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English
  • 時政
  • 國際
  • 時評
  • 理論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經濟
  • 生活
  • 法治
  • 軍事
  • 衛生
  • 養生
  • 女人
  • 娛樂
  • 電視
  • 圖片
  • 棋牌
  • 光明報系
  • 更多>>
  • 報 紙
    雜 志
    光明日報 2017年03月20日 星期一

    如何通過結構性改革推動經濟轉型

    ──來自“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7”經濟峰會的聲音

    作者﹕本報記者 溫源 《光明日報》( 2017年03月20日 03版)

        過去的一年﹐世界經濟在巨大的不確定性中度過﹐也為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個經濟體留下一系列結構性改革的課題。站在風險與機遇共存的歷史節點上﹐如何看待當前中國經濟的轉型成效﹖未來將面臨哪些嚴峻挑戰﹖又將通過哪些結構性改革應對風險﹖日前召開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7”經濟峰會給出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權威聲音。

     

    從“降速”轉向“提質”

     

        2016年下半年以來﹐中國經濟出現一系列積極變化﹕經濟增速緩中趨穩﹐工業生產價格由負轉正﹐企業效益由降轉升﹐就業增長超出預期﹐特別是製造業﹑民間投資等市場力量主導的內生性指標觸底回升。國家統計局日前發佈的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2月﹐國民經濟發展態勢繼續改善﹐延續了去年下半年以來穩中向好的態勢。

     

        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看來﹐這些積極變化表明經濟趨穩的因素不斷積累﹐“L”型增長有望進入下半程﹐從“降速”階段轉向“提質”階段﹐提高經濟增長的質量和效益將成為主旋律。

     

        “按照目前年均6.5%的GDP增長率計算﹐中國大概在2022年到2024年能夠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進入世界銀行制定的人均12600美元的高收入國家階段。”中國社科院副院長李培林認為﹐目前中國處於跨越“雙重中等收入陷阱”的階段﹐一方面指是作為中等收入國家能否進入高收入國家階段﹐另一方面指整體的收入結構﹐即中等收入群體能否成為一個國家的大多數﹐能否建設成橄欖型社會。

     

        當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還存在不少困難和問題﹐包括經濟增長內生動力仍需增強﹐部分行業產能過剩嚴重﹐一些企業生產經營困難較多﹐地區經濟走勢分化﹐經濟金融風險隱患不容忽視等。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楊偉民認為﹐實體經濟結構性失衡追根溯源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還不完善﹐市場尚未發揮出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必須從供給側聚焦發力﹐通過深化改革推進結構調整﹐提昇經濟增長的質量和效益。”國家開發銀行行長鄭之傑指出。

     

        事實上﹐全世界主要經濟體都面臨著結構性改革的需要。“全球各經濟體需要加強合作﹐引領全球經濟發展進入下一階段﹐並實現更包容﹑更均衡的發展﹐確保全球人民從中受益。如果中國成功轉向可持續發展路徑﹐不僅對中國﹐對全世界都是有益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張濤表示。

     

    經濟發展新常態下的挑戰

     

        在經濟發展新常態下﹐結構性改革的新矛盾和新問題不斷凸顯﹐提出了一個個迫在眉睫的改革課題。

     

        目前金融領域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著資金空轉﹑以錢炒錢的現象﹐一些金融機構熱衷於跑馬圈地掙“快錢”。面對金融業存在的脫實向虛﹑偏離主業等風險﹐保監會副主席陳文輝表示﹐金融機構要樹立起服務實體經濟的意識﹐金融創新必須以提高實體經濟運行效率為目標﹐防止以錢炒錢﹑自我膨脹。他表示﹐要有效防控金融業面臨的風險﹐必須加強和改進監管﹐嚴刑峻法﹐讓監管長出“虎牙利齒”﹐讓違法違規者付出沉重代價。

     

        近日﹐一線城市紛紛推出新一輪房產限購新政。“當前的房地產問題主要表現在城市分化顯著﹕一﹑二線城市住宅供不應求﹐三﹑四線城市去庫存壓力依然存在。”瑞安集團董事長羅康瑞建議﹐一﹑二線城市地方政府應該加大土地供給﹐抑制房價過快上漲﹔三﹑四線城市可考慮放鬆戶籍制度及廉租房﹐加大去庫存力度。

     

        如何推動更多的企業進行創新﹐美的集團董事長方洪波認為﹐中國企業創新最重要的因素有三點﹐一是進一步推動市場化的發展﹐進一步對外開放﹐融入世界產業鏈重新分工的大潮中﹔二要保護知識產權﹐要通過打擊假冒偽劣產品保護創新的激情和成果﹔三要弘揚企業家精神﹐其核心要素是敢於挑戰未知和風險。

     

    以市場化手段解決改革難題

     

        專家一致認為﹐面對經濟發展新常態下的種種挑戰與風險﹐必須用市場化﹑法制化的手段﹐通過改革的辦法來加以解決﹐而相關的改革正在路上。

     

        “就去產能而言﹐不僅要盯著去產能進行目標管理﹐更要研究採取什麼樣的市場化手段來實現。不能只記住目標﹐而忘記了改革。”楊偉民表示。

     

        過去十幾年﹐中國一直採取農業價格支持政策﹐對農業增產和農民增收發揮了極大促進作用﹐然而這些政策也在一定程度上導致資源在價值鏈中的錯配。“價格支持政策刺激的是數量﹐增加了同質化產品的生產供應﹐卻抑制了適銷對路品種的生產和品質提昇﹐也使得農產品原料和價格形成倒掛。”中糧集團總裁于旭波呼籲﹐要加快農業市場化改革﹐理順農產品上下游關係﹐進一步合理分配產業鏈各環節利益。

     

        據瞭解﹐2014年我國對棉花﹑大豆實行了目標價格改革試點﹔2016年開始對玉米實行市場化收購加補貼的改革﹐兩項改革的共同點是實行價格和補貼的分離。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韓俊表示﹐下一步將按照分品種決策﹑漸進式推進的改革思路﹐繼續深化稻谷﹑小麥等價格形成機制和收儲制度改革。總的方向是盡量減少對市場的直接干預﹐同時保障好農民的利益。

     

        據銀監會副主席王兆星介紹﹐銀監會正按照開放進程逐步放寬對外資銀行代表處轉陞為分行等的要求﹐“中國會一如既往地繼續推進對外開放﹐進一步放寬外資銀行在華開展業務的領域和服務對象的範圍”。

     

        截至目前﹐中國已經自主設立了11個自貿區﹐自貿區進行的“負面清單”管理模式成效顯著。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表示﹐未來負面清單條款還會減少﹐在服務業﹑製造業﹑採礦業等領域開放的程度會越來越大。將採取更大措施鼓勵外資企業進入﹐外商在華的投資環境也會越來越好。

     

        (本報記者 溫源)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