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劉雪松

誰為強拆後的劉亞樓故居重建買單﹖

  包括劉亞樓故居在內的7處不可移動文物﹐在哈爾濱雙城區被強拆。附近居民如此描述﹕這片房屋“上了機械﹐拆的很快﹐一會就推平了”。

  在憤怒的譴責聲中﹐當地在短短幾天時間裡﹐忽然似乎做出了一連串的“漂亮”動作。先是以刑事案件立案﹐將“涉事者”抓捕歸案。接著是宣佈重建。再接著是“一案雙查”﹐問責了11名官員。然而這組貌似漂亮的組合拳﹐既不能讓這片廢墟重回文物原貌﹐也無法撐起政府部門的顏面。甚至於﹐也無法通過這起案例﹐真正喚起整個權力體系對於革命歷史文物的內心敬畏。原因就是﹐為之真正需要付出的決策代價﹑權力代價﹐成本太低﹐低得可憐。

  11名被問責的幹部﹐最高級別的是雙城區區長毛臣﹐副區長高麗馨﹑劉志成。他們受到的處理﹐分別是責令公開道歉﹑責令作出書面檢查﹑通報批評。最“嚴厲”的處理﹐則是雙城區徵收辦公室主任陳子彪﹐撤職處分。其他7名幹部﹐均為記過或警告處分。如果也這算代價的話﹐那麼﹐“一會就被推平”的東北民主聯軍前線指揮部警務連舊址﹑劉亞樓舊居﹑衛生所舊址﹑獨立團團部舊址﹑炊事班﹑警衛連舊址和陳家銀鋪﹐也不太值錢了。

  不錯﹐或許當地﹐就是把這些見證中華民族獨立與解放鬥爭的舊址﹐當成土地開發的價值來衡量的。在這樣的經濟賬上﹐情感﹑懷念﹑見證﹑英雄﹑愛國……等等這些無價的財富﹐已經分文不值。如果劉亞樓還在﹐這位一生戰功卓著﹑被毛澤東讚為“將才難得”的空軍司令﹐或許不會為自己的故居被強拆而拍案﹐但是﹐他一定為東北民主聯軍前線指揮部的這些舊址被毀而咆哮。

  當年的空軍指戰員中﹐曾經流行過一個口頭禪──苦不怕﹐死不怕﹐就怕劉司令來訓話。這句話﹐不祗是對權力的敬畏﹐而是空軍指戰員們對於自身在執行軍紀方面時﹐覺得任何一點瑕疵都不可能逃得過劉司令的眼光。但是在哈爾濱雙城區﹐我們通過這些文物的一夜被毀﹐還能看到權力﹑職能機構﹐對於法治的敬畏嗎﹖還能看到對於革命先輩的敬重嗎﹖還能看到對於法治的鐵面監管與責任嗎﹖

  被刑事立案抓捕的“當事人”表示﹐這次強拆﹐是“受人指使”。這是這個案件的背後﹐稍微對權力生態有點瞭解的人們﹐都心知肚明的常識。一個拆遷公司的負責人﹐他就是吃了豹子膽﹐也不敢拆這片房。這是棚改項目﹐是當地文廣局向規劃部門﹑城建部門發過文﹐講明了這是“不可移動文物”的情況下﹐出現的一場摧枯拉朽般的強拆。“豹子膽”背後裹挾的﹐擺明了就是“獅子口”的權力野蠻。擔刑責的﹐是負責具體拆遷的人。誰拍的板﹐誰點的頭﹐既沒在這個通報中梳理乾淨﹐也沒身處刑事案件範圍。所以我們看到的﹐不是真正法治的鞭子落下來﹐而是安撫輿情的一套花拳繡腿。

  這些再也無法真正復原的革命歷史舊址﹐是11名幹部加起來的所有職務﹐都抵不過的情感價值。即便把他們全撤了﹐也是最小的代價﹐也不能撫平這些行將消逝的情感記憶。哪怕這些被強拆的舊址﹐得以重建。但重建又怎樣﹖舊址上那些先輩們留下的手印﹑腳印﹐那種呼吸的氣息﹐還能再回來嗎﹖這種權力人為給社會製造的傷痕﹐還能徹底撫平嗎﹖

  一句重建﹐何等輕飄。誰來買單﹖是具體拆遷的公司嗎﹖這些被問責的官員﹐他們個人攤多少﹖這些賬目﹐當地應該攤開來說說清楚。當地迫切需要重建的﹐是真正到位的法治秩序﹐是權力從野蠻中進入制度籠子的秩序。(劉雪松)

[責任編輯:陳城]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