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頻道> 要聞> 正文

黑龍江雞東縣前衛學校教師群體﹕堅守﹐從青春年少到兩鬢斑白

2018-07-11 09:32 來源﹕中國教育報 
2018-07-11 09:32:57來源﹕中國教育報作者﹕責任編輯﹕叢芳瑤

  “民房裡的地標”﹐當地百姓如此稱呼黑龍江省雞東縣前衛學校的教學樓。

  前衛學校是一所九年一貫制學校﹐始建於1976年﹐1999年由3所學校合併而成﹐2013年變更為平陽小學的一個教學點。

  學校距縣城35公里﹐四面環山﹐在這裡﹐38名教師承擔著山裡8個自然村孩子的教育任務。

  “對這裡捨不得﹐撇不下”

  “這裡就是28名住校教師的家。”前衛學校副校長黃玉鳳指著教職工宿舍的二層小樓說。走進樓門可以看到﹐每個“家”面積大約20平方米﹐共有12個房間。

  “明年我倆就都退休了﹐想想真是有些捨不得呢。”四年級班主任王國華告訴記者﹐一樓中間的房間是她和同事趙淑艷的“家”﹐倆人一起住了3年﹐彼此開玩笑互稱“老伴兒”。

  “跟以前比起來﹐現在的條件真是好太多了。”王國華說﹐從教35年﹐她先後經歷了4所學校的撤並。

  “那時沒有條件住校﹐從教學點到村小﹐每天都要步行30多里山路。”王國華說﹐那時候無論冬夏去上課﹐早上4點必須從家出發﹐雨雪天怕遲到﹐她就抄近路﹑走亂墳崗子。冬天天黑得早﹐山風呼嘯﹐走著走著就會害怕﹐她就跌跌撞撞地跑﹐身上經常摔得青一塊紫一塊的。

  王國華的“老伴兒”趙淑艷教齡36年﹐“這裡很多孩子的父母都是我的學生﹐感情很深”。

  “孩子和家長的質樸﹑領導的關愛照顧﹑同事間相依相伴的感情﹐這些都是我們堅守在這裡的理由﹐捨不得﹐撇不下。”趙淑艷說得很動情。

  “我算是教育戰線的老兵了﹐明年就要退休。”前衛學校副校長許家坤有著40年教齡﹐每天騎自行車往返12.4公里﹐語文﹑數學﹑物理﹑化學這些科目都教過。

  從青春年少到兩鬢斑白﹐前衛學校的教師們一年又一年堅守在山區﹐改變著一茬又一茬山裡娃的命運。

  特崗教師和“背奶包”的故事

  1987年出生的叢瑩瑩24歲那年考取了特崗教師﹐來到前衛學校。

  “那時學校是敞開式的﹐沒有圍牆﹑沒有宿舍﹐我們6名老師一起租住在校外的民房﹐做飯用的是燒柴的灶﹐經常冒煙﹐熏得灰頭土臉的。”2011年剛來學校時候的情景讓叢瑩瑩至今記憶猶新。

  “前衛鄉常年刮著七八級大風﹐氣溫也低。”去年轉正的特崗教師劉忠會說﹐“雖說這幾年也有很多次調離的機會﹐但越來越不想離開了。”

  “因為家遠﹐我祗能住校﹐周末回去一次。現在兒子留給奶奶照看﹐也變成了‘留守兒童’。”劉忠會的笑容中閃過一絲苦澀。

  面對那些渴望知識的孩子﹐劉忠會﹑叢瑩瑩這些年輕的特崗教師留下的決心愈發堅定。

  把抽出的母乳放在保鮮袋裡﹑再放上冰袋保鮮。在叢瑩瑩的辦公室裡﹐她給記者講述了“背奶包”的故事。

  “下學期開學我就要把這個‘背奶包’傳給其他同事了。”叢瑩瑩說﹐這個玫紅色的“背奶包”是2015年休完產假上班的同事王俊麗買的﹐因為學校離家遠﹐中午來不及給哺乳期的孩子送奶﹐王俊麗就網購了一個“背奶包”﹐此後﹐這個“背奶包”就在前衛學校年輕的哺乳期女教師之間傳了下來。

  “從繁華的城市來到這所山區學校﹐剛開始的確有些不習慣﹐但大家彼此關心﹑抱團上進的精神讓我很感動﹐我喜歡這樣的工作氛圍﹐更想紮根在這裡﹐儘自己的力量改變山裡孩子的命運。”今年25歲的要泰行是前衛學校年齡最小的教師﹐這個陽光﹑帥氣的小夥子任教不到一年﹐已成了學生眼裡的“大哥哥”。

  2009年以來﹐共有16名特崗教師考入前衛學校﹐把全校教師的平均年齡從48歲拉低到了43歲。“這些年輕的特崗教師像一股活水﹐讓學校變得更有朝氣﹑更有奔頭。”前衛學校校長趙軍說。

  “小學校也要辦出高質量”

  “小學校也要辦出高質量。”趙軍說﹐1972年從師範學校畢業以後﹐他就紮根鄉村教育﹐如今已有46年教齡。

  “我對學校的感情不是用語言能表述的。”趙軍說﹐從教這麼多年﹐除了地理課以外﹐初中所有的科目他都教過﹐最多的時候同時教7科。

  “學校條件差﹐趙校長就感情留人﹐很多事情都先跟大家商量﹐在我們眼裡他更像一個大家庭的兄長﹐為了這個家四處奔走﹑操心出力。”黃玉鳳說。

  教師們經常走村串巷﹐一邊家訪﹐一邊宣傳學校﹐還把家長請到學校觀摩小班化互動教學﹑盟區活動﹑興趣班﹐這些付出贏得了鄉親們的信任。2013年﹐學校祗有56名學生﹐現在則有90名﹐2013年52人參加中考﹐13人考入重點高中。

  “學校發放貧困寄宿生生活補助費﹐中學生每人每年1250元﹐小學生每人每年1000元。”一名學生家長說﹐學校對貧困生的關愛幫助了很多家庭。黃玉鳳介紹﹐學校還經常開展給留守兒童家長打電話﹑幫助留守兒童做家務﹑實現留守兒童的小願望等活動﹐溫暖了留守兒童的心﹐也增強了學校的凝聚力。

  “以前學校的條件非常艱苦﹐很多老師每天要走幾十里的山路﹐雨裡雪裡地往返奔波﹐大多數人留下了嚴重的腿疾。”說起這些往事﹐趙軍有些哽咽。

  堅守在鄉村教育最苦﹑最難的一線﹐前衛學校的教師們甘守清貧﹑奉獻著師愛﹐像紅燭﹐像青松﹐像豐碑……(本報記者 曹曦)

  《中國教育報》2018年07月11日第3版

[責任編輯:叢芳瑤]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