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何時可見“見義勇為”的全國性規定

2016-12-20 18:35 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  我有話說
2016-12-20 18:35:50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作者﹕責任編輯﹕劉朝

  作者﹕晁水

  2016年6月10日﹐來自成都的張正祥﹑于強﹑肖軍﹑喻春祥等5個家庭共13人來到郫縣安德鎮出游。在漂流過程中﹐肖軍﹑喻春祥落水﹐張正祥和于強聞訊前去施救未果﹐四人中僅喻春祥一人生還。之後﹐張正祥及于強的妻子﹐為幫助丈夫申請認定“見義勇為”在市縣兩級主管部門間奔波﹐卻被告知﹐由於其所救為同行好友﹐屬於“履行特定義務”﹐因而無法認定。

何時可見“見義勇為”的全國性規定

  由於我國還沒有出臺“見義勇為”的全國性規定﹐地方有權自行認定﹐此事發生在成都﹐就要按四川省的相關規定來處理。《四川省保護和獎勵見義勇為條例》規定的見義勇為﹐是“公民在履行特定義務以外﹐為保護國家﹑集體利益或他人人身﹑財產安全﹐不顧個人安危﹐同各種違法犯罪作鬥爭或者搶險救災的行為。”這起事件是家庭集體出游﹐屬於邀約性質﹐因此張正祥和于強的救人行為不屬於見義勇為。

  暫且不談各地認定﹑補償“見義勇為”的法規差別對當事人來說是否公平﹐先來說說追認見義勇為一事的情理和法理。

  《正義論》裡說﹐正義是社會制度的首要價值。

  人大法學院教授楊立新認為“情理是大眾的普遍感情﹐法理是法學家理性思考的結晶。法理基於情理而產生﹐情理通過法理而昇華。”情理中﹐見義勇為不僅是一個稱號﹐它還是被大眾認可的一種社會品行。《論語‧為政》曰﹐見義不為﹐無勇也﹐“善良﹑勇敢﹑正義”﹐正是大多數人對見義勇為的評價。可見情理之中﹐見義勇為值得鼓勵和認可。

  把成都這起事件和曾位於輿論焦點的野生動物園虎口救女事件羅列來看﹐兩起事件中當事人均有表達逝者是見義勇為的言論﹐而不同的是﹐前者是既沒有血緣關係更沒有法定監護職責的救朋友行為﹐救人偏于道義﹔後者是救女心切的母親﹐救人偏于責任。雖然兩起事件中﹐當事人口中的見義勇為均未被認定﹐但責任﹑義務在無形中就有了比較。怎樣界定義務﹖如果救人是“履行特定義務”﹐那不向同伴施救呢﹖又會承擔什麼不履行自己“義務”的後果﹖究其法理﹐好像見義勇為一事並沒有通過合情的法理而昇華﹐反而溫度微涼。

  法律擊惡揚善﹐見義勇為在法理中如何界定﹐才能讓這個行為中的“善”被肯定﹑被褒揚﹐才能讓救人而死的逝者得到補償﹐這是該做的第一步。同時﹐從此衍生出來的是﹐通過讓“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社會人看到﹐法律對正當的行善行為﹐是有越來越多正向激勵的﹐才會動員更多人的積極性﹐社會也才會越來越暖。

  現在﹐各地針對“見義勇為”的法規各不相同﹐為避免見義勇為的“善”行陷入困擾﹐國家需出臺全國性的法律文件﹐對見義勇為的認定﹑補償﹑獎勵﹑保護統一規定。(晁水)

[責任編輯:劉朝]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