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新式的清明祭掃﹐是有悖傳統還是與時俱進﹖

2016-03-30 18:51:22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作者﹕責任編輯﹕陳城

清明節掃墓﹐是寄託對逝者的哀思﹐也是對生者的一次精神洗禮。在祭祀中凝聚親情﹑家風﹐收穫情感的慰藉﹐都是清明之于紀念者的意義。隨著社會流動的加劇﹐越來越多的人身處異鄉﹐假期短﹑路費貴﹑交通擁堵……讓清明返鄉掃墓成了一種尷尬的負擔。在市場化程度不斷深化的今天﹐當人們有“情感安慰”和“情感支持”的需要﹐就有商家提供對應的“情感消費品”──代客掃墓﹑網上祭祀等新事物已出現在人們的視野﹐成為部分人的選擇。有人將新式祭掃視為另類﹐是有悖于傳統的行徑﹔有人則主張以生態和發展的眼光來看待問題﹐讓傳統融入時代。無論如何﹐應在保障人們精神獲得感的前提下﹐人性化地推進傳統殯葬業的發展﹐讓清明習俗更深入人心﹐更富活力。

  3月27日﹐記者在淘寶上搜索“代客掃墓”﹐一共出現了40家店舖。搜索結果顯示﹐銷量最好的是一家上海的店舖。記者在趕集網也搜到一則廈門的代客掃墓服務﹐套餐費為500元﹐包含基本清掃墓區及祭掃﹐也有提供一些特殊服務﹐如單人跪下磕頭﹑敬酒﹑痛哭等﹐費用為50元─300元。(3月28日《海西晨報》)

新式的清明祭掃﹐是有悖傳統還是與時俱進﹖

  

  楊朝清﹕在物質生活漸次豐盈的當下﹐對情感厚度和精神家園的追尋渴望﹐往往會藉著春節﹑清明節這樣的節日重新于歸。對於那些“有心無力”的人們來說﹐除了“代客掃墓”以外﹐還可以藉助“網上祭掃”平臺來寄託哀思﹑表達情感。這樣的“雖不能至﹐心嚮往之”﹐未嘗不能起到精神洗禮的作用。“網上祭掃”的興起﹐在本質上是公眾對當下經濟﹑文化和社會變遷的一種回應與策略。

  司馬童﹕一直以來的生態殯葬遲緩﹐才使得新式祭掃總被看作格格不入的另類﹐或成為“不懂傳統”的揶揄對象。而眼光放長一點﹐倘若改變習以為常的傳統殯葬方式﹐逐漸以樹葬﹑塔葬﹑海葬﹑花壇葬等佔地更少的生態形式﹐取代了陵園中的一座座墓穴﹑一塊塊墓碑﹐試問網上祭掃乃至結合前者的“代客掃墓”等新式網上祭掃﹐又有什麼理由不能越來越成為“主流”選擇呢﹖

  殷建光﹕任何一種習俗的形成都有特定的歷史人文環境﹐但是﹐經過若干年後﹐當這種特定的歷史人文環境發生變化的時候﹐這個習俗就必然要發生變化﹐因為他已經成為歷史文明進步的絆腳石﹐不發生變化就有可能走入泥淖﹐最終導致精神獲得感的消失。清明習俗應該與時俱進了﹐這是為了傳承清明文化精神﹐這是為了讓清明習俗更加富有生機活力﹐這是為了清明打造現代精神獲得感更豐富更溫馨。

  陳科峰﹕試想﹐倘若人情真的淡薄如紙﹐每逢清明﹐多數人只為貪圖一時方便﹐極其敷衍地將掃墓事宜委託交由服務商打包代辦﹐縱然在市場競爭之下﹐磕頭﹑敬酒﹑痛哭等樣樣都明碼標價﹐形成一種表面的“互利”格局﹐但一眼望去﹐每個墳頭前站立的全是與死者的生活並無關聯和交集的陌生人﹐脫離了必要文化內涵的祭掃徹底淪為一種空洞的形式﹐又何嘗不是一種悲哀。

  劉建國﹕孔子說過﹐“祭如在﹐祭神如神在”。那麼﹐清明節掃墓祗是一種外在形式﹐通過外在的形式表達﹐傳遞“祭如在”的內心情感。即便有些人出於不同的原因﹐無法回老家掃墓﹐祗要在內心表達對逝去親人的哀思﹐就已經足矣。在社會不斷發展的當下﹐人們可以有更多的途徑來寄託哀思﹐不必再拘泥于掃墓。比如﹐建立紀念網頁﹐開展生態祭掃等等﹐都是值得推廣和借鑒的方式。

  郭元鵬﹕清明節的法定假期是一天﹐即使能夠和雙休日連在一起﹐也祗能是“身在不太遠”地方人們能夠利用的。而那些距離家鄉太遠的人是很難在短短時間內回家的。這種情況下﹐其實我們該反思的是清明休假的制度﹖我們能不能讓清明節成為一場思念之旅﹖這需要合理安排清明節假期﹐能夠增加固然好﹐如果不能增加也應該允許用調休的形式﹐滿足那些“遠在異鄉為異客”者的祭奠訴求。

新式的清明祭掃﹐是有悖傳統還是與時俱進﹖

  

  @將來是法官﹕自己沒辦法回家﹐也找不到親朋代勞的情況下﹐花錢請人打理一下親人墳頭的雜草﹐也無可厚非﹗

  @因果輪回矛盾螺旋﹕太多人喜歡把習俗文化和生活習慣劃等號了。

  @賀勝慶: 老人在世的時候對他們好點﹐現在何必搞這種虛的﹖

  @清風de一瞬間﹕我感覺不是任何服務都可以用錢來買的。掃墓事關親人和情感﹐不是錢可以替代的。

  @等待戈多: 這也可以﹐實在回不去的可以請人代辦﹐總比沒人去照顧強。祗是心要誠。

  @隨風而去: 天堂有沒有網絡。

  (光明網記者胡曉鈺整理)

[責任編輯:陳城]

2016-3-30

475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