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頻道> 要聞> 正文

輕信“高考保過班” 家長花數萬元感覺“被坑了”

2018-07-11 08:50 來源﹕法制日報 
2018-07-11 08:50:10來源﹕法制日報作者﹕責任編輯﹕叢芳瑤

  高考保過班涉嫌虛假宣傳鑽法律空子

  家長花數萬元送孩子上一本保過班高考成績卻低於預期

  □ 本報記者 申東

  高考成績公佈後﹐幾家歡喜幾家愁。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30多位家長陷入深深的自責和無奈的氣憤中﹐因為輕信一家教育機構保過一本線的宣傳﹐他們花大價錢將孩子送到這家教育機構﹐但高考成績出來後﹐孩子的分數不但沒有上一本線﹐而且考試成績大大低於家長的預期﹐所以他們覺得被教育機構的誇大宣傳給坑了。

  近年來﹐銀川市對一些民辦教育機構進行了重點整治﹐尤其是對一些教育機構誇大宣傳的行為進行治理﹐取締了一些非法教育機構﹐但為什麼還是有一些教育機構推出的“高考﹑中考保過班”受到家長歡迎﹐教育主管部門在監管上有沒有缺位﹖對此﹐《法制日報》記者進行了調查。

  教育機構誇大宣傳

  覺得自己被坑的銀川市市民張桂風告訴記者﹐她的兒子高中就讀于銀川市外國語實驗中學﹐平時在校的高考模擬考試大多在500多分。今年2月﹐經介紹﹐張桂風來到位於興慶區寶湖路的“寧夏佰沃教育諮詢管理有限公司”。該教育機構負責人稱﹐該機構實行封閉式學習﹐邀請著名教師講課﹐會因材施教進行一對一輔導﹐且保證學生高考“過一本”。望子成龍的張桂風便與教育諮詢有限公司簽訂了《高考補習保過協議》﹐交納協議費1萬元和補課費等共計4.085萬元。

  記者從張桂風提供的《高考補習保過協議》上看到﹐上面寫著﹐“根據實際情況﹐學生高考成績未能在自己原分數線基礎上提高一個檔而順利通過一本分數線﹐甲方保證乙方在無觸犯任何不能享受退還補課費用條款的情況下﹐退還乙方100%補課協議費用”。在協議最後﹐該教育機構負責人還手寫一句話﹐“如未考上一本﹐協議費將在半個月內退回”。

  交納了價格不菲的費用後﹐張桂風就暫停了孩子在銀川市外國語實驗中學的學習﹐直接將孩子送到佰沃教育諮詢管理有限公司﹐實行封閉式教育。和張桂風一樣﹐市民王曉蘭的兒子1月就進入佰沃教育﹐交納費用為3.52萬元﹔馬慧珍的兒子3月進入﹐交納學費4.376萬元。像張桂風一樣﹐將孩子突擊送到佰沃教育﹐希望高考出現奇跡的家長有30多名。

  保過班未能兌現承諾

  6月23日﹐是寧夏公佈高考分數線的日子。在經過漫長的等待後﹐張桂風和其他家長等來的卻是失望。張桂風的兒子文科考了404分﹐王曉蘭的兒子文科考了392分﹐馬慧珍的兒子理科考了302分﹐成績都非常不好﹐都未上一本線。看到自己的孩子未考上一本線﹐張桂風仔細打聽了其他20多名學生的考試成績﹐均未上一本線。

  張桂風告訴記者﹕“幾個月前去銀川市外國語實驗中學辦理轉學手續時﹐孩子的班主任一再挽留我﹐給我做工作﹐說繼續留在學校學習﹐孩子肯定能考上二本。結果佰沃上完﹐成績不升反降﹐現在也就上三本。這兩天﹐我兒子覺得丟臉﹐飯也不吃門也不出﹐情緒非常不好。”

  另一名學生家長馬慧珍告訴記者﹕“當時﹐佰沃教育在一些學校大張旗鼓召開招生會﹐還有自稱是教育局的工作人員參加﹐我們才相信他們。結果不僅耽誤孩子高考﹐而且孩子現在絕食頭撞牆﹐嚇得我請假天天守著。”

