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劉巽達

阿拉用上海閑話評一評《羅曼蒂克消亡史》

  迪部電影讓我想到王家衛的《2046》和《花樣年華》﹐精緻的畫面和從容的節奏﹐跟“克勒上海”蠻協調的。影片充滿了“電影感”──跟現在交交關關導演瞎白相電影的態度相比﹐程耳導演是用敬畏的態度對待電影的﹐伊好像在用膠片拍電影﹐每一格儕勿浪費。

阿拉用上海閑話評一評《羅曼蒂克消亡史》

  《羅曼蒂克消亡史》講述了1937年大動蕩前夕﹐上海灘風雲顯赫的陸先生正面遭遇侵華日軍施壓﹐被捲入一場暗殺陰謀﹐當身邊朋友一一慘遭牽連時﹐亂世當前﹐大佬﹑小弟﹑弱女子等往昔人物走向了不同的命運。該片于2016年12月16日在中國內地上映。

  迪部電影拍得有腔調﹐收斂﹐克制﹐精准﹐上海味道老足額。伊拉的上海閑話帶點蘇白﹐蠻有時代感。看到陝西大妞閆妮奈上海閑話學得介好﹐講得有板有眼﹐我賊特嘻嘻笑了。可惜葛優搭仔章子怡不肯花功夫﹐難板夾幾句上海話﹐總歸有點不適宜。不過並勿影響觀影效果﹐頂多打塌一點折扣。

  看迪部電影﹐我好像又讀了一遍老爺叔金宇澄的《繁花》﹐所謂吳儂軟語﹐祗有用慢吞吞篤悠悠的方式講﹐才能感受“話裡有話”的豐富意蘊﹐節奏放慢﹐一字一句聽得煞辣清﹐突然領悟上海閑話有種骨子裡的細膩搭仔含蓄。即使是流氓切口或者小癟三的市井碎語﹐也別有一番味道。儂看看﹐迪額滿腦子荷爾蒙的幫派小阿弟﹐講起下作閑話來﹐幽默感十足﹐一點不齷齪。閆妮扮演的管家王媽﹐多少會軋苗頭看山水﹐閑話進進出出滴水不漏﹐溫婉當中有定力﹐分寸感十足。

  迪部電影讓我想到王家衛的《2046》和《花樣年華》﹐精緻的畫面和從容的節奏﹐跟“克勒上海”蠻協調的。影片充滿了“電影感”──跟現在交交關關導演瞎白相電影的態度相比﹐程耳導演是用敬畏的態度對待電影的﹐伊好像在用膠片拍電影﹐每一格儕勿浪費。看迪樣子的電影﹐儂好像重新尋回了對電影的崇敬。老實講﹐導演還是蠻老卵額。

  不過假使儂不是上海人﹐儂的評價就會跟我截然不同﹐可能儂嚼不出人物關係裡的奧妙﹐因為伊拉慢吞吞的上海閑話裡﹐囥勒裡廂的意思交交關﹐語言背景相同﹐才會曲盡其妙。觀影過程中﹐我就看到幾個外地觀眾終於熬不牢﹐看到一半就一道退場。我是真真為伊拉可惜﹐介好的電影不等看光再走﹐作孽﹗

  勒我眼睛裡﹐迪部電影可以載入當代電影史冊。一是因為整部片子儕講上海閑話﹐二是電影語言的運用上檔次﹐颯颯勃勃致敬了一趟真正的電影。至於有些影評人在網上吵相罵﹐一方認為演員的上海閑話不夠道地﹐另一方認為道勿道地搭電影的質量渾身不搭界。本來嘛說三道四老正常的﹐但是總歸有一些網友喜歡站隊搞極端﹐饞唾水亂噴﹐弄得正常的文藝批評像流氓鬥毆﹐擼袖子亮膀子﹐講來講去無非就是“儂不懂上海閑話﹐儂迪只巴子﹗”或者“上海人有啥了不起﹗”

  其實迪些勿是上海人的演員勉為其難講上海話﹐已經不容易了。特別是閆妮﹐能夠勒介短的辰光奈上海閑話講得嘀呱是圓﹐我真是牢牢服帖的。個別人或者個別閑話不夠標準﹐不必太計較的﹐總體來講﹐濃郁的舊上海味道是勿沒走樣的﹐交關讚﹐值得翹大拇指的。

  還有影片中的插曲﹑音樂﹐我儕老歡喜的﹐爵士味道﹐藍調味道﹐洋味道。導演老用心思的﹐一針一線密密縫﹐才縫出迪件手工製品。伊向電影致敬﹐阿拉向伊致敬﹗(劉巽達)

[責任編輯:劉冰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