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舒聖祥

長沙非法強拆祗是“責任事故”嗎﹖

  長沙市7月12日晚通報﹐對岳麓區茶子山村強拆致死案做了調查報告及進展處理﹐連同區委書記﹑區長在內的27名幹部和強拆人員被追責或立案偵查。同時認定﹐本次強拆是非法行為﹐強拆造成村民龔雪輝被廢墟壓死﹑屍體遭到破壞是“責任事故”。(7月13日《法制晚報》)

  因為12萬元差價沒談攏﹐拆遷辦凌晨1點丟下一句話“如果今天不簽字﹐明天就把你們家強拆了。”果然﹐短短幾個小時之後﹐公民合法的房屋已成一片廢墟。這樣的“說到做到”﹐讓人感覺更像是黑社會的做派。四中全會全面推進依法治國以來﹐長沙這起非法強拆致死案﹐是最惡劣的案例之一。它不僅將公民合法財產直接摧毀﹐更將女業主活埋于自己的房屋中。

  更可怕的是﹐女業主在被強拆後“失蹤”了21天﹐家屬都發了尋人啟事﹐但是強拆者始終無所作為﹐甚至“禁止本地鏟車參與發掘找人”。如果不是家屬自己找來挖掘機翻找廢墟﹐60歲的女業主不知道還要“失蹤”多久。女業主“失蹤”那麼久﹐強拆者無動于衷﹔家屬發現了屍體﹐強拆者倒是反應迅速﹐搶尸的隊伍規模遠超當初強拆之時。

  “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自己的房子﹐就是每個公民自己的“王國”。但是﹐女業主就被活埋在自己的“王國”裡﹐就在清晨的睡夢中。活著的時候﹐沒人想到要尊重生命﹔死了之後﹐也沒人想到要尊重逝者──此次非法暴力強拆﹐根本不是基於合法行政的“責任事故”﹐而是基於違法暴力的“故意殺人”。

  一個詭異的現實是﹐城管執法都要配備執法記錄儀﹐強拆卻很少聽說要“證據保全”。不過﹐通報中強調﹐拆遷隊“將被拆房屋中的財物搬至項目指揮部﹐並進行財產清點和全程攝像”﹐並且﹐“待房屋物品清點完畢”後還進行了清查。全過程“規範”之至﹐簡直讓人看不下去了。可問題是﹐如果強拆真的像“幫忙搬家”﹐怎麼可能一個大活人還在房子裡都發現不了﹖

  既然這次強拆有“全程攝像”﹐就請一刀不剪地公開原始視頻﹐全國人民都想看看﹐拆遷隊到底是如何“清點財產”的﹐東西是往外“丟”呢﹐還是“搬”﹖人是往外“勸離”呢﹐還是往外“綁架”﹖從進入房子到實施強拆﹐到底是像通報說的那樣間隔了半個小時﹐還是像家屬說的那樣不過幾分鐘﹖如果真有半個小時﹐龔雪輝怎麼可能在睡房裡被活埋﹖

  連事件細節都玩“文字遊戲”﹐也就不難理解為何事故追責時﹐僅僅4名現場工作人員涉嫌過失致人死亡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其他發號施令者全部祗是“罰酒三杯”。性質如此惡劣的犯罪行為﹐責任事故可以定性乎﹖玩忽職守可以問責乎﹖難道這幫人﹐真有無視國家法律﹑無視私人財產﹑無視他人生命的“特權”﹐可以針對平民實施暴恐行為﹖

  “既不能尋求警方保護財產權利﹐也不能尋求法院叫停強拆行為”﹐面對地方政府非法的強拆決定﹐公民幾乎沒有尋求合法救助的途徑﹐權利就寫在紙上﹐但是看得見摸不著。法治如果管不了非法強拆﹐那麼﹐公民的法治信仰又要到何處追尋﹖(舒聖祥)

[責任編輯:劉冰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