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舒聖祥

“越有毒越是好藥”會“毒害”中藥

  【兩會特稿】

  說到現在中藥製劑審批程序繁冗﹐全國政協委員﹑北京順天德中醫醫院院長王承德說﹐一個新製劑要進入臨床應用﹐必須小白鼠點頭才能通過﹐而中醫藥專家的話都不算數。他建議將中藥製劑審批制度改為備案制﹐讓更多的中醫自製藥用於普通患者。“凡是藥都有毒性﹐越是有毒的藥越是好藥。”他舉了名醫張仲景用砒霜為患者治病的例子﹐認為現在各種管理限制越來越多﹐使得三分之一的中醫毒性藥沒有了。

  據說﹐信不信中醫已經被列為“人以群分”的一條重要標準﹔但是﹐祗要不是特別偏激﹐人們大多仍然承認中藥的巨大價值。換言之﹐相不相信中醫那一套至今無法實證的理論是一回事﹐認可經過臨床實證的中藥治療價值是另一回事。

  按照現行藥品管理法﹐無論是古老醫書中的傳統方劑﹐還是傳于民間的各種偏方﹐祗要想做成製劑出售﹐都必須和西藥一樣﹐做藥理﹑做臨床﹑做毒理﹑做藥效。王承德反對的正是這一點﹐因為他認為這些很多都是名方﹐要麼曾經被皇帝欽點﹐要麼應用過幾百幾千年﹐不應該比照西藥﹐對中藥製劑做同樣的臨床實驗要求。

  意思是﹐祗要著名古代醫書裡寫過﹐或者﹐祗要著名中醫藥專家認可﹐向監管部門備個案就應該可以了。聽起來﹐這和現代醫學講究嚴謹的態度好像是截然相反的﹐中藥製劑特別是醫院裡的中藥自製藥﹐難道就這麼等不起正規的審批程序嗎﹖至少﹐站在患者的視角﹐如果不是面臨馬上可能去見上帝的特殊情境﹐我們還是願意等待的。

  王承德委員真正反對的不是程序的繁冗﹐而是標準的嚴苛﹐以至於“使得三分之一的中醫毒性藥沒有了”。所以﹐他說“凡是藥都有毒性﹐越是有毒的藥越是好藥。”按照中醫的相生相剋﹑以毒攻毒理論﹐好像確實是這麼回事。問題是﹐這種理論並非所有人都相信﹐應該給患者不相信中醫理論卻相信中藥療效的選擇自由。如果不給患者這種選擇自由﹐而是祗要用中藥就必須信奉中醫理論﹐那麼﹐中藥產業就不可能真正做大。

  將中醫理論與中藥療效適度分開﹐讓頗為玄幻的理論仍舊保持玄幻﹐讓治病救人的中藥﹐經過現代臨床實證去給人看得見的療效﹐兩者並不矛盾。相反﹐中藥要想走向世界要想發揚光大﹐這幾乎是必由之路。如果中藥的療效完全由醫書或者專家等權威說了算﹐不用經過任何現代藥品臨床試驗過程就可以隨意推出﹐那麼對不起﹐很多人會寧願選擇不信。這對於整個中藥產業來說﹐不僅是抹黑﹐簡直是“毒害”。

  讓中藥和西藥使用同一套審批程序和標準﹐本身不會對中藥構成任何不利﹐除非我們認為中藥經不起臨床實證﹔相反﹐要求中藥製劑免去被指繁冗的審批程序﹐其實是在給中藥索要特權。這種特權貌似在為中藥撐腰﹐其實是在給中藥拆臺。說到底﹐患者的信任而非特權的照顧﹐才是中藥發展的根本。(舒聖祥)

[責任編輯:陳城]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