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劉巽達

“上海話電影”熬制“上海味道”

  日前﹐一部“上海話電影”引發熱議﹐讚者盛讚﹐貶者大貶﹐這就是《羅曼蒂克消亡史》。筆者曾用上海話對其寫了篇評論﹐受到好些朋友的歡迎。看來﹐上海題材﹐上海閑話﹐上海味道﹐這些具有鮮明地域特徵的話題﹐還是能夠激發觀眾﹑讀者的關注熱情。

“上海話電影”熬制“上海味道”

  《羅曼蒂克消亡史》雲集了章子怡﹑葛優﹑淺野忠信等一大批實力演員。導演用非線性敘事以及精緻的鏡頭﹐講述上海地頭蛇與日本人明爭暗斗的故事﹐同時帶出當時社會各個階層人士的眾生相。

  這邊廂﹐《羅曼蒂克消亡史》的熱議尚未消退﹐那邊廂﹐又一部“上海話電影”赫然登場﹐它就是胡雪樺導演拍攝的《上海王》。該電影也是充斥大量的上海方言。筆者有幸在公映前先睹為快﹐看著銀幕上由“上海閑話”熬制的“上海味道”﹐內心還是蠻喜悅的。

  有趣的是﹐這部《上海王》雖然尚未公映﹐但拿獎已經拿到手軟﹕在第12屆中美電影節上斬獲最佳影片﹑最佳年度導演﹑最佳男配角三項大獎﹐在第8屆澳門國際電影節上斬獲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音樂﹑最佳原創電影歌曲五項大獎﹐近日又入選第74屆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獎提名。看來“上海題材”的國際性是比較明顯的﹐拿上海說事﹐成為某種時髦。

  《羅曼蒂克消亡史》﹐是由“非上海籍青年導演”所調製﹔而《上海王》﹐是由喝了許多洋墨水的“上海籍中年導演”所烹制。兩位導演不約而同選擇上海話塑造人物﹐必有其深思熟慮的考量。雖然不能說﹐講不講上海話﹐跟影片的賣座和成功有必然的關係﹐但無論是作為賣點也好﹐作為最為貼切的手段也罷﹐上海話作為一個重要元素﹐確實頗為影片增色。

  當然﹐上海是全中國的上海﹐也是全世界的上海﹐誰都可以從自己理解的角度描寫和闡釋上海。不過從近幾十年的“上海題材”影片看﹐導演採取的多半是“外部視角”﹐比如像陳凱歌﹑張藝謀﹑斯皮爾伯格等都拍過上海﹐在他們的電影裡﹐上海更多的表現為絢麗的背景﹐而缺少煙火氣十足的城市皺褶。不像1949年以前的上海電影﹐比如《烏鴉與麻雀》《一江春水向東流》等﹐從亭子間到客堂間﹐從旗袍到長衫﹐角色們的裡裡外外﹐都是“嘀嘀呱呱的上海味道”。那時的電影﹐較多採用“內部視角”。

  是不是可以這樣說﹐越是採用“內部視角”﹐越是需要導演的上海背景﹖上海的著名節目主持人﹑如今步入影壇客串角色(如張藝謀的《金陵十三釵》和胡雪樺的《上海王》)的曹可凡認為﹐“要拍出上海味道﹐首先要對上海文化熟悉﹐否則容易造成兩層皮。大多數拍上海民國題材的電影﹐鮮有成功者。你拍出上海文化的骨髓﹐必須沉浸在上海文化裡很多年﹐否則對它的理解可能是有偏差的﹐不一定能掌握住那種調調﹐上海人是上海人的那種范兒。”他舉例說﹐近些年在上海拍攝的影視劇很多﹐但大多數情況是上海只淪為背景而已。“我不認為這些是上海的電影和電視劇﹐裡面的家長裡短的細節﹐沒有體現真正的城市的靈魂﹐城市人的靈魂﹐祗是概念化的上海。把片子裡發生在上海的故事搬到蘇州﹑南京都一樣。像黃蜀芹的《孽債》這樣的﹐才真的反映了上海人的精神風貌﹐深入刻畫了上海人的靈魂。”

“上海話電影”熬制“上海味道”

  電影《上海王》由胡雪樺執導﹐胡軍﹑余男﹑鳳小岳﹑秦昊﹑李夢﹑白靈﹑劉佩琦﹑曹可凡等實力派演員主演。影片展示了20世紀初波瀾壯闊大時代中﹐上海這個神秘城市的傳奇﹑獨特的黑幫文化。

  當然﹐描寫上海並不祗有一個途徑﹐作為國際都市和移民城市﹐上海一向擁有巨大的包容性﹑豐富性﹑開放性﹐正是這些特性﹐成就了《羅曼蒂克消亡史》。此片完全突破了我們對於所謂上海題材的那些固有觀念﹐導演完全捨棄了著名的上海車墩影視基地﹐而是在北京搭景﹐再造了一個上海。主創者用“非地域”的方式﹐創作了一個“地域色彩濃厚”的作品﹐其間的意味﹐值得好好琢磨。而在筆者看來﹐上海話的力量不容小覷﹐因為建築的符號化很容易製造﹐祗要不出現整片整片的上海街景﹐只需搭建洋溢老上海味道的攝影棚便可搞定。一旦角色們操起了純正的吳儂軟語﹐一顰一笑舉止投足間一派“上海風範”﹐一種深入骨髓的“上海味道”就建立起來了。

  “上海話電影”的出現和崛起﹐讓人興奮。其實方言入電影早已司空見慣﹐東北話﹑陝西話﹑山西話﹑河南話﹑四川話﹑山東話早都在影視中頻頻出現﹐觀眾之所以沒有違和的感覺﹐乃因北方語系與普通話接近﹐聽著不會太累。而像粵語吳語等南方語系一旦進入影視﹐其局限性就會顯露。但是局限性恰恰又是獨特性﹐如果能控制局限張揚獨特﹐就有可能石破天驚﹐出現非同一般的特色作品。小說《繁花》的語言實踐之所以成功﹐就是因為其找到了一條既展示方言之美﹑又與普通話對接融通的渠道﹐這種探索特別有價值。

  上海這座城市﹐有太多的歷史皺褶可以展開。期待全球的藝術家們聚焦上海﹐共同“熬制”出一鍋鍋散發著濃濃“上海味道”的影視大餐﹐滿足觀眾的期待。(劉巽達)

[責任編輯:付雙祺]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