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English
  • 時政
  • 國際
  • 時評
  • 理論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經濟
  • 生活
  • 法治
  • 軍事
  • 衛生
  • 養生
  • 女人
  • 娛樂
  • 電視
  • 圖片
  • 棋牌
  • 光明報系
  • 更多>>
  • 報 紙
    雜 志
    光明日報 2019年01月24日 星期四

    “雪線郵路﹐我一生的路”

    ──記四川省甘孜州甘孜縣長途郵運駕駛員其美多吉

    作者﹕本報記者 李曉東 周洪雙 本報通訊員 鄭秋 《光明日報》( 2019年01月24日 04版)

        2018年1月20日﹐其美多吉在雀兒山下取冰化水﹐給水箱加水。周兵攝/光明圖片

        “人在﹐郵件在﹗”

        這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縣郵政分公司長途郵運駕駛員﹑駕押組組長其美多吉的錚錚誓言。

        今年是其美多吉開郵車的第30個年頭。過去29年間﹐他每月20多次往返于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的“雪線郵路”。這條郵路夏天有飛石﹑泥石流﹐冬天有雪崩﹑路面結冰﹐一年365天﹐天天難走。走過這條路的人﹐都知道其美多吉誓言的分量。

        29年來﹐其美多吉在雪線郵路上行駛里程140多萬公里﹐從未發生一次責任事故。他將黨報黨刊和重要文件﹑群眾的信件和孩子們的錄取通知書﹐以及電商包裹一件不落地送到群眾手中﹐他將藏區群眾與外面的世界連在了一起﹐群眾親切地稱他為“雪域郵路上的忠誠信使”。

        “每當老百姓看到郵車和我﹐就知道黨和國家時時刻刻關心著這裡。”其美多吉說﹐“一個人的郵路是寂寞的﹐但我從來沒有後悔過。雪線郵路﹐我一生的路。”

    一輛郵車開拓青春夢想

        1963年﹐其美多吉出生在甘孜州德格縣龔埡鄉。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藏區﹐汽車寥寥無幾﹐偶爾路過幾輛軍車和郵車﹐小多吉便興奮不已﹐追在車後奔跑不停。“那時﹐我就愛上了汽車﹐夢想著以後也能開上車。”其美多吉回憶道。

        對駕駛的期待和熱愛﹐在這個年輕人的心中不斷萌生﹐遙遠的高原上開出了夢想的花。

        1989年10月﹐德格縣郵電局購置了第一輛郵車﹐在全縣公開招聘駕駛員。作為縣城中為人熟知的會開車還會修車的年輕人﹐多吉如願應聘上了這一光榮的崗位。

        郵政﹐使得多吉的夢想之花終於在現實中結出了果實。他對這份工作心懷感恩﹐對待郵車如同對待親人一樣﹐每天都將它打理得锃亮發光。每次臨行之前﹐多吉一圈又一圈地圍著郵車轉﹐不放過任何一處安全隱患。

        “有人跟我說﹕‘多吉﹐你不是在開車﹐而是在玩命﹗’所以﹐我從來都是把安全放在第一位的。我總結出一條經驗﹕郵車檢查頻率高﹐在路上受的罪就少。每次出班﹐第一件事就是檢查車輛。”多吉說。值得驕傲的是﹐29年來﹐多吉駕駛的郵車沒有發生過一起人為安全責任事故。

        30年彈指一揮間﹐多吉的事跡不僅寫在了紙面上﹐而且寫在了甘孜德格廣袤的高原公路上。其美多吉不畏艱險﹑為民奉獻﹑愛崗敬業﹑忠誠擔當﹑團結友善的品格﹐體現了郵政深入踐行“人民郵政為人民”的服務宗旨﹐更生動地詮釋了郵政人“一封信﹑一顆心”的服務精神。

        如今已過知天命年紀的多吉﹐依舊守護著20歲時與郵政結下的美好緣分﹑踐行著為人民服務的長久約定。曾經﹐有跑運輸的朋友勸多吉不要開郵車了﹐另尋出路賺大錢﹐多吉果斷拒絕了。他說﹕“因為在我的郵車上﹐裝的是孩子們的錄取通知書﹐裝的是黨報黨刊和機要文件﹐裝的是電商包裹﹐這些都是鄉親們的期盼和希望。”

