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舒聖祥

違章以讓行救護車交警不提倡﹖

  向來以“堵”著稱的寧波中山路上﹐晚高峰堵成一鍋粥動彈不得﹐此時有三四輛私家車集體闖紅燈﹐還被網友齊聲大叫“好樣的”﹐因為他們集體闖紅燈﹐是在給救護車讓道。對此﹐寧波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會根據客觀情況處理此事﹐但不提倡闖紅燈﹐還是想提醒司機們﹐讓行首先要確保安全﹐萬一在讓行期間發生了交通事故﹐那就好心做壞事了。(2月4日《現代金報》)

  好好的一個正能量事件﹐給這位交警同志一回復﹐感覺立馬像是吃了蒼蠅。看來﹐這事兒要不是鬧到了社交平臺上﹐成了社會熱門新聞﹐交警部門還真有可能照罰不誤﹐至少也要當事司機事後想辦法自證清白﹐主動去交警部門申訴。如今﹐這些舉證手續當然都會免了﹐可是﹐給救護車讓行哪有可能次次上新聞呢﹖這次沒罰到的款﹐下回呢﹖

  常有人將國人不給救護車讓行﹐歸因于司機素質低下﹔如果素質指的就是具體的行動﹐不讓行現象大量存在﹐大抵可以作此解釋。問題是﹐所謂素質﹐從來就不是天性如此或者人性如此﹐它一定是制度規範與文化約束長期養成的產物。給救護車讓行﹐之所以遲遲沒有成為司機的條件反射﹐更重要的原因顯然是在司機個人素養之外。

  根據相關道路法規﹐給救護車讓行是司機的基本義務﹐不讓行是要挨罰的﹐為讓行而違章則是免罰的。所以﹐這件事兒在法律上既無空白﹐更無障礙。問題肯定是出在執行上。“不提倡闖紅燈”的交警答復﹐貌似善意貌似中庸﹐實則鼓勵大家基於私利去自由考量﹐可以讓也可以不讓──結果當然是不讓。一件必須做的事情﹐一個必須履行的義務﹐一旦容許自由選擇﹐怎麼可能有執行力﹖

  給救護車讓行﹐應該是無條件的。確保自身安全之類﹐其實祗是無用的廢話﹐誰也不會為讓行開到河溝裡去﹔放眼現實﹐主要矛盾不是大家都瘋狂地不計自身安全地讓行﹐而是能讓都不讓﹐生怕闖個紅燈壓下黃線之類會給自身帶來麻煩。所以﹐交警部門所要做的﹐不是“不提倡闖紅燈”讓行﹐相反﹐應該鼓勵車主闖紅燈以讓行﹐並且主動為車主消除後顧之憂。

  事實上﹐所謂“無憂避讓系統”早就有了﹐無非是給救護車裝個專用電子眼﹐並將現場攝錄內容實時傳入交警監控中心。社會車輛因讓行救護車產生的違法信息經過甄別後會自動消除﹐不被記錄。與此同時﹐應當讓行卻拒不讓行的違法行為則會被自動攝錄﹐作為查處依據。在這樣的制度安排下﹐車主讓行救護車的“素質”怎會不高呢﹖

  為救護車讓行不惜違章﹐這應該是基本的共識和社會的常態﹐成為“新聞”已經很悲哀﹐被交警“不提倡”就更悲哀了。當然﹐讓行救護車確實有些“技巧”﹐比如﹐車輛各自向兩邊靠﹐讓出中間位置給救護車﹔或者﹐當車輛的確沒有空間避讓時﹐最兩側的車輛應該爬上馬路沿﹐給急救車騰出通行空間﹔還可以﹐與前車保持一段較長的距離﹐留出空間來供救護車穿行至車少的車道。

  對交警部門而言﹐普及這些知識或許是必要的﹐但以“不提倡闖紅燈”之名強化車主自利﹐不僅非常多餘﹐而且大大有害。(舒聖祥)

[責任編輯:劉冰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