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規範義務鄉村電影放映不能漠視其精神價值

2017-01-09 18:53 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  我有話說
2017-01-09 18:53:17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作者﹕責任編輯﹕劉朝

  作者﹕劉朝

  據報道﹐10年間走村串巷﹐為村民們義務放映電影的廣西欽州市欽北區板城鎮農民羅衍宗﹐于2016年12月26日被當地文體局取消了放映資格。作為當地電影放映的主管部門﹐欽北區文體局放映站負責人的解釋是﹕公開放映電影﹐必須申請取得電影放映經營許可證﹐羅衍宗沒有證件﹐不合法合規。如果年後繼續放映﹐將會被查處。

  鄉村電影放映不僅僅是一項簡單的文娛活動﹐其帶來的還有人與人之間﹑人與地方之間的緊密相連。像全村聚會一樣的露天觀影場景中﹐蘊含著鄉村日常生活中淳樸的社群底色。試想﹕放映員下午帶著設備進村﹐孩子們蜂擁而來﹐或幫忙﹐或搗亂﹐鄉親們晚飯後呼朋喚友﹑扶老攜幼地出門﹐是一幅美好的鄉村生活圖景。多年來的堅守和支持﹐讓放映員和村民們彼此熟識﹑形成友誼﹐而觀影情景﹐也成為很多人的美好回憶。圍繞電影﹐鄉親們不僅多了一個有趣的談資﹐為單調重復的生活帶來活力﹐更重要的是﹐它是鄉村社群情感中的一個重要紐帶。

規範義務鄉村電影放映不能漠視其精神價值

一位鄉村電影放映員的工作照

  從新中國成立到80年代末的40多年裡﹐中國農村電影事業得到飛速發展。在《農村電影研究評述》中可以看到彼時繁榮﹕1978-1982年﹐農村放映單位激增了32000多個﹐放映場數達2400萬場﹐觀眾累計194億人次﹐平均每天有5000萬農民看電影。17年前﹐國家計委﹑廣播電影電視總局﹑文化部聯合發出《關於進一步實施農村電影“2131工程”的通知》﹐又形成了“在21世紀初﹐在廣大農村實現一村一月放映一場電影”的政策性扶持。

  然而﹐隨著我國農村勞動人口的不斷流失﹐農村觀影人數逐年減少﹐大多數為留守的老人和孩子。一些鄉鎮為減少額外負擔﹐砍掉了部分原有的農村電影放映隊。如此語境下﹐年近60歲的羅衍宗﹐10年間走村串巷義務放映1200多場電影﹐在為不少留守村民帶去輕鬆和歡樂的同時﹐也客觀填補了某些政府服務的缺失。

  取消羅衍宗的露天電影放映資格﹐欽北區文體廣電局于1月5日給出了叫停原因﹕“一是違反《電影管理條例》規定﹔二是其公開放映行為不在監管範疇﹐因羅某某不服從統一的放映管理﹐曾經與我們正規放映隊在同一村莊﹑同一時間播放電影﹐造成資源浪費﹔三是電影公開放映必須在廣電局和電影公司的許可及組織下進行﹐因為裡面涉及知識產權保護﹑涉黃涉暴涉政等播放安全問題的隱患﹐不能缺失監管。”

  上述理由的確合理﹐但如此板板正正地叫停﹐未免無情。像羅衍宗這樣十年如一日的義務鄉村電影放映員﹐為守住鄉村電影放映土地所付出的熱愛和熱血﹐是值得鼓勵和認可的。他放映10年電影的風雨和艱苦不能被漠視﹐而這些年通過放映電影系下的情感紐帶更不能被漠視。用“資源浪費”等字眼描述其奔走上百里的放映工作﹐撲滅的不僅僅是公眾的公益熱情。

  規範義務鄉村電影放映工作確有需要﹐但逐步規範的過程中﹐要能看到人情的暖意。2012年﹐廣電總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財政部聯合向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發出《關於妥善解決鄉鎮(公社)老放映員歷史遺留問題的指導意見》﹐指出“身體健康﹑未滿60周歲﹐尚有工作能力的鄉鎮(公社)老放映員﹐經培訓取得農村電影數字放映資格證後﹐應優先上崗。”綜合義務鄉村電影放映員年齡較大﹑經濟狀況較差的現實﹐建議實行標準適當放寬﹐如為其調高年齡限制﹑加大農村電影數字放映資格證考試的實操比例﹑減免部分手續費用﹑提供相關扶持補助資金等﹐讓這份通過電影熟悉的鄉情﹐維繫更久。

規範義務鄉村電影放映不能漠視其精神價值

被露天電影深深吸引著的觀影群眾

  輿論關注之下﹐欽北區文體廣電局局長表示﹐羅衍宗近期將到區文體廣電局和欽州第二電影公司辦理相關手續和接受業務培訓。義務放電影10年的羅衍宗﹐向放映正規化邁出了第一步。期望羅衍宗的鄉村電影放映之路走得順利﹐期望擁有搬小板凳圍觀露天電影記憶的人不會消失。(劉朝)

[責任編輯:劉朝]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