  家長告訴記者﹐孩子沒有考上佰沃教育承諾的成績﹐其主要原因在佰沃教育管理混亂。因為將孩子送到該教育機構後﹐沒過多久﹐家長就發現佰沃教育並沒有提供一對一的補習﹐也沒有承諾的“名師”上課﹐部分老師甚至是沒有教師資格的應屆大學生。同時﹐家長認為﹐該機構管理混亂﹐孩子上課期間在宿舍睡覺無人管﹑隨意出外買東西﹑隨意使用手機……而在模擬考試中﹐大部分學生成績都下降。雖然家長多次反映﹐但佰沃教育負責人稱﹐他們已經按照合同辦事﹐會馬上改進﹐並要求家長不要干擾教學。5月﹐一些覺得提高成績無望的學生陸續離開佰沃教育。

  教育機構未經審批擅自辦學

  7月2日﹐有維權意識的家長們紛紛到佰沃教育機構“討說法”才得知﹐在今年2月18日﹐銀川市興慶區教育局就給佰沃教育下發《無證教育機構關停告知書》﹐因其不具備辦學資質﹐未經審批擅自辦學﹐屬於無證違法辦學行為﹐且存在安全隱患﹐要求其停止非法辦學行為﹐在10個工作日內退還全部所收學費。“他們把教育局下發的告知書用一個大紅福字遮擋住了﹐我們去報名根本沒發現﹐3月份還去報名交錢。”馬慧珍說。

  隨後﹐記者致電佰沃教育負責人瞭解情況。該負責人說﹐除了兩位家長因特殊原因未退費﹐其餘學生的保過費早已退還。對於價格不一的事宜﹐該負責人解釋﹐收費標準是根據在校成績評定﹐基礎好收費低﹐基礎差收費高。而且從未承諾一對一補習﹐只提供周日下午的小班輔導。“當初簽訂保過協議也是想給我們自己加壓力﹐鞭策老師積極教學﹐而沒有教師資格的老師是班主任﹐負責學生日常管理並不教學。”該負責人解釋道。

  隨後﹐記者跟隨家長們來到銀川市興慶區教育局。教育局一工作人員說﹐該部門已經接到家長的投訴﹐就家長反映的情況來看﹐佰沃教育所收的“保過費”已超出物價部門規定範圍。

  該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教育局很早就注意到了佰沃教育的問題﹐今年2月就下發了告知書﹐該教育機構註冊為教育諮詢公司﹐並不具備辦學教課資質﹐屬於超範圍辦學﹐所以他們對佰沃教育進行行政處罰﹐並於5月26日進行了封停。

  同時﹐這位工作人員說﹐作為教育主管部門﹐他們只對教育機構的教育行為進行查處﹑監管﹐加之基層教育部門人手少﹐監管力量薄弱﹐所以對佰沃教育承諾的一本保過班是否涉嫌宣傳誇大其詞﹑是否涉嫌欺詐行為以及家長提出的佰沃教育因“欺騙”必須退費賠錢等訴求﹐已超過教育部門職權範圍﹐建議家長們可以向物價﹑消費者協會反映或通過法律渠道解決。

  目前﹐興慶區教育局認為佰沃教育涉及“社會非法集資”﹐已向銀川市公安局興慶分局報案﹐同時聘請律師對其提起訴訟。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前幾年﹐銀川市興慶區人民法院曾審理過類似的保過班合同案﹐在確認合同效力時﹐法官犯難了。後經討論﹐為了維護社會效果和法律效果的有效統一﹐認定該合同有效﹐但合同中關於“保過”條款﹐因涉及虛假宣傳和違反誠實信用原則﹐認定無效。

  辦案法官告訴記者﹐家長和教育機構雙方在合同約定的時候不願意細化。首先﹐細化非常難。另外﹐對不過的原因的認定﹐雙方都不會做明確的規定。一些老師也認為﹐其實培訓機構所說的保過班和家長所理解的保過班是兩個概念﹐機構說保過班就是你過了我就收你錢﹐不過我就不收你錢。而家長的意思是肯定會過的。培訓機構正是抓住了家長的這種心理﹐所以家長會產生錯誤的理解。

[責任編輯:叢芳瑤]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