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English
  • 時政
  • 國際
  • 時評
  • 理論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經濟
  • 生活
  • 法治
  • 軍事
  • 衛生
  • 養生
  • 女人
  • 文娛
  • 電視
  • 圖片
  • 遊戲
  • 光明報系
  • 更多>>
  • 報 紙
    雜 志
    光明日報 2020年06月29日 星期一

    殘疾兒童少年隨班就讀出新規﹐普通學校將承擔起主要責任──

    融合教育對殘疾兒童全覆蓋

    作者﹕本報記者 姚曉丹 《光明日報》( 2020年06月29日 08版)

        3歲的北京男孩東東有“語言發育遲緩”的問題﹐醫生告訴東東的父母﹐這是“自閉症”的一種﹐他會忽然背出一首詩﹐唱出一首英文歌﹐卻無法和人們用語言交流。

        到了上學的年齡﹐醫生建議東東多和健全的孩子交流﹐模仿有利於他語言的恢復。可是他能上普通學校嗎﹖他能跟得上課程進度嗎﹖他會不會在課堂上做出不聽指令不守紀律的行為﹖這些都令他的父母深深擔憂。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就近進入“普通學校”是大部分殘疾兒童少年家長的希望﹐因為融合﹐才能共同成長﹑共同進步。

        6月28日﹐殘疾兒童家長的難題有了更好的解決方案。教育部剛剛出臺的《關於加強殘疾兒童少年義務教育階段隨班就讀工作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不但給了殘疾兒童家長進入普通學校的信心﹐更提出細化方案﹐將通過融合教育專家委員會的方式﹐實現對殘疾兒童零拒絕﹑全覆蓋。

    從“特殊學校為主”到“普通學校為主”﹐是觀念的轉變

        【案例】5歲的北京男孩壯壯在海澱區一家幼兒園上學。他會數數﹐會拼音﹐會背古詩﹐在知識的學習上沒有什麼困難。但是他會在上課的時候忽然站起來走掉﹔會在表演節目的時候在隊伍中走來走去﹔會忽然大聲罵人。經過醫生診治﹐他患有“妥瑞症”﹐會不受控制地多動。壯壯的媽媽總被老師叫到幼兒園向別的小朋友道歉。“他在功課的接受程度上沒問題﹐上特殊學校會不會不適合﹖但是就近進入普通學校﹐我擔心他能否堅持下來。”壯壯媽媽說。

        殘疾兒童究竟該去哪裡接受義務教育﹖統計顯示﹐2013年﹐隨班就讀的殘疾兒童少年達到總數的51.86%﹐2019年﹐這個數字是49.63%。6年來基本穩定在50%上下。北京師範大學教授﹑教育部特殊教育教師教學指導委員會主任顧定倩認為﹐“這說明普通學校已經成為接收殘疾兒童少年就近入學的主要力量”。

        顧定倩分析﹐2017年1月﹐《殘疾人教育條例》出臺﹐提出“普校優先”的政策﹐此後無論是《政府工作報告》還是地方法規都依照這個重要方針的表述﹐《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提出“辦好特殊教育﹐推進適齡殘疾兒童少年教育全覆蓋﹐全面推進融合教育”。“這給全社會一個信號﹐就是普通學校要承擔起主要責任。”顧定倩說。

        顧定倩認為﹐這次《意見》的出臺﹐進一步細化了“隨班就讀”“普校優先”的政策﹐提出“一人一案”“一地一案”﹐強調了地方的“實施力”。

        江蘇省特殊教育研究會理事長丁勇認為﹐《意見》的出臺﹐將進一步圓殘疾兒童少年隨班就讀的“入學夢”。“從‘特殊學校為主’到‘普通學校為主’﹐這是觀念的轉變﹐同在藍天下﹐共同成長進步﹐既是對殘疾兒童的幫助﹐也是對普通兒童的教育。全面推行融合教育﹐這是一種必然趨勢。”丁勇說。

        同時﹐“《意見》還規定﹐對於一些殘疾兒童﹐是否適合在普通學校就讀﹑如何鑒別﹐將通過多部門組成的專家委員會給出判斷。”顧定倩說。

    入學後讀得好不好﹐關鍵在教師

        【案例】19歲廣東男孩顧林已經從普通學校畢業了﹐他的母親表示﹐自己特別幸運﹐過程也特別艱辛。從顧林小學三年級開始﹐顧媽媽和學校商量聘請了專業的特殊教育老師“陪讀”﹐她本人則配合指導﹐就這樣順利讀完了9年級﹐進入職業高中。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顧林的案例儘管理想﹐但是家長需要付出的精力和時間成本不小﹐對一些“雙職工”的殘疾兒童家長來說﹐能否可行﹖而且師資的缺乏也實實在在困擾著學校和家長。目前我國的師範院校中﹐能開設特教教育課程的祗有80多所﹐特教專業畢業生更少。

        《意見》的出臺﹐顧定倩注意到了一個難題﹕殘疾兒童少年入學將使普通學校的管理﹑課程資源匹配等方面迎來新的挑戰。“相當一部分殘疾兒童少年可以入學﹐但能堅持多久﹐讀得好不好﹐關鍵在教師﹐對於教師的培訓和支持是此次《意見》的亮點。”顧定倩說。

        這得到了丁勇的佐證。“強調融合教育質量的提昇是此次《意見》出臺的亮點。不僅要讓殘疾兒童少年隨班就讀﹐還要聽得懂﹑學得會﹑跟得上﹐在課程教學方面﹐在專業支持方面﹐在家校合作方面﹐《意見》都有新規定。《意見》重視隊伍建設﹐重視教師培養﹐形成激勵機制。”丁勇說。

    教材融合﹑課程調整﹑認識改善﹐未來還需努力

        《意見》的出臺將為持續推進相關法律法規的落實落細發揮重要作用。近年來﹐各地對於“融合教育”的推進出臺了地方性的政策文件。據悉﹐北京市將推動建立“融合教育推行委員會制度﹐由市區政府﹑教委分管領導和各校校長擔任負責人”。南京市組織編寫了《隨班就讀小學生學科學習評估手冊(試行)》﹐並不定期召開隨班就讀工作例會。四川成都雙流區則為義務教育階段隨班就讀的殘疾兒童建檔﹐並出臺特殊教育聯席會議制度﹐組建區域融合教育集團。

        專家表示﹐對於殘疾少年兒童就近隨班就讀﹐平等接受義務教育來說﹐《意見》無疑邁出了關鍵性的一步。那麼﹐未來還有多遠的路要走﹖

        丁勇認為﹐此次《意見》明確提出了建立政府主導的聯席會議制度﹐但是如何進一步發揮作用還需要細化的制度建設。丁勇還談到了專業化的教師隊伍﹐專業化的課程體系﹐特殊教育專業課程在普通高校師範專業開足開齊等問題﹐“這些都是未來的努力方向”。

        顧定倩認為﹐在“認識層面的改善”也需要進一步努力﹐“包括普通學校教師和家長對殘疾兒童隨班就讀的觀念轉變。當前這樣的情況屢有發生﹕殘疾兒童入學﹐普通家長擔心自己孩子得不到應有的注意﹐或者殘疾兒童和普通兒童發生衝突之後﹐家長難以用平常心看待衝突。這需要全社會的努力﹐值得高興的是﹐這最關鍵的一步我們已經邁出去了。”

        (本報記者 姚曉丹)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