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English
  • 時政
  • 國際
  • 時評
  • 理論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經濟
  • 生活
  • 法治
  • 軍事
  • 衛生
  • 養生
  • 女人
  • 娛樂
  • 電視
  • 圖片
  • 棋牌
  • 光明報系
  • 更多>>
  • 報 紙
    雜 志
    光明日報 2014年05月21日 星期三

    前沿綜述

    村莊檔案與當代中國農村研究

    薛劍文 《 光明日報 》( 2014年05月21日   14 版)

        村莊檔案是在村莊生成並保存的檔案﹐是最基層的檔案。國家對農村檔案工作曾經有過制度性安排﹐隨著經濟社會的變化﹐村莊檔案的記錄﹑保存等發生了巨大變化﹐大量的檔案銷毀﹑流失﹐留存檔案保管狀況堪憂。近年來﹐一些研究者和研究機構﹐通過搜集和利用個人收藏的資料﹑村莊遺存的檔案﹑各級檔案部門保存的檔案﹐開展當代中國農村研究﹐推動了當代中國史研究﹐成為一個重要的學術動向﹐亦引起學界的廣泛討論。由於相關研究機構所處地理位置不同﹐學術背景不同﹐學術關懷不同﹐因而在檔案搜集的種類﹑數量﹐檔案整理的規範﹐檔案開放利用的形式﹐檔案研究的成果等方面均形成了各自的特點﹐當然﹐也體現了一定的局限性。因此﹐有必要對之加以總結和反思﹐以利於這一學術方向更好地發展。

        村莊檔案整理﹑出版狀況。山西大學中國社會史研究中心對搜集的村莊檔案已經進行了初步的分類﹑整理﹑編目﹐方便檢索﹐部分檔案已經掃描並逐步實現電子化。行龍等著《閱檔讀史──北方農村的集體化時代》﹐以“左圖右史”﹑圖文並茂的形式公佈了所搜集的部分檔案。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等單位主編的《一個村莊的原始記錄﹕廣東省順德縣北水村經濟社會史料選編》(1950─1983)﹐對所搜集的原始檔案重新進行了文字錄入。華東師範大學歷史系楊奎松教授和他帶領的中國當代史研究中心成員先後出版了《中國當代民間史料集刊》9輯﹐涉及工廠﹑茶廠﹑村莊等內容﹐並不局限於村莊。其整理﹑出版的形式也是對原始檔案進行了文字錄入和重新編排。原始檔案中文字﹑數據等不易辨識﹐對檔案重新進行文字錄入﹐固然便於利用﹐但在錄入過程中﹐流失了原始檔案具備的一些特質。如果對檔案影印或者說公開化﹐其中涉及的一些當事人的隱私又得不到有效保護。因此﹐村莊檔案如何公開出版﹐是值得認真思考的。

        村莊檔案的數字化﹑網絡化。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服務中心就開始注重對當代中國社會變遷史料的搜集與整理工作﹐可謂中國農村研究的學術重鎮。該中心在收藏官方發行為主檔案的同時﹐也收集﹑整理了一些民間檔案﹐其中包括村莊檔案。近年來﹐該中心原負責人熊景明女士又大力開展了“民間歷史記錄檔案庫”的建設工作﹐經過編目整理後﹐在網站上對公眾開放使用。查閱其中村史目錄及內容可知﹐這些村史不少是已經公開出版的刊物﹐並不屬於村莊原始檔案。村莊檔案數字化具有代表性的當屬“田野調查──張樂天聯民村數據庫”。張樂天早年曾以故鄉浙江省聯民村檔案為基礎﹐完成了《告別理想﹕人民公社制度研究》一書。“田野調查──張樂天聯民村數據庫”是在著作完成以後建立的﹐除了文字檔案外﹐還有田野訪談﹑影像資料等﹐然而﹐個體村莊檔案的數量是有限的﹐因此﹐創建者在數據庫中建設田野訪談﹑影像資料等欄目﹐持續地追蹤﹐亦體現了擴大數據庫的努力。

        村莊檔案的研究。檔案記錄內容有兩個特點﹐一是統計數據多﹐一是個人檔案多。面對龐雜的數據﹑零散而豐富的個人檔案﹐如何利用新史料開展研究﹐是研究者面臨的共同挑戰﹐為此﹐相關研究機構對檔案的解讀﹑利用進行了各種努力。例如﹐上海交通大學開展“1950年代檔案討論班”“賬冊史料與社會經濟史研究研討會”等﹐並結合具體問題形成一些研究套路或者方法論﹐關注各類統計數據﹐對於各種來源不同的數據進行核對﹑比勘﹑互校﹐比如就統購統銷﹑地權研究等形成具有特色的研究路徑。研究者對檔案研究亦表達了各自的理論關懷。行龍在中國社會史研究傳統的基礎上﹐提出把社會史研究引入當代中國﹐通過村莊整體研究﹑各類專題研究﹐構建中國當代社會史研究體系。張思的研究則以人類學的追蹤調查的方法﹐以滿鐵調查資料涉及村莊內容為基礎﹐結合相關村莊檔案﹐在國家與社會的框架中﹐探討20世紀華北農村變遷。

        基層檔案的特點有利於研究者採取自下而上的視角﹐而非自上而下的視角﹐或者說能夠更好地體現出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的結合。從研究方法來看﹐研究者除了閱讀檔案外﹐由於時間相隔不遠﹐可以結合具體研究的對象﹐開展田野考察﹐對相關問題進行訪談﹐實現文獻研究與田野考察的結合﹐有助於理解檔案﹐考證文獻﹐發現問題。從研究領域來看﹐已有的研究成果包括了政治史﹑社會經濟史﹑社會生活史等豐富內容﹐甚至可以從1949年以後的檔案﹐追溯1949年以前的歷史﹐發掘出新的選題。

        從村莊檔案的搜集﹑整理﹑研究的整體狀況來看﹐這一領域雖然取得了一定成績﹐但仍然需要在以下幾方面進一步努力。在資料搜集方面﹐除了文獻資料以外﹐還應當注意影像﹑訪談﹑實物等資料的搜集﹐拓寬資料搜集視野。在資料整理方面﹐在保持檔案原始狀態的基礎上﹐借鑒檔案學﹐科學﹑合理﹑規範地編目。在資料運用方面﹐進一步加強對檔案這類新史料的解讀﹑運用能力﹐尤其是探索對數量龐大的賬冊﹑統計表等數據的處理工具和方法。利用村莊檔案進行研究﹐應注意村莊檔案﹑縣級檔案﹑區級檔案﹑甚至省級檔案的有效銜接﹐而不是孤立地開展研究。同時﹐要關注國家的宏觀政策﹐做到微觀研究與宏觀研究的結合。在檔案的整理﹑出版以及電子化﹑公開化方面﹐亦應加大力度﹐逐步建立起方便研究者檢索﹑閱讀的數據庫。正如沈艾娣教授所言﹐還有一個重要問題﹐就是檔案中涉及的一些當事人還活著﹐在社會發生大的變化以後﹐一些檔案對於國家來說已經不重要﹐但對於檔案中記錄的相關當事人仍然具有重要意義﹐如何保護他們的尊嚴﹑安全﹑隱私﹐這也是研究者應該注意的問題。

        (作者單位﹕山西大學)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