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English
  • 時政
  • 國際
  • 時評
  • 理論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經濟
  • 生活
  • 法治
  • 軍事
  • 衛生
  • 養生
  • 女人
  • 文娛
  • 電視
  • 圖片
  • 遊戲
  • 光明報系
  • 更多>>
  • 報 紙
    雜 志
    光明日報 2020年06月28日 星期日

    “斜杠青年熱”背後的冷思考

    作者﹕毛湛文 《光明日報》( 2020年06月28日 05版)

        毛湛文﹐青年學者。中央民族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副院長﹐碩士生導師﹐學校“優秀青年人才”。主要從事新聞傳播理論﹑媒介技術與社會文化等方面的研究。

        【觀察者】  

        “斜杠青年”﹐是多面手﹑多職業﹑跨界青年群體的代名詞。“斜杠青年”的出現﹐有其正面和積極意義﹐它標榜了與傳統時代不同的職業觀﹐即跳出工業社會那種單一﹑穩定和保守不變的工作框架﹐在更多的崗位和空間中開闢新的職業選擇﹐是社會寬容度的提昇﹐也是個體活力的激活。

        但真正要成為受到社會認可的“斜杠青年”﹐卻不是那麼容易的。多元職業身份的背後還有許多需要審慎考慮的問題。不同角色的共存和轉換﹐勢必需要每個個體投入更多的時間﹑精力。“斜杠青年”選擇了主副並存的職業路徑﹐就暗含了要在角色叢林中擁有更強的駕馭力與生存力﹐否則就會被淘汰。

        著有《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現》這一經典著作的社會學家戈夫曼認為﹐角色管理的基礎是個體對前臺與後臺的區分。在前臺中﹐我們要努力按社會角色的腳本完成既定表演﹐而後臺恰恰可以成為自我休憩﹑調適﹑緩沖的區域。“斜杠青年”的前臺充滿了多元才華的外溢和彰顯﹐後臺卻有著看不見的艱辛和奔忙。“斜杠”下的生存模式﹐某種程度上正是通過犧牲後臺的時間﹑空間和資本﹐來擴展前臺疆域的。這有點像能量守恆﹐一個人但凡多一個前臺的舞臺﹐就需要多一份表演的掛慮﹐也就會失掉一份後臺的輕鬆。因此﹐在自我協調能力尚不足以支撐“斜杠”的光環時﹐還是先不要輕易地為自己貼上“斜杠青年”的標籤。

        成為“斜杠青年”﹐有一系列條件的限制。有學者提出用“多向分化潛能者”這一更學術的概念來指代“斜杠青年”的生存方式。“多向分化潛能者”通常具備三大能力﹐跨界整合能力﹑快速學習能力與較強的適應能力﹐他們能夠在交叉的興趣地帶捕捉和創造新的靈感﹐同時對新技術的學習和上手速度也極快﹐加上對周遭場景的變化適應力強﹐因此能夠在不同的角色中自然切換。個體的能力和特質差異﹐決定了“斜杠青年”的有限性和難模仿性。

        而當下“斜杠青年”話語的興盛﹐更多來自社會和媒體的標籤式建構。“斜杠青年”﹐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美好。我們看到﹐諸多“斜杠青年”選擇多元職業﹐其實並非祗有興趣﹐經濟利益的驅動和抵禦風險﹐同樣是“斜杠”的目的所在。

        “斜杠青年”的產生﹐一定程度上就是流動的“液態社會”的註腳﹐選擇在方案A之外準備方案B﹐昭示了一種求全心態。特別是在疫情防控常態化的今日﹐很多的青年都在試圖擁抱“斜杠”人生﹐其中既有對流行的嚐新﹐也有“液態社會”下流動的追趕。

        不得不說﹐不同動機雜糅之下﹐“斜杠青年”要完成自我身份的整合和超越﹐還有較長的路要走。社會能做的﹐祗有理性引導與克制宣傳﹐切勿把“斜杠”的生存方式神話化﹔青年人能做的﹐恐怕是要重新思考“認識自己”“我要到何方去”這樣的元問題﹐以審慎和獨立的姿態完成自己的職業規劃。唯有此﹐當代青年才會活出真我的精彩﹐達到自我認同的圓滿﹐“斜杠”還是“橫杠”﹐將不再重要。

        (作者﹕毛湛文)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