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詩歌的春天還有多遠﹖

2016-03-29 15:48:18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作者﹕責任編輯﹕王營

這個春天﹐詩意盎然。“微博續詩”“詩和遠方”“世界詩歌日”“詩人海子忌日”等一系列活動﹑作品﹑節日﹐將一個美好詞彙﹑一腔浪漫情懷﹑一種生活理想帶給了廣大網友。詩歌這門相對小眾的藝術﹐正在吸引更多人的關注﹑喜愛﹑支持和參與。天南海北﹐相聚聯詩﹐共話明天。於是有人感慨﹕詩歌未死﹐詩歌的春天又來了﹗但也有人認為﹐“續詩”不過是一次“大眾的狂歡”﹐稱不上嚴格意義上的詩歌創作。網絡在為詩歌復甦提供便利的同時﹐也讓詩歌生態變得心浮氣躁﹑泥沙俱下。“詩和遠方”對於大部分人來說﹐可能並非意味著歌詠人生的詩歌信仰﹐而更多的是一種避世情緒﹑心靈雞湯。至於一年一度的“世界詩歌日”“海子忌日”﹐紀念方式多則多矣﹐但不少祗是隨大流﹑湊熱鬧﹑走過場﹐遠未觸及真正的詩歌精神。喧囂過後﹐需要冷靜反思。詩歌的春天又來了嗎﹐詩歌的春天還有多遠﹖

  3月21日是“世界詩歌日”。不久前﹐知名作家杜子建在微博曬出“我有一壺酒﹐足以慰風塵”的詩句﹐請網友續寫﹐十多天內回復就超過3萬﹐續作中不乏“盡傾江海里﹐贈飲天下人”“卻見春枝裡﹐斜倚桃花君”等佳作﹐有人為此驚呼“國人詩興未死”。(3月23日《中國藝術報》)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的田野。”高曉松作詞作曲﹑許巍主唱的新單曲《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3月18日凌晨一經發布﹐立刻就火了。不少文藝青年在網絡上分享心情﹐表示聽到第一句歌詞就“淚流滿面”﹐是歌曲中所包含的“情懷”深深打動了他們。(3月22日 中國新聞網)

詩歌的春天還有多遠﹖

  何勇海﹕這場網絡寫作浪潮﹐讓我們感受到國學的群眾基礎廣泛而紮實。儘管一些作品在押韻﹑格律等方面存在問題﹐質量不算高﹐但它們卻是網友真心與激情的吶喊﹐寫出了屬於他們自己的內心激情和人生百味。微博續詩成熱潮﹐充分證明詩歌在我國並非“死”去﹐甚至從未走遠。在泛濫的泡沫文化衝擊下﹐詩歌的地位被排擠﹐有人因此認為“詩歌已死”。事實上﹐詩歌仍在我們身邊潛行與“虔行”。愛詩的靈魂﹐並沒有淹沒在五顏六色﹑喧囂紛擾的世俗聲浪之中﹐就看我們能不能有效激發了。

  徐晉如﹕此次詩歌接龍是一次“大眾的狂歡”﹐並非真正的詩歌創作活動。沒有對自己的嚴格要求﹐沒有使命感和神聖感﹐就不會有詩人﹐更不會有真正的詩作出現。在任何時代真正的詩人都是寂寞的﹐詩歌都祗是在小眾當中流傳。

  黃 帥﹕在海子離開27年後﹐中國社會面貌﹑文化生態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海子當年為之痴狂的詩歌﹐經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以降的商品經濟大潮衝擊﹐社會關注度也迅速下降﹐詩人早已不再是輿論追逐的明星。“詩人賣詩”“詩人乞討”等事件層出不窮﹐似乎“詩歌已死”如同“純文學已死”一樣﹐成了時代宿命。但是﹐與唱衰純文學的論調相反﹐現在依然有許多青年熱愛詩歌﹐依托于高校﹑媒體﹑出版機構的詩歌類活動依然有不少受眾。尤其在繁重的都市生活壓力面前﹐讀詩﹑寫詩似乎又成了一些人尋求心靈寧靜的途徑﹐海子的“詩歌門徒”始終存在。

  江 飛﹕這是一種樸素的生活意義上的民間懷念﹐儘管對海子的接受中存在著一些誤解和盲點﹐但我想也會一年一年地持續下去﹐因為每個人都充滿“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熱望﹐而海子正提供了一種虔誠而執著﹑熱烈而寧靜的精神指向﹐他所創造的詩意世界或許正是處於喧囂與焦慮中的現代人所嚮往的一種理想生活。我相信這種學術意義上的懷念也會持續下去﹐因為詩歌不會死去﹐詩性精神不會寂滅。

  舒 婷﹕詩歌沒死﹐也永遠不會死﹐應該說﹐詩歌更正常了。詩歌現在是愛寫詩的人的一種個人愛好﹐現在這個年代﹐不是能靠寫詩吃飯的年代。其實現在很多人的詩都寫得很好﹐水平超過了《致橡樹》﹐但現在這個時代﹐不可能像我成名的那個時代靠一首詩紅遍全國﹐詩歌早已不是號角。現在你們關心疫苗問題多過關心詩歌﹐這是應該的。詩和生活是兩碼事﹐要分開。但詩人的內心是一定會折射到生活中的﹐做詩人要真誠。

  付 勤﹕在日趨物質化的世界﹐在碎片化﹑快捷化閱讀盛行的當下﹐詩歌的聲音並沒有被邊緣化﹐反而漸漸又響亮了起來。在這個浪潮奔湧的大時代裡﹐古老的詩歌再度被賦予新的歷史使命﹐它能把傳統之美﹑文字之美﹑音韻之美與當代價值觀有機地融為一體﹐它能以思想的自由表達來見證我們每個人正在經歷的生活與這個時代﹐它能跨越時間﹑空間﹑地域﹑語言﹐讓更多的人看到﹐越來越多元化的世界裡﹐那些最質樸的﹑最真摯的情感訴求﹐從未有過改變。“詩歌昇華了我們共同的人性﹐使人類更加強大﹑團結﹐也更清晰地認識自己。”也許呼喚“詩歌的春天又來了”還為時尚早﹐但正如歌中唱的﹐“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的田野”。

詩歌的春天還有多遠﹖

  @李潛﹕真正的詩意不在遠方﹐而就在柴米油鹽裡﹐就在苟且的生活裡。把簡單的生活過出味來﹐才能稱得上詩意。把生活稱作苟且的人﹐遠方並不是你的良藥。

  @啊袁77924111﹕閱讀海子既幸福又感傷。海子﹐是我人生記憶中的一座豐碑。

  @李洪林﹕詩歌沒死﹐她曾經盛行﹐如今正在潛行。

  @阿京﹕在這個世界上﹐還是有許多熱愛詩歌的人﹐他們堅持著讀詩和寫詩。我平常讀詩﹐也寫詩。我寫的詩是我的珍寶﹐和照片一樣﹐和日記一樣﹐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紅五角行動馬文美﹕詩人是永久

  @桃花人面兩依舊﹕感覺現在“著名的詩人”多過唐朝﹐背一串頭銜﹐提幾籮歪詩。詩壇這種浮躁之風真令人擔憂﹗

  (光明網記者李姝昱整理)

[責任編輯:王營]

2016-3-29

473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