    一條郵路承載艱辛歷程

        1999年﹐多吉從德格縣郵電局調到甘孜郵車站﹐和他最愛的郵車一起踏上了從甘孜縣到德格縣的雪線郵路。

        高原上﹐郵政人把平均海拔超過3500米的郵路叫作“雪線郵路”﹐但甘孜─德格這條雪線郵路﹐卻是公認的川藏雪線郵路上海拔最高﹑路況最差的一段。甘孜與德格之間﹐高聳著“川藏第一高﹑川藏第一險”﹑海拔6168米的雀兒山﹐公路埡口海拔5050米﹐路面最窄處不足4米﹐一路險象環生。

        川藏郵路越難走﹐越須郵政人去探索。自1954年川藏公路建成通車以來﹐這條郵路就全年無休﹐因為這是一條連接祖國內地與西藏的“生命線”﹐舉世聞名的川藏公路G318和G317國道從成都出發﹐形成了南北兩條四川進藏線路。甘孜-德格郵路和連接甘孜全州18個縣的12條三級郵路﹐成為溝通藏區與全國﹑全世界的信息﹑物流傳遞大通道。

        每年10月至次年5月﹐是“風攪雪”的季節──空氣含氧量較以往更低﹑大雪封山﹑道路結冰﹑萬丈懸崖矗立在車輪邊緣﹐這條郵路便成了“生命禁區”。多吉介紹﹕“‘風攪雪’就像海上的龍卷風﹑沙漠的沙塵暴。遇到‘風攪雪’﹐汽車根本無法行駛。當‘風攪雪’停後﹐前面的道路完全無法辨認﹐全靠一步一步摸索探路。”每到這時﹐郵車﹐和經驗豐富的郵政人﹐便成為其他司機心中值得信賴的航標。春節期間﹐其他社會車輛都停運了﹐無盡的皚皚白雪中卻依舊流動著一抹綠色﹐那便是其美多吉和他的郵車。

        2000年2月﹐多吉和同事在雀兒山上遭遇雪崩。兩人用水桶和鐵鏟﹐一點一點鏟雪﹐不到1公里的路﹐走了整整兩天兩夜。他回憶道﹕“被困在山上時﹐又冷又餓﹐寒風裹著冰雪碴子﹐像刀子刮在臉上﹐手腳凍得沒有知覺﹐衣服凍成了冰塊。晚上﹐為了取暖和驅趕狼群﹐我們祗有生火﹐實在沒辦法﹐連備胎﹑貨箱木板都拆下來燒了。”

        “什麼都可以燒﹐但郵件不能丟。人在﹐郵件在﹗”

    一個信念指引敬業人生

        “我們的老站長生龍降措說﹕‘別人有困難﹐我們一定要幫﹐不要把郵路的優良傳統丟掉了。’多年來﹐我一直記著這句話。”多吉說。

        在川藏公路上﹐經常出現車輛拋錨﹑發生高原反應的情況﹐加之路況複雜﹐常有司機被困﹐引起交通堵塞。這時﹐多吉就是高原上的“雷鋒”──他是交通不暢時的“義務交警”﹐是為過路司機安裝防滑鏈的“老師傅”﹐也是幫人們開過危險路段的“帶路人”﹐還是雀兒山路段養路工人的“好幫手”。

        作為“郵政人”的多吉﹐以敬業可靠和樂於助人遠近聞名﹔作為“丈夫”和“父親”的多吉﹐也有溫情的一面﹕“郵路上﹐我們可能半天都遇不到一個人﹑一輛車﹐尤其是逢年過節時﹐我特別想家﹐覺得自己不是一個稱職的丈夫和父親。”

        安全﹐多吉是有信心的﹐但是孤獨﹐卻讓人難以忍受。多吉告訴記者﹕“其實﹐我們也想跟家人團圓﹐也盼著放假﹐但我們的工作不能停下來﹐郵車必須得走。”這些年來﹐多吉陪伴家人過春節的次數僅有五六次。

