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劉雪松

天價魚事件﹐還應責令調查機構“停業”

  天價鰉魚事件﹐不出預料地反轉著劇情﹐最終這家涉事飯店﹐被責令停業了。

  當地第一次調查報告出來的時候﹐有媒體向我約稿﹐讓我評評舉報的遊客不應該浪費行政資源的事。很抱歉﹐我拒絕了。理由不僅是這個缺失了舉報者重要角色的調查﹐從程序正義的標準上站不住腳﹐還包括這個漏洞百出的調查中﹐官方機構迫不急待地又一次露出了公信缺失的那個短來。

  很多人忽視了一個重要的細節──舉報人在網絡吐槽過程中表述的110民警在現場“叼著煙”。如今這個細節﹐已經被各種反轉的劇情﹐以及多路投訴這家黑店的線索所搶眼了。但在哈爾濱當地的第一次調查反饋中﹐這個細節是被否認過了的。調查稱﹐“沒有發現”。

  沒有發現﹐並不意味著沒有出現。這在常州遊客後來提供的清晰照片中﹐已經得到了證明。耳光打得啪啪響。

  當地調查機構發現了什麼﹖發現了遊客買單時付了7疊錢﹐可以證明“打了折”﹔發現了陳先生與店主分別時相互擁抱道別的視頻證據﹐可以證明雙方是相歡而散的﹔發現了遊客在現場的推推搡搡﹐可以證明是陳先生一方打了店家……

  但是﹐這麼個代表政府部門﹑代表執法機構的調查團隊﹐偏偏沒有發現這家店的營業執照已經過期﹐沒有發現這家店以出售“野生鰉魚”的名義賣高價﹐可能存在的多方面法律漏洞﹐又怎麼能夠發現110民警在現場處理時有沒有抽煙﹖

  這是一次有選擇的調查﹐有選擇的發現。權力機構﹑執法部門﹐在調查發佈的文本背後﹐掩蓋著地域保護的色彩。這不是哈爾濱這一地﹑這一次的現象。發生在國內的很多涉及外地人與本地人之間的摩擦事件﹐在調查處理的最初階段﹐權力機構和執法部門充滿感情色彩和關鍵細節漏洞的報告﹐比比皆是。

  青島天價蝦事件﹐遊客舉報之後﹐當地派出所稱“管不了”﹐物價局說“等明天處理”。但最後﹐在輿論的緊逼之下﹐該關的關了﹐該罰的罰了﹐該停職的停職了。事實證明﹐不是管不了﹐而是不想管。而哈爾濱天價鰉魚事件﹐人們覺得青島大蝦簡直就不是個事了﹐其中的原因不僅在於天價鰉魚起客來刀子更狠﹐更在於哈爾濱當地的執法部門﹑調查機構在處理糾紛時所表現出來的更牛。哈爾濱敢拿這麼漏洞百出的調查報告來糊弄消費者﹐既貶低了圍觀者的智商﹐更拉高了權力的傲慢。

  中國不缺法。但很多消費者被宰之後有法無門﹐正是因為法被一些人在手裡把玩著。哈爾濱天價鰉魚事件﹐調查機構第一次把劇情反轉過來﹐絕不是技術與能力出了問題﹐而是屁股出了問題。中國的執法機構﹐在處理本地與外地人的糾紛時﹐很多執法人員的屁股﹐從來就是習慣性地坐在“本地”的凳子上的。這個法治環境﹐有法跟沒法﹐對於類似糾紛的受害者來說﹐沒多大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看有沒有把事情鬧大﹐看輿論盯得緊不緊。

  哈爾濱在天價鰉魚事件上的調查機構﹐顯然是藐視了輿論越發表現出的韌勁與任性的。可以說﹐沒有執法部門任性地跟法過不去﹐跟圍觀者的智商過不去﹐天價鰉魚事件就不會鬧這麼大﹐就不會引發社會這麼大的情緒。輿論表面上是在看店家的刀子有多狠﹐其實是在看執法部門到底敢亂來到什麼程度。

  如今這家小事飯店被責令停業了。這個“責令”﹐因為是輿論的緊盯﹐等同于權力機構當眾扇給自己的一記響亮耳光。

  天價鰉魚事件﹐在對事件調查的同時﹐應該對調查組本身展開調查了。光責令這一個店家停業﹐對於法治的普遍意義來說﹐效果非常有限。祗有讓第一次炮製漏洞百出調查結論的相關權力機構﹑執法部門的當事人以及負責人“停業”﹐法治才有可能不會淪為一些人手中擁有的私產﹐才有可能讓消費者看到法治中國的希望。(劉雪松)

[責任編輯:劉冰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