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電視問政”究竟該不該提倡﹖

2016-03-31 18:11:06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作者﹕責任編輯﹕王營

日前﹐南寧幾位縣委書記在節目中獲贈“蒼蠅拍”的場景﹐再次引發了公眾對於“電視問政”的關注和熱議。作為一種直面問題的政務處理方式﹐電視問政在我國已有十多年歷史﹐出發點雖然很好﹐但收效並不理想﹐輿論對其褒貶不一。支持者認為﹐電視問政是擴大公眾參與的有益探索﹐保證了公民對政府事務的知情權﹑建議權和監督權﹐同時也是直擊熱點﹑揭露問題﹑監督政績﹑考核幹部﹑聯繫群眾的有效途徑﹐可謂政府的一種積極作為﹑工作創新﹐旨在解決民生難題﹐踐行執政為民﹐值得鼓勵﹑提倡和完善。質疑者則認為﹐電視問政節目內外普遍存在作秀﹑形式主義﹑懶政怠政等不良現象﹕或追求行為藝術﹑眼球效應﹐以“火藥味兒”吸引觀眾捧場和參與﹐或事先設計好“臺詞”與衝突﹐不少官員侃侃而談﹑義正詞嚴卻不走心﹐事後“言不信﹐行不果”﹐讓百姓越“問”越生氣﹐越“問”越失望。電視問政要想真正發揮實效﹐花拳繡腿不是辦法﹐求真務實才是根本。

  3月27日晚﹐廣西南寧市《向人民承諾──電視問政》直播現場﹐面對曝光的公務員上班炒股斗地主﹑有車一族入住廉租房﹑蓋一次公章“收費”2000元等問題﹐多名市民嘉賓當場激動抨擊指責﹐其中一名市民還給到場的縣委書記們送上“蒼蠅拍”﹐期盼這些官員能嚴懲腐敗以正風紀。 (3月28日 中國新聞網)

“電視問政”究竟該不該提倡﹖

  鄧海建﹕這些年﹐電視問政確實“挺過癮”﹕各級一把手直面問題﹐“臉紅”與“冒汗”成了常態﹐民眾也能伸冤訴苦﹐不少拖延已久的頑疾﹐基本都能在問政現場拍板解決。這非官德素養之功﹐而是上下監督之力使然。電視問政作為輿論監督的方式之一﹐有其短平快的好處﹐但短板也是昭然若揭。至於電視問政裡的“火藥味”﹐恐怕更不能當做指數標杆來熱炒。讓官員有說話的“機會”﹐讓市民有問政的“能力”﹐構建更為常態而正常的問政機制﹐也許比一檔看點誘人的電視問政節目更有意義。

  喬杉﹕一段時間以來﹐電視問政頻頻出現在公眾面前。相對於過去﹐現在的很多電視問政﹐既有分量又有質量﹐參與的人越來越有廣泛性﹐一些電視問政以其直擊問題﹑不留情面﹐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拿廣西南寧的這次電視問政來說﹐現場竟然有市民送上“蒼蠅拍”﹐其火藥味可見一斑。誠然﹐電視問政不能代替常態性的工作﹐不能把電視問政等同于日常問政﹐但就現階段而言﹐這依然是擴大公眾參與的一個有效探索。在現實語境下﹐電視問政的確“有比沒有強”﹐不能因為沒有“一步到羅馬”﹐而否定其積極意義。但對於公權來說﹐也不能滿足“有比沒有強”。如果說一開始電視問政的出現﹐還能給人帶來新鮮感﹐那麼發展到現在﹐特別是作風建設的背景下﹐還祗是滿足於一檔節目的火爆﹐也就太讓人失望了。

