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劉雪松

請感謝那些“不放開那個上海女孩”的人們

  終於有滬媒為“上海女孩”發聲了。在這個群體優越感很強﹑卻往往以個體的形式來呈現的城市﹐非常難得。可惜﹐滬媒這篇“放開那個上海女孩”﹐希望以道德的棍棒回擊道德的棍棒﹐結果將這個好不容易開始嚴肅起來的主題﹐打回了最初的low態。

  已經沒多少人在意這上海女孩與江西鳳凰男的身份真偽了﹐這是這場從春節開始討論到今天﹐最有格調的一種境界。新聞評論需要事件的真實性為依據﹐但唯有這一次﹐主角身份的真實性﹐已經被城鄉二元結構所呈現的普遍真實性所模糊了﹐“上海女孩”已經祗是一個符號﹐它代表的不祗是上海﹑而是城市﹐不祗是愛情﹑而是生活的態度。但滬媒這次很人模人樣地站出來說話﹐譏損之中﹐再次將這座城市的優越感﹐樹在了輿論的對立面﹐也樹在了鄉下的對立面。

  輿論沒“放開那女孩”﹐在雄文的作者眼裡﹐是因為引力波比那女孩的愛情價值觀更具研究與關注的逼格。是因為鄉下新農村的人們即便富裕了﹐也會因為生活習慣的粗陋而不配得到藍孔雀的愛情。可是先生﹐你以為這次的討論還在講愛情麼﹖你以為研究引力波﹐對於數以千萬甚至數以億計的落後鄉村的人們來說﹐一定比解決他們奔全面小康時的生存窘境更了不起麼﹖你以為這場討論中的人們﹐對於城鄉二元結構呈現的巨大差異所表現出的驚愕﹑同情﹑焦慮﹐真就是你所說的屬於閑得慌麼﹖

  人家姑娘可能提前發現了差異﹐你呢﹖你發現了這場爭論中的人們與你不匹配的道德差異。因為你在講愛情自由﹐別人在講城鄉生活的距離在拉大。因為你在講城裡人與鄉下人擠牙膏的區別﹐別人在講貧窮的代際相傳。你自己充當著道德聖人﹐卻不讓別人對貧窮與落後施以同情。你自己在為一個“上海女孩”代言﹐別人卻在埋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福利陽光照不到寒門貧戶。這是你所說的“生活習慣的鴻溝”麼﹖分明是虛偽的道德與悲情的憫貧之間﹐人與人最大的道德鴻溝。你在上海的這頭﹐人們在貧困難堪的戶頭。你的鍵盤邊上放著是的咖啡﹐人們在鍵盤上敲打的是淚水。

  一個城裡來的小姑娘﹐大過年的決定與貧困鄉下的家庭告別﹐這確實是她的自由﹐是她的權利。但是﹐它太“干卿何事”了。人們不是決計要拉回這門親事﹐而是想拉近國強與民富之間的距離﹐是想讓億萬個這樣的家庭告別貧窮與落後﹐是想讓寒門的後代與他們的親人一起找回生活的尊嚴。

  請允許我套用你這篇雄文的最後一段結束語──生活﹐就是一部說明書。當你譏笑同情貧寒也是不道德的同時﹐就說明這個社會道德已經淪喪了﹔當農家一桌粗陋的飯菜呈現在世人面前還有這麼多人正襟危坐﹐就說明這個社會還有希望﹔當“上海女孩”這條新聞出現之後所有人都不說話﹐就說明回到從前了﹔當你看到這片網絡世界﹐面對貧富差距還有戾氣﹑還有人在指手畫腳﹐你應該感謝他們﹐因為﹐他們至少還有血﹐有肉。(劉雪松)

[責任編輯:劉冰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