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English
  • 時政
  • 國際
  • 時評
  • 理論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經濟
  • 生活
  • 法治
  • 軍事
  • 衛生
  • 養生
  • 女人
  • 娛樂
  • 電視
  • 圖片
  • 棋牌
  • 光明報系
  • 更多>>
  • 報 紙
    雜 志
    中華讀書報 2013年12月04日 星期三

    《兒童文學》永遠年輕

    李學謙 《 中華讀書報 》( 2013年12月04日   20 版)

        《兒童文學》創刊已經50周年了。50年是一段不算短的時光﹐當年的小讀者﹐現在大多已成花甲老人﹔當年散發油墨清香的創刊號﹐現在紙頁已經發黃﹔當年參與創刊的葉聖陶﹑冰心﹑嚴文井﹑張天翼﹑金近等前輩作家已駕鶴西去﹐留下了他們不朽的名字和作品陪伴我們。回首《兒童文學》50年的歷史﹐有說不盡的故事﹐道不盡的懷念。

        半個世紀的歲月可以使兒童成為老者﹐可以使一本新刊墨香散盡﹐但《兒童文學》經歷了半個世紀的時光雕刻之後﹐卻變得更加容光煥發﹐更加年輕時尚﹐更加生機勃勃了。

        《兒童文學》在創刊後的前幾年中﹐是不定期出版的叢刊﹐從1963年10月創刊到1966上半年因“文化大革命”爆發而被迫停刊﹐兩年半的時間裡﹐只出版了10期。而現在﹐《兒童文學》已經成為名副其實的中國原創兒童文學作品生產基地。當年不定期出版的叢刊﹐已經成為定期出版的旬刊﹐每月發行量超過100萬冊﹔當年的雜誌編輯部﹐已經升格為中少總社兒童文學中心﹐不僅出版雜誌﹐而且出版圖書。2012年兒童文學中心出版新書66種﹐再版圖書88種﹐新書再版率100%。若按品種計算﹐兒童文學中心圖書單品種平均銷量超過5萬冊。時下圖書出版參與過度﹐選題過剩﹐單品種銷量下降﹐兒童文學中心原創圖書的強勢崛起﹐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

        2012年3月﹐《中國卡通》雜誌併入兒童文學中心﹐同年10月全新改版﹐成為《兒童文學》雜誌的漫畫版。此舉表明﹐中少總社將依托兒童文學原創圖書﹐以豐厚的內容資源為基礎﹐打造原創動漫產業鏈。目前﹐改版後的《中國卡通》月發行量已由原來的10多萬冊躍升至40余萬冊﹔根據幻想小說《蘿玲的魔力》創編的同名漫畫書一個月內加印到6萬冊。我們完全可以期待﹐兒童文學中心豐厚的內容資源﹐將衍生成更多的文化產品﹐《兒童文學》將完成產品生產向產業經營的華麗轉身。

        50年過去﹐《兒童文學》從一本雜誌發展成為兒童文學原創作品生產基地﹐一棵樹苗衍生成了一片森林﹐期間有許多經驗值得總結。我從出版人的角度看﹐有這樣幾點彌足珍貴。

        一是始終高舉純文學的旗幟。到底什麼是純正的兒童文學﹐我不敢妄下判斷。不過﹐有一點我敢肯定﹕關於兒童文學本質和功能的認識﹐恐怕要回到兒童文學起源和發展的中去。無論是在外國還是在中國﹐兒童文學作為文學的一個獨立分支出現﹐都是與啟蒙運動和社會變革聯繫在一起的。離開了對兒童作為獨立群體而不是成人附庸的發現﹐離開了現代兒童觀的建立﹐離開了一個國家和民族對自己未來的美好期盼﹐就不會有兒童文學的出現和發展。在19世紀末中國兒童文學剛剛萌芽的時候﹐我們就聽到了梁啟超的呼籲﹕“欲新一國之民﹐必新一國之小說”﹔在葉聖陶開中國童話創作之先河的《稻草人》中﹐我們也不難看到上世紀20年代﹐兒童在黑暗現實中深感自身弱小的無助與無奈。兒童文學出現與發展的歷史表明﹐真正意義上的兒童文學﹐總是要對兒童成長和社會進步有些擔當的﹐總是要為兒童精神世界的發育提供一些認識和審美上的幫助的。

        《兒童文學》的發展﹐在於她堅守了這份擔當。上世紀90年代初﹐純文學面臨商業化的嚴峻挑戰﹐《兒童文學》月發行量也從57萬份銳減到6萬份。以徐德霞為主編的《兒童文學》編輯部﹐在這個艱難時刻選擇了堅守。關於讀者定位﹐他們堅信﹐《兒童文學》是辦給愛讀書的孩子看的。靠什麼吸引讀者﹖他們堅信﹐《兒童文學》的最大優勢就是純文學﹑純藝術﹐要堅持高品位﹑高格調﹑高質量。在喧囂的商業化浪潮面前﹐徐德霞和她的團隊保持了清醒和自信。因為有了這份堅守﹐《兒童文學》一路走來凱歌高奏﹐從月刊變為旬刊﹐從雜誌擴展為兒童文學原創作品生產基地。