        正是這樣一位將職業視為第一使命的康巴漢子﹐在工作途中遭受生命威脅時﹐依然牢記著“大件不離人﹐小件不離身”的特別規定。2012年7月﹐多吉遭遇一批12人的劫匪。多吉擋在郵車前﹐毅然決然地說﹕“要打就打我﹐不准砸郵車﹗”那次﹐多吉肋骨被打斷4根﹑頭皮被砍翻了一大塊﹑右耳朵被砍傷﹑左腳左手靜脈被砍斷﹑僅刀口就有17處﹐還有多處骨折。

        出院後﹐多吉因手腳經絡萎縮僵硬而無法繼續堅守崗位。他告訴妻子﹕“為了跑郵路﹐一定要康復﹗”多吉一家四處輾轉求醫﹐康復療法痛得這個硬漢眼淚橫流。得知可以重返“雪線郵路”後﹐多吉終於露出了笑容﹕“很多人覺得﹐我就算能活下來﹐也是個廢人。但我不想變成廢人。”

        如今﹐多吉的小兒子紮西澤翁也成了雪線郵路上的一名郵運人。最小的徒弟洛絨牛擁﹐也可以單獨開車上路了。一個人的郵路是寂寞的﹐郵路上﹐有屬於郵政人的自豪和驕傲。

        【短評】

    一個人 一輛車 一支隊伍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有一條全程往返1208公里﹑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的雪線郵路。但就是在這條環境艱苦﹑氣候惡劣的郵路上﹐其美多吉駕駛著那輛綠色的郵車﹐一開就是30年﹐行駛里程相當於繞赤道37圈﹐而且保持著“零責任事故”的難得紀錄。

        你我眼中浪漫的飛雪﹐對其美多吉來說可能就是一個致命的“殺手”﹐泥石流﹑飛石的威脅也不時造訪。必經地“雀兒山”可沒有它的名字那麼有詩意﹐海拔5050米的這段公路曾吞噬了不少駕駛員的生命。就算成功躲避開這些劫難﹐其美多吉還要直面漫漫郵路上的孤獨和寂寞。

        路﹐似乎永遠沒有盡頭﹔危險的警報﹐沒有辦法一勞永逸地解除﹔人﹐卻要在孤獨中一直保持英勇。這其中任何一項﹐都足以嚇跑想要做雪線郵路駕駛員的人。而且相比經過概括和濃縮的故事講述﹐現實總是要更加複雜和不易﹐可想而知﹐其美多吉多年如一日的堅守﹐背後需要何其強大的勇氣和信念支撐。

        他是當之無愧的雪域高原忠誠信使。“工作不能停﹐郵車必須走”的工作信條﹐其美多吉一直踐行﹐這其中有他對事業的熱愛和執著﹔“別人有困難﹐我們一定要幫”的郵路傳統﹐其美多吉一直傳承﹐這其中有他對職業的尊重和敬畏。他說自己祗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郵車駕駛員”﹐但能在平凡的工作中作出如此不平凡的業績﹐更凸顯其奉獻精神的可貴。

        一個人﹑一輛車﹐就像一支隊伍。這抹流動的綠色﹐在雪線郵路上架設起了一座橋樑﹐一邊連著藏區百姓﹐一邊連著外部世界。伴隨著一封封郵件﹑一份份藏文報紙和一個個包裹的成功投遞﹐心靈的滋養﹑夢想的聲音﹑發展的信息﹑生活的希望和未來的期盼也一同抵達。其美多吉說﹕“我看到老百姓拆包裹的樣子﹐心裡就開心。”工作乃至人生的意義得到體現和認可﹐是一件幸福的事﹐也正是這種時間的饋贈和給予的獲得﹐讓他更加堅定自己的選擇。

        前有“馬班郵路”上的王順友﹐現有“雪線郵路”上的其美多吉﹐雖然此路非彼路﹐但同為郵運人﹐他們隔空完成了一種精神上的呼應。如今﹐其美多吉的小兒子也跟隨他的選擇﹐成為雪線郵路上的一抹新綠。責任的接力﹐精神的傳承﹐在帶給更多人溫暖的同時﹐也將激蕩起更多思考的火花和行動的力量。

        (本報記者 李曉東 周洪雙 本報通訊員 鄭秋)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