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English
  • 時政
  • 國際
  • 時評
  • 理論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經濟
  • 生活
  • 法治
  • 軍事
  • 衛生
  • 養生
  • 女人
  • 娛樂
  • 電視
  • 圖片
  • 棋牌
  • 光明報系
  • 更多>>
  • 報 紙
    雜 志
    光明日報 2018年09月13日 星期四

    現實主義創作不能脫離現實根基

    作者﹕葉奕宏 《光明日報》( 2018年09月13日 16版)

        《親愛的翻譯官》劇照   資料圖片

        《小時代》劇照  資料圖片

        【見仁見智】

        近來﹐影視劇市場風雲變幻。前幾年制霸熒屏的穿越﹑魔幻﹑宮斗題材漸漸退燒﹐反而是一度勢弱的現實題材高歌猛進﹐大放異彩。不僅備案製作的劇目數量佔據影視作品創作總量的半壁江山﹐《我的前半生》《戰狼2》《芳華》等獲得收視﹑票房與口碑雙豐收﹐更讓行業見證了現實題材出精品﹑出爆款的實力。但在熱潮之下﹐本該腳踏實地的一些現實題材卻走向了兩個極端──或懸于空中﹐根本沒摸到現實生活的邊﹐或揭開生活傷疤﹑丑化社會現實﹐用走極端的方式引起業界和觀眾的關注﹐將中國影視創作的現實主義傳統當成宣傳時方拿來用的一句口號﹐這一現象應引起業界關注。

        所謂“懸于空中”﹐指的是“偽現實主義”作品所呈現的“現實”。這些作品披著“現實題材”的外衣﹐卻懸浮於時代﹐懸浮於生活﹐甚至懸浮於人性。在這些作品中﹐維繫世界運轉的都是小情小愛──“霸道總裁愛上我”的“愛”和“瑪麗蘇式言情套路”裡的“情”﹐而一切的故事﹑劇情﹑人設都要為此而“被套路”。所以﹐一個公司說破產就破產﹐仿佛空殼﹔一場談判能夠三言兩語就拿下﹐宛如兒戲﹔“普通小白領”隨便出手買下的一把椅子價格就是五位數﹔有人受傷害永遠不知道找警察﹐只崇尚“基督山伯爵”式的復仇……乍一看車水馬龍﹑芸芸眾生﹐再一看祗是背景板和玩偶﹐無血無肉﹐似乎隨時換一個新的名字就可以投入下一場你儂我儂。這樣浮皮潦草的現實正是“短平快”的創作追求所造成的惡果﹐編劇﹑導演無暇紮根現實﹐便祗能“閉門造車”﹐從自己的幻想中刨掘故事﹐所得卻往往與絕大多數城市白領﹑都市工薪族的生活﹑情感和處事邏輯之間相去甚遠。這樣的作品不僅無法引起普羅大眾的共鳴﹐還化“娛樂”成為“愚樂”﹐使觀眾在虛幻快感的麻痺下﹐祗知享受﹐而學不會內省和遠望。

        比起“偽現實主義”﹐走向另一個極端的現實題材創作更具有“傷人”的力量。為了引起社會關注﹐獲得業界口碑﹐這類作品往往靠聳人聽聞取勝。創作者先渲染一派真實可感﹑富有質感的社會生活氛圍﹐然後再用極端人物﹑小概率事件或誇張放大的社會問題強力撞擊觀眾的心靈。《萬箭穿心》裡﹐因懷疑父親的死與母親有關﹐長大成人的兒子與含辛茹苦將自己養大的寡母恩斷義絕﹔《一個勺子》中﹐本想做好事﹑將傻子撿回家照料的農民卻成了眾矢之的﹐被騙子訛錢﹑被旁人誤會貪財。這樣的“現實主義”貌似真刀真槍﹐但鋒刃尖銳﹐不僅要見血﹐有的甚至要開腸破肚才肯罷休。創作者將貧窮﹑愚昧﹑冷漠﹑背叛﹑暴力等社會與人性的陰暗面直截了當﹑甚至故意加碼地甩在觀眾眼前﹐卻無力甚至根本不想引導觀眾探討這些問題的形成原因和改進辦法﹐不啻將觀眾棄於一片沉悶睏頓的黑暗中﹐不見微光﹐恍若深埋地底。誠然﹐我們讚賞那種潛心深入現實生活﹑真實反映社會問題的藝術精神。秉承這種精神創作出來的作品激勵觀眾思考﹑鞭策人們前進﹐觀後是會讓人感到震撼甚至陣痛。但即使如此﹐痛也要痛而激醒﹐痛而奮起﹐而不是痛到懷疑人生﹐痛到絕望。

        歸根結底﹐這兩種極端的現實題材作品皆如盲人摸象﹐是對生活片面地抽象和描畫。如果將生活比作一棵樹﹐那麼執著于描畫雲端的枝葉而對樹干與根系不著一筆﹐只會讓人覺得惶惶然不知所依﹔而一味臨摹向地底延伸的根系卻忽略了挺拔的干與繁茂的葉﹐又不免令人戚戚然不知所往。觀眾喜愛的現實題材作品應具有大格局和大情懷﹐能在大歷史背景下沉下心來雕琢厚重的人性故事。創作者雖不迴避歷史與現實中的各種問題﹐但又能通過有血有肉的個人命運激發出人們的情感共鳴﹐塑造和引導大眾的認知和價值觀。觀眾喜愛的現實題材作品應富有代入感和共鳴感﹐通過人物和敘事探討備受關注的社會性話題。不刻意去煽情和拔高﹐也不進行直白粗暴的審判和批評﹐而是通過對關乎切身利益的問題的挖掘﹐通過對不同人群的性格特徵﹑行為方式﹑價值取向的深描﹐在“沉浸式”的觀劇氛圍中把思考的權力交給了觀眾。有人曾批評《光榮的憤怒》更改了原著的結尾﹐讓“超現實的美好結局”削弱了批判的力度。但不可否認﹐當看到警察將熊氏兄弟的犯罪團夥一網打盡﹐確實有“向死而生”之感。正如《繡春刀》的編劇陳舒所言﹐影視劇的創作不在於提出問題﹐更要對現實問題給出一個電影的回答﹐呈現出一種信念和希望。尋找現實故事背後散發出的人性光輝﹐這應該是中國故事的講述方向。歸根結底﹐觀眾喜愛的﹑市場呼喚的現實題材作品﹐反映的不祗是現實﹐更是創作者面對現實問題所傳遞出的積極的思考與態度﹕既不避重就輕﹐敢於針砭時弊﹐叩問心靈﹔也不矯枉過正﹐在灰調和瑣碎中依然能捧出溫情與善意──這才是現實題材作品應有的擔當。它是一道光﹐既能穿過歷史﹐呈現和記錄社會發展的正向成果和矛盾問題﹐更觸發人們對現實生活的觀照﹔又能穿透虛偽與冷漠﹐照亮人性深處的溫暖與善良﹐從而彌合複雜的價值分歧﹐讓世界充滿愛。

        (作者﹕葉奕宏﹐系中國傳媒大學電視學院研究生)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