        二是在開放中創新發展。文學來源於生活﹐沒有一成不變的生活﹐也不會有一成不變的純文學。改革開放30多年來﹐我國社會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我看來﹐有這樣幾點變化對兒童文學的發展十分重要。首先是兒童群體自身的變化。市場經濟是對人的解放。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對人的束縛不斷被打破﹐人的自立性和自主意識不斷增強。與此相適應﹐兒童的權利和尊嚴受到進一步的尊重﹐童年的獨立價值被進一步認可﹐現代兒童觀得以進一步確立﹔兒童的獨立性和自主性進一步增強﹐兒童對社會生活的參與度進一步提高。在這種背景下﹐“兒童本位”已經成為兒童文學的主流價值觀。其實是信息社會的到來。信息技術的廣泛運用和信息產業的不斷發展﹐使信息社會已經成為我國不可逆轉的發展進程。在這一進程中﹐除非受到成人管束﹐兒童分享信息的社會﹐與成人是平等的。事實上﹐對於初中以上的少年﹐成人對他們在接觸信息方面的管束﹐往往是徒勞的。成人由於信息佔有優勢而擁有的話語權受到極大的挑戰﹐平等對話成為兒童對作家和作品的內在要求。其三﹐隨著對外開放的不斷擴大﹐國外優秀兒童文學作品被大量引進﹐不僅在創作理念﹑創作題材﹑創作手法和文本樣式等方面對作家創作產生了重大影響﹐而且對兒童的閱讀品位﹑閱讀興趣和欣賞水平產生了重大影響。其四﹐數字出版的出現﹐使兒童的閱讀方式和閱讀習慣發生了變化﹐以碎片化﹑娛樂性為主要特點的“輕閱讀”在兒童中佔有很大市場。

        《兒童文學》在高舉純文學旗幟的同時﹐以開放的胸襟應對變化﹐堅守而不僵化﹐與時俱進而不故步自封﹐遵循文學和出版產業的發展規律﹐拓展了出版範圍。在《兒童文學》大家族中﹐既有《兒童文學》雜誌的“經典”版﹐也有“選萃”和“時尚”版﹔既有以成熟作家為主﹐凸顯純文學風格的“金牌作家書系”﹐也有以青年作家為主﹐適合兒童“輕閱讀”需求的“淘‧樂‧酷書系”﹐還有為少年作者量身打造的“陽光書吧”﹔既有現實主義題材的作品﹐也有幻想題材的作品﹔既有適合經典閱讀的文學書﹐也有適合“讀圖時代”的漫畫書。在一次又一次的創新中﹐《兒童文學》不斷地發展著自己﹐始終引領著兒童文學的潮流。

        三是在與作者﹑讀者的交流互動中保持活力。一本好的刊物﹐不會是編輯部關門辦刊的產物﹐必定是各種出版資源優化配置的結果。其中﹐作者和讀者是最重要的資源﹐經營好作者﹑讀者兩種資源﹐比在辦公室裡做好案頭編輯工作更為重要。作者是原創兒童文學的播種者﹐讀者是原創兒童文學生長的土壤﹐祗有悉心耕耘﹐才能培育出欣欣向榮的原創兒童文學之林。

        在作者隊伍建設上﹐《兒童文學》是不遺餘力的。《兒童文學》堅持在稿件面前人人平等。對於來稿﹐無論作者是已經成名的大作家﹐還是初出茅廬的業餘作者﹐一律以稿件的內容和藝術品質作為取捨標準。《兒童文學》十分注意發現文學新人。對於有潛質的新人新作﹐編輯指導作者反復打磨修改﹐力求精益求精。《蘿玲的魔力》是編輯在大量的投稿中發現的﹐作者陳柳環在此之前從未發表過任何作品。經過多次修改﹐《蘿玲的魔力》一炮打響﹐到2013年3月﹐同名系列圖書銷量已超過200萬冊。《兒童文學》先後舉辦了3期青年作家講習班﹐兩期短訓班﹐還定期組織評選“十大青年金作家”。《兒童文學》還十分注重培養小作家﹐在中國少年兒童報刊工作者協會中建立了小作家分會﹐組織他們開展活動﹐在刊物上開設欄目為他們發表作品。幾十年如一日﹐《兒童文學》團結和打造了一個多達500餘人﹑“老中青少”四代同堂的作家作者集群。

        在讀者群的維護上﹐《兒童文學》匠心獨運﹐除了在刊物上開設與讀者互動的“讀編往來”﹑“三地書”﹑“你來我往”等欄目外﹐還在百度網上組建了“兒童文學網吧”。在這個虛擬世界裡﹐《兒童文學》的讀者交流讀書體會﹐互相推薦圖書﹐對《兒童文學》欣賞品評﹐也不時“拍磚”。截至2013年3月中旬﹐“兒童文學吧”發帖數已超過65萬篇。所有編輯都會羨慕這樣一種與讀者交流互動的機制﹐有了這種機制﹐刊物人氣想不旺盛都難。

        《兒童文學》創刊已經50周年了﹐幾代編輯和出版人堅守純文學理念﹐在開放中創新發展﹐使《兒童文學》從一本雜誌發展成為原創兒童文學作品生產基地。但《兒童文學》的發展成果並不僅僅屬於編輯和出版人﹐沒有幾代作家和讀者的傾力扶持﹐無從成就《兒童文學》今天的輝煌。從這個意義上說﹐《兒童文學》屬於所有為她寫作的作家﹐屬於一代又一代精心呵護她的讀者﹐屬於養育她的文學沃土。所以在《兒童文學》創刊50周年之際﹐我們編輯出版了《〈兒童文學〉頭條》這套叢書﹐將50年來每本刊物的頭篇之作﹐也是一本刊物中最精華部分結集出版﹐以饗讀者。

        深深根植于祖國文學沃土的《兒童文學》﹐將永遠枝繁葉茂﹐生機勃勃。

        《〈兒童文學〉頭條‧創刊50年最精粹之作》﹐李學謙策劃﹐徐德霞主編﹐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2013年7月﹐379.00元(全17冊)﹐每冊單獨定價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