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舒聖祥

壞事永是壞事﹐慘劇絕非良師

  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天津代表團全體會議上﹐全國人大代表﹐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表示﹐爆炸事故是很好的老師﹐會認真反思如何把壞事變成好事。目前﹐天津對危化企業進行了24小時實時聯網監控﹐並追加專家檢查制度。(3月9日《京華時報》)

  作為3月兩會的慣例﹐過去一年中的公共事件﹐總會在地方代表團的記者開放日上被“舊事重提”。應該如何回答這些必然涉及的所謂“尖銳”提問﹐相關官員肯定會提前做好準備﹐常見的標準答案是﹐先承認問題承認過失﹐然後表態反思強調反省。幾乎所有的熱門公共事件﹐都是以此劃上句號的。因為反思是個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記者既履行了提問的職責﹐公眾也得到了直接的回復﹐從此蓋棺論定無需再提。

  哈爾濱天價魚事件也好﹐銀川公交縱火案也罷﹐都是走的這個標準套路。相比之下﹐天津爆炸事故的官方回應﹐沿用的仍是同一套標準答案。只不過﹐媒體提取出了“爆炸事故是老師﹐反思把壞事變好事”的新聞標題﹐讓公眾在同一個“老師”教的如何回應敏感事件的規範套路之外﹐又多了一些對於官員表態反思的“反思”。

  在特定語境下﹐一句簡單的話可能被放大﹐也可能被過度闡釋﹐這一點毋庸置疑﹔此處“很好的老師”﹐也許祗是“深刻的反省”的同義詞﹐而“認真反思如何把壞事變成好事”也祗是常見的說法﹐“壞事”與“好事”其實說的不是同一件事。但不得不說的是﹐很多本來需要永遠銘記教訓的人造悲劇﹐常常是以“變成好事”的方式被淡化甚至被遺忘的。把悲劇看做“很好的老師”﹐學到的很可能祗是遺忘。

  165人遇難﹑8人失蹤﹑798人受傷﹐304幢建築物﹑12428輛商品汽車﹑7533個集裝箱受損﹐直接經濟損失68.66億元……如此面目猙獰的血淋淋的悲劇﹐哪裡是什麼“很好的老師”﹐那分明就是“很壞的惡魔”。而且﹐調查報告已經明確﹐“有關地方黨委﹑政府和部門存在有法不依﹑執法不嚴﹑監管不力﹑履職不到位等問題”。如果立項備案都走正規程序﹐瑞海公司絕對不會存在﹔如果日常監管正常﹐瑞海公司同樣不會變成失控炸藥包……

  正是所有的“壞事”合在一起﹐最後放出了爆炸事故這個“惡魔”。祗有消弭一件件的“壞事”﹐“惡魔”才不會再次被放出﹔而不是﹐向爆炸事故這個“很好的老師”學習一下﹐“壞事”就會自然變成“好事”。“壞事”既然已經造成﹐就只會永遠都是“壞事”﹔當務之急﹐是要從點滴“不做壞事”做起﹐指望一步到位直接從“壞事”變“好事”﹐未免有點好高騖遠不切實際。

  “蒼老師”已經有點把“老師”這個詞給玩壞了﹐血淋淋的“爆炸老師”實在是“老師”不堪承受之痛。有新聞說﹐爆炸事故中的受損車很多已經“洗白”流入市場﹐這是讓人擔憂的潛在“壞事”﹔至於爆炸慘劇本身﹐更要避免使用“很好的老師”﹑“壞事變好事”這樣的好詞﹐來淡化甚至“洗白”。(舒聖祥)

[責任編輯:陳城]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