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劉巽達

有的電影﹐最好一個人獨自看

  有一個電影投資人去影院看《血戰鋼鋸嶺》﹐差不多就要被影片弄得熱淚盈眶了﹐可是四周的觀影者讓他不斷分神﹐幾乎奪眶而出的眼淚一次次被憋回去──也不是被憋回去啦﹐而是催發力不夠﹐幾次都在關鍵時刻戛然而止﹐弄得他好生心煩。

有的電影﹐最好一個人獨自看

  看完電影﹐他忍不住發了一條微博﹐起了一個題目叫做“中國的觀眾﹐你讓製作者怎麼辦﹖﹗”

  他描述道﹕在嘈雜聲中看完了《鋼鋸嶺》﹐不時有“現場聲音彈幕”──

  男主表白時﹐有人說﹕“怎麼是愛情片﹐不說是戰爭片嗎﹖”

  男主吻女主時﹐有人說﹕“好老套喲﹐就搞定了……”

  當男主老爸拿到將軍的信時﹐有人說﹕“在哪都是要關係的嘛﹗”

  當男主一遍一遍自言自語“再救一個吧……”竟然傳來幾聲竊笑。

  當說到有個“神經病”救下很多人﹐包括幾個日本人時﹐傳來一陣嬉笑。

  當日本人切腹時﹐有人說“該死”……

  從電影院出來﹐我真的不想投資拍電影了……

  這樣的場景﹐鄙人也是經常遇見的。

  有時會轉過頭去﹐惡狠狠地瞪一眼﹐讓ta住嘴。

  有時忍不住﹐就對ta發出噓聲﹐制止其出聲。

  有時甚至直接疾言厲色﹐命令其get out ﹗

  可是﹐真是管不勝管啊。尤其是一些碎嘴婆﹐根本停不下來。

  我知道﹐他們早已習慣……

  但是我相信﹐假如ta獨自一人來觀影﹐情形就會很大不同。

  因為沒了“交流對象”﹐容易使其沉浸于電影營造的氛圍之中。

  因為可以充分投入﹐也就可以放肆地淚流滿面。

  用不一樣的心情和姿態來觀影﹐效果是很不一樣的。

  有的時候﹐某些人的“庸俗評點”﹐與其說是ta的觀點﹐不如說是迎合他人的“可能觀點”。

  庸俗是可以互相影響的﹐當共同觀影的伴侶用庸俗的姿態評點時﹐如果給予應和﹐等於給予鼓勵﹐於是就會激發對方“越發來勁”。

  當“評點”的列車朝著某個不堪的方向開去時﹐如不及時阻止﹐這節列車就會沿著既定的思維方向﹐開得很遠。有時﹐同伴會被一起帶走。

  一個“熱鬧的身軀”和一個“慎獨的靈魂”面對好電影時﹐肯定會讀出不一樣的感受。

  有些人從來不知“慎獨”﹐也從來不享受“孤獨”﹐對於無藥可救者﹐咱們也不必多費口舌。

  但是絕大多數人﹐在擁有“熱鬧的身軀”的同時﹐也同時擁有“慎獨的靈魂”﹐要緊的是得給予ta合宜的氛圍﹐在合宜的氛圍下﹐ta是會被塑造的。

  什麼是“合宜的氛圍”呢﹖最起碼﹐得是“一個人的觀影”。

  像《血戰鋼鋸嶺》這樣的好電影﹐關乎信仰和靈魂﹐雖然多有激戰的場面﹐但內核是寧靜的。

  主人公那張天真無邪的臉上﹐洋溢著的﹐是信仰賦予他的光澤。

  面對這樣執著的信仰者﹐面對超乎人力的“神的表現”﹐你不動容﹐是不大可能的。

  尤其是﹐他不是虛構的形象﹐而是真實的人物。

  當你沉醉於人物和情節中時﹐就不會遊離出來﹐動不動發出幾聲猥瑣的竊笑﹐或者庸常的評點。

  你會自慚形穢﹐你會覺得自己很low。

  有的電影﹐最好一個人獨自看。

  就像一本好書﹐你得獨自閱讀﹐然後叩響自己的靈魂。

  有的旅途﹐也最好是“一個人的旅途”﹐當你的靈魂需要自我拯救時﹐別人的存在祗是一種妨礙。

  即便是在如膠似漆的婚姻中﹐也要允許一方偶爾進入ta自己的“洞穴”﹐神游于自己的世界裡。

  習慣于“集體意志”的族群﹐尤其需要喚醒潛藏深處的“個人意志”。

  每個人﹐總是一個人赤條條的來﹔最後也是一個人赤條條的走……

  無論愛情和親情如何濃烈﹐當你要撒手而去時﹐沒有人能夠拉住你﹐人的起始和歸宿總是“獨來獨往”的。

  一個懂得“享受孤獨”的族群﹐更接近上帝。

  一個善於“品嚐孤獨”的個體﹐更懂得生命的真諦。

  如果可能﹐請你經常獨自起身﹐獨自起舞﹐感受“一個人的人生”。

  就從“一個人獨自觀影”開始……(劉巽達)

[責任編輯:劉冰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