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舒聖祥

馬家軍﹕舉國體制下的政績工具

  提到中國田徑體育﹐馬俊仁和他所帶領的馬家軍是不能不提的名字。作家趙瑜曾經推出過一部名為《馬家軍調查》的報告文學﹐其中的第14章名叫《藥魔重創馬家軍》。17年間﹐這本書的發行版本始終沒有該章節﹐但是現在﹐這一章節的內容得以曝光﹐多位運動員和隊醫爆料﹐稱馬俊仁強迫選手們服用興奮劑﹐並親自上陣為運動員打針。(2月3日新華網)

  馬家軍曾經是中國田徑的神話。1993年8月﹐德國斯圖加特田徑世錦賽﹐馬俊仁所帶領的馬家軍獲得了10000米和1500米金牌﹐3000米金﹑銀﹑銅牌﹐國家體委﹑遼寧省委頻頻發出向馬家軍學習的號召。那一年在體壇﹐他們“刷爆”66次紀錄﹐馬家軍的輝煌震動世界。東方神鹿王軍霞﹐就是馬家軍最有名的弟子。

  上帝很公平﹐神話的另一面﹐往往是笑話。當年﹐馬俊仁被捧成了神﹐報紙讚揚的詞都用盡了﹔現在回頭看﹐那種瘋狂地打針吃藥﹐簡直就是中國體育的恥辱。在那樣一個氣功熱和特異功能熱的年代﹐馬家軍的神話﹐在公眾的理解裡其實也是一種特異功能。正如一切反科學的特異功能都是“大師”騙人的把戲﹐馬家軍的底牌是“藥家軍”﹐其實用腳後跟都能想到。

  只不過﹐迷戀金牌的我們﹐之前並不願意這樣去質疑﹐哪怕鐵證在手﹐馬家軍服用興奮劑的章節也不得不刪除。靠興奮劑拿成績﹐不僅毫無誠信精神﹐也不只違反體育道德﹔對別的運動員是極大的不公﹐對馬家軍的隊員則是反人性的摧殘。

  馬家軍的神話裡﹐那些全部生活內容從小就是跑跑跑的隊員﹐無疑是最大的受害者。他們被迫打針吃藥﹐沒有任何選擇的權利和反抗的機會﹐就像馬戲團裡被野蠻訓練的小動物。跑出成績來了﹐一身的病痛與藥物的傷害﹐也許還能有所回報﹔沒跑出成績來﹐那真的就是一輩子都廢了﹐傲人的體育天賦讓他們失去了正常長大的機會﹐並終於淪為一枚棄子﹐身無長技地開始社會生活。

  是的﹐馬家軍的那些隊員﹐本質上就是馬俊仁和層層體育官員們﹐獲取政績的一枚棋子﹐一個工具。他們已經被高度物化了﹐就像是私人財產﹐沒人真正為他們的利益考慮﹐打針吃藥都可以是強制性的任務。不擇手段地拿到成績﹐似乎是舉國體制下搞競技體育的全部目的。當然﹐拿到政績的官員也會賞賜給取得成績的隊員一些金錢﹐就像獲取門票收入的馴獸員會給動作出色的表演動物扔去幾片肉。

  競技體育從來就是殘酷的﹐勝者為王敗者寇。但是﹐舉國體制放大了其中的險惡﹐將隊員物化成了馬戲團裡的動物。在馬家軍裡﹐馬俊仁可不祗是什麼教練﹐他是這個小王國的絕對暴君﹐非人的魔鬼訓練加上非人的打針吃藥﹐亮麗的金牌一直在前方引誘﹐王軍霞們卻從來不是真正在為自己奔跑。

  馬家軍雖然早就是陳年往事﹐但是競技體育的舉國體制依然盛行。運動員們獲得金牌之後﹐首先被祝賀的依然是他的教練﹑他所在省的體育官員以及相關運動中心的體育官員。而沒能拿到金牌的大多數﹐唯一收穫的大概就是脫離正常生活養成的畸形人格。那些擁有體育天賦的少男少女﹐他們是怎樣長大的﹐他們是怎樣訓練的﹐他們退役後的生活又如何﹖馬家軍的神話或者笑話﹐從來就不是現實中的個案﹐也遠遠沒有成為過去式。(舒聖祥)

[責任編輯:劉冰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