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劉雪松

迪士尼與萬達原本就不是對手關係

  誰都沒有沖著萬達而來﹐但萬達是把迪士尼在上海的落地﹐當作是來跟它別苗頭的。這一點﹐很典型地體現了中國企業的一些掌門﹐在競爭態勢下的自信心與警惕心。

  不論是按國際影響力﹐還是按中國人對於遊樂園的地位排名﹐“萬達城”幾乎什麼都不是。但王健林說﹐“迪士尼一直把萬達視為強勁的對手”。這個“一直”﹐不知道是不是追溯到了1955年﹐資格最老的加州洛杉磯迪士尼樂園建成的時候。那時候王健林大概一周歲光景。而全球首個“萬達主題樂園”開業﹐是在2016年5月28日。

  萬達以前都叫萬達城的﹐南昌這個﹐很“湊巧”地出現了“萬達主題公園”的叫法。萬達開園之前﹐王健林在央視財經《對話》節目中曾公開叫板迪士尼﹐稱“要讓迪士尼中國的這一塊財務10年到20年之內盈不了利”。王健林說﹐中國有萬達﹐迪士尼實在不該來中國。

  很多中國人最愛聽的就是這種“長志氣”的話。迪士尼門票這麼貴﹐正氣不打一處來﹐中國如果能夠拿得出比迪士尼更牛掰的主題樂園﹐何必把錢燒給他們﹖

  但南昌萬達的表現並不是太爭氣﹐竟然很“湊巧”地出現了迪士尼卡通形象。迪士尼表示﹐將針對這一知識產權侵權行為採取行動。而萬達方面的回應則氣壯山河──“萬達茂”裡面出現的部分非萬達卡通形象﹐是“茂”裡部分商家的個別舉動﹐不代表萬達。從這句話裡﹐迪士尼應該吃到了“中國有萬達﹐迪士尼實在不該來中國”的分量。

  好的都是萬達的﹐萬達裡侵犯知識產權之類的﹐則是不代表萬達的。從這個理論中﹐我們能夠體味萬達放棄西班牙大廈門改建項目過程中﹐那種中國式思維難以與法律思維並線的雞同鴨講尷尬。不玩了﹐有錢也不玩了。不玩你西班牙就虧大了。於是萬達像英雄一樣歸來﹐還理直氣壯。

  “要讓迪士尼中國的這一塊財務10年到20年之內盈不了利”﹐也是理直氣壯的。但這話﹐從法律的嚴格規範來說﹐它是不合法的。因為它不僅涉及到的是競爭﹐還包括競爭的手段與目的。當然在手段的不確定之前﹐考慮到民族企業之于國內消費者的特定關係﹐法律可以選取包容的態度。但把這話一味地讀出感情﹑讀出所謂的愛國情懷﹐卻容易讓人感到有“精神勝利法”的心理作祟之嫌。

  以娛樂文化營銷的主題樂園方式﹐萬達不是世界上的首例﹐也不是強項。迪士尼在中國的營銷賬本是虧是盈﹐目前還不能定論。一方面需要靠迪士尼的努力﹐另一方面還要看它的娛樂文化魅力能否有可持續性。萬達想在主題樂園的形式上分一杯羹﹐中國乃至世界﹐都願意樂觀其成。但是﹐萬達主題樂園的新增長點﹑亮點﹐目前同樣也有待觀察﹑有待萬達的主觀努力。

  萬達可以做好自己﹐可以把迪士尼當成競爭對手﹐但不要把迪士尼當成宿敵。作為娛樂文化的主題樂園﹐本質上並不存在零和遊戲的競爭﹐關鍵看差異化﹑看理念﹑看文化魅力﹐而不是看露天範圍的大小﹑天氣條件的冷暖。我相對來說比較接受王健林對於迪士尼前景的這番分析﹐他說﹐“現在也已經不是看唐老鴨﹑米老鼠﹐並且為之瘋狂﹑盲目追隨的那些年代了﹐完全克隆以前的IP形象和產品﹐沒有更多的創新”。

  很好﹐知己知彼﹐方能取長補短。那麼﹐接下來應該看萬達的創新魅力了。這個創新﹐不是圈一塊地﹑蓋一群房﹑招一批商﹑比誰砸錢更壕﹐而是靠整合出來的文化有多少價值﹐看文化娛樂的形態有沒有中國魅力和國際魅力。

  萬達做好自己就行了。迪士尼在中國的地盤上能活多久﹐跟萬達有一定的關係﹐但不是必然的關係。人貴有自知之明。迪士尼與萬達﹐原本就不是對手關係。(劉雪松)

[責任編輯:胡曉鈺]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