  劉雪松﹕儘管有網友擔心這是不是在作秀﹐但我認為﹐能把“糗事”秀到這樣的公開監督場面﹐也算勇氣大於“秀”氣。沒有這樣的現場秀﹐至少領導幹部的臉不會這麼紅﹐也不會有如坐針氈的脊梁骨寒氣。這對官員的作風轉變﹐無疑有積極意義。面對問題﹐不臉紅不行﹐但光臉紅﹑光慚愧也不行。“八項規定”出臺這麼久﹐諸如公務員上班炒股斗地主之類的問題依然存在﹐表明一些地方一些部門的“蒼蠅拍”還祗是在高高舉起﹐並沒有重重落下。因此﹐市民將“蒼蠅拍”送給縣委書記們﹐既是鞭策﹐也是鼓勵。電視問政現場的大小事﹐與百姓切身利益相關﹐與黨和政府的形象攸關。祗有件件有回音﹐事事有交待﹔既辦曝光了的事﹐又主動辦沒被曝光的事﹐才能經得起民眾的拷問和民意的檢驗。

  薛家明﹕電視問政“創意不斷”的根源是問題依舊---行為藝術雖是新的﹐但反應出問題卻是舊的。假若群眾拿不出送“蒼蠅拍”這樣的新行為藝術﹐那麼這些舊問題﹐就可能不被關注﹐不能倒逼政府整改。但問題是﹐不斷用新的行為藝術﹐去挑戰舊的問題﹐祗能令問政難度逐漸增大。試想﹐同樣是污染的問題﹐第一次只需“紅紅臉”﹐就能治癒。第二次則要拿出污染水﹐才能讓公眾有感。而第三次必須要讓官員嚐一嚐﹐才會引發關注。以此類推﹐後開展電視問政的地區﹐祗能研發新的行為藝術﹐才能引發關注。如此惡性循環﹐老問題的整改﹐會越來越難。電視問政﹐不能總是翻新行為藝術來追打老“蚊子”。要改變這種窘狀﹐政府部門一是要主動而為﹐將平時的功夫做好﹐真正地為民服務﹐二要建立聯動的整改機制﹐把好舉措讓各地共享。

  何勇﹕從問政本質和開辦“電視問政”節目的初衷來講﹐“電視問政”節目的成功與否﹐關鍵標準不是“火藥味”夠不夠濃﹐而在於有沒有起到療效﹐有沒有達到規範權力運行的目的。從近年來各地“電視問政”節目來看﹐始終存在一個問題﹐就是“電視問政”節目中曝光的問題﹐雖然基本上很快得到了整改﹐相關責任人也被追責﹐但解決的祗是個案﹐相同﹑相似的事情和問題並未從根本上杜絕﹐沒過多久又在另一個地方或部門發生和出現。在“電視問政”之外﹐權力的公開運行其實有很多更便捷的問政平臺和渠道﹐不應過度依賴電視。畢竟“電視問政”節目的製作周期長﹐製作成本高。與其依賴“電視問政”﹐不如通過制度建設﹐倒逼現有的問政平臺最大化地發揮療效﹐更廣泛地監督權力。

  鄭寧﹕通過電視問政﹐再啟動一定的問責程序﹐對官員來說﹐也是一種有效的監督。輿論監督是應該的﹐而且應該把輿論監督的工夫下在平時﹐而不僅僅是通過一個電視節目進行監督。電視問政可以存在﹐但肯定祗是公眾問政的一個組成部分﹐而且祗能是日常問政的一個有益補充。沒有必要也不太可能推廣﹐比如說經常搞電視問政﹐怎麼會有時間處理真正需要處理的問題﹖電視問政要不要制度化﹑要不要由地方出臺相關規定成為常規性做法﹐有待討論。畢竟電視問政是定期舉辦﹐對於公眾參與和監督政府的需要仍有一定距離。在電視問政的同時﹐加強平時依法行政﹑建設法治政府的水平也很重要。

  “電視問政”究竟該不該提倡﹖

  @手機用戶 3502092605﹕直問父母官。

  @楓雨山林﹕電視問政﹐服務人民。

  @四九三十六﹕電視問政好新鮮。

  @努力奔跑的猴子君﹕這種市民問政問責應該向全國推廣﹐市民敢講真話﹐領導不迴避問題才能從根本上解決社會矛盾。

  @無聊1234567890 ﹕電視問政就是場秀而已。

  @羅蘭二月天﹕希望這樣的問政不要演變成形式和作秀﹐要做實事。

  (光明網記者李姝昱整理)

[責任編輯:王營]

2016-3-31

477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