現象﹐總之﹐目的指向祗有一個﹕某培訓機構的商業利益。然而﹐這正是現今如火如荼的教育焦慮的一個製造者﹐“中小學生減負”的真正阻力。

  今年3月5日﹐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提出2018年的工作要“著力解決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重的問題”。

  中小學課業負擔重已經成了一個頑疾。自1977年恢復高考以來﹐我國出臺了大量有關減輕學生課業負擔的專項治理文件﹐但因這一問題牽涉政府﹑學校﹑市場(培訓機構)和師生家長等多方因素﹐問題異常複雜﹐致使“減負”問題久治難愈。21世紀教育研究院“減負研究”課題組發現﹐我國的中小學生不僅在校學習時間過長﹐校外補習時間“領跑”全球﹐近視眼率﹑肥胖率昇高﹐身心健康狀況令人憂。

  今年年初﹐教育部等四部門聯合印發《關於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整治校外培訓。其中規定﹐堅決糾正校外培訓機構開展學科類培訓出現“超綱教學”“提前教學”“強化應試”等行為﹔堅決查處將校外培訓機構培訓結果與中小學校招生入學掛鉤的行為﹔查處中小學教師課上不講﹑課後到校外培訓機構講﹐並誘導或逼迫學生參加等行為﹔全面普查登記每一名學生報班參加學科類校外培訓情況……

  “史上最嚴”減負令是很多媒體對此次行動的形容。但是從上世紀90年代“減負”一詞出現後﹐“史上最嚴”已經被用過多次了。這次效果如何﹐還有待時間檢驗。

  教育問題涉及人的成長﹐常常不是教育本身的問題﹐因此在治理亂象的時候﹐ “軟文”也應該被納入範圍。培訓機構肆無忌憚放大教育恐慌﹐手段隱蔽﹐在聳人聽聞的敘述中﹐讓家長加重心理負擔﹐從而選擇進入培訓機構。

  “學IT﹐好工作﹐就到北大某某﹗世上本沒有路﹐走得人多了就有路﹐世上本沒有某某學校﹐來的人多了就有了某某學校……”從這些直白的宣傳到後來“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這種蠱惑人心的口號﹐再到近幾年的軟文﹐在某種程度上培訓的攻心術已經用到了極緻。

  “要更注重選擇優質的渠道和方式來抓住這些年輕受眾的心﹐尤以軟文營銷為最受歡迎的推廣方式。”這是某教育機構對“軟文”寫作的培訓內容﹐“就拿目前大多數父母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給孩子報培訓班這件事來說﹐教育培訓機構往往會抓住學生家長的這種比拼心理大肆做宣傳﹐從而突出本身的師資力量﹑教學設備﹑入學昇學率等優勢。甚至有的直接以真人真事或者故事來激發學生家長的欲望。”

  《如何寫一篇好的培訓學校推廣軟文》是一個機構的培訓總結﹐赤裸裸地揭示了目前培訓機構的推廣套路。2017年春節﹐曾有一篇類似親歷的網文﹐從一位外公的角度﹐來描述從國外留學回來的女兒女婿如何想方設法花錢報班給四五歲的孩子﹐以期能夠進入上海的名牌小學。幾次失敗後﹐轉向買學區房﹐得到資格。這篇網文傳遞的是家長急躁﹑恐慌﹐以及孩子進不了知名小學的懊惱﹑失敗感。租房﹑換房﹐最後以大換小買房是結尾。這篇沒有明確作者的文章被大量轉載﹐很容易看出其實是房地產機構的推廣軟文。

  從這些手法可見培訓機構與房地產中介在背後聯合成為推手﹐培訓機構的人成了“心理專家”﹐房地產中介成了“教育專家”﹐他們的生財之道就是家長的教育焦慮。他們自己總結﹐要抓住讀者心理﹐強調“讀者的心理並非指單一的學生或家長的心理﹐而是要根據不同的培訓機構的特點抓住具有決定權的讀者心理。比如﹐一個中學的輔導機構或者中學英語培訓機構﹐他們的授課對象是沒有決定權或者說是沒有任何社會經驗的學生﹐這些學生往往聽從家長或者長輩的意見。因此﹐這部分培訓機構的軟文要揣摩家長的心理﹐讓家長產生信賴感。在撰寫文章時可以‘孩子’作為文章的立足點進行謀篇佈局﹐而標題可選擇以‘如何讓您的孩子更成功’這些與孩子緊密相連的文字”。

  媒體的原則是真實性﹑公信力﹐這也是媒體存在的保障。但是在社交媒體時代﹐網站﹑自媒體不遵循組織化的流程和編輯原則﹐因此也不會受到自律的約束。新聞﹑信息﹑商業推廣相混雜﹐商業信息夾雜在真實信息之中﹐真真假假不好分辨﹐讓受眾被商業利益裹挾。《科學》雜誌近期的一篇論文經過對12.6萬條消息分析﹐發現假新聞比真新聞傳播快且廣﹐因為假新聞給人的感覺更新鮮。這種傳播特點下﹐除了提高人們的媒體素養﹐傳播平臺﹑監督機構的干預必不可少。

  “這些年大家知道﹐各種成功學﹑培訓機構的廣告滿天飛﹐帶來的結果就是家長的口袋空了﹐學生的負擔重了﹐學校的教學秩序亂了。”3月16日﹐在全國兩會記者會上﹐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就“努力讓每個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相關問題回答時談道﹕“那些培訓機構炫耀的培訓成績單﹑廣告﹑廣告詞﹐很多都是雞湯加忽悠。雞湯喝得眾人醉﹐錯把忽悠當翡翠﹐這是不行的。”

  教育不僅關乎個人發展更關乎國家未來﹐培訓機構為獲得利益最大化﹐與房產中介﹑與水軍掛鉤﹐攪動社會心態﹐這是對正確的價值觀﹑教育觀的極大衝擊和詆毀。但願此次減負綜合治理﹐真能達到減負的目的。雞湯喝多了會醉會膩﹐而更隱蔽的煽動性軟文負作用更大﹐別讓它們使教育失衡。

[責任編輯:張倩]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