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劉巽達

讓說真話大師周有光的文化遺言化作文化遺產

  112歲高齡的周有光先生的仙逝﹐成為這兩天的熱點﹐各種紀念文章紛至沓來。周有光身上的標籤很多﹕作家沈從文的連襟﹑才女張允和的丈夫﹑經濟學家﹑語言學家。他的一生分了幾個階段﹕50歲以前是銀行家﹐50歲到85歲是語言文字學家﹐85歲開始廣泛探討全球化﹑公民意識等問題。在我看來﹐他的身上有三項“顯著標誌”﹕除了112歲“高齡學者”外﹐另兩個有別於他人的就是﹕“講真話大師”和“全球化視野”。

讓說真話大師周有光的文化遺言化作文化遺產

  周有光﹐原名周耀平。1906年1月13日出生於江蘇常州青果巷。早年研讀經濟學﹐1955年奉調到北京﹐進入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專職從事語言文字研究。周有光是漢語拼音方案的主要制訂者﹐並主持制訂了《漢語拼音正詞法基本規則》。85歲以後開始研究文化學問題。他在語言文字學和文化學領域發表專著30多部﹐論文300多篇﹐在國內外產生了廣泛影響。2017年1月14日﹐周有光去世﹐享年112歲。

  饒有意味的是﹐這位出生於清朝的老人﹐按理最有可能是“保守思想的代表”﹐可偏偏就是他﹐成為“先進思想的代表”。這也給我們有益的啟示﹕年齡絕不是劃分先進落後的界尺﹐祗要勤於學習善于思考﹐即使百歲之年﹐照樣可以引領思想界。誠如著名學者資中筠所言﹐作為超過百歲的老人﹐周老最鮮明的也是最可貴的特點﹐是一直關注世界的最新發展﹐站在時代的前沿。他的名言之一是“要從世界看中國﹐而不是從中國看世界”﹐這不是隨口說說的即興之言﹐而是全球化視野下的思想結晶。

  周有光先生是屈指可數的“說真話大師”﹐他的“真話”通俗易懂﹑明白曉暢﹐往往直擊問題的核心所在。比如當其他學者對東方文化的崛起做出過高估計並歡呼“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時﹐周有光就一針見血地指出﹕“不是西風壓倒東風﹐便是東風壓倒西風”。“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這些說法都祗看到人類文化的平面分佈和水平移動﹐沒有看到還有層次重疊和前進發展。平面分佈和水平移動﹐就是4種地區傳統文化及其往來流動﹔層次重疊和前進發展﹐是地區文化之外還有不分地區的共同文化﹐即國際現代文化。那麼國際現代文化是否就是西方文化呢﹖周有光認為不是﹐而是世界各國“共創﹑共有﹑共享”的共同文化﹐以科學(包括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為主流。只不過西方科學發展較早﹐國際現代文化中含有西方成分較多﹐但其他傳統文化對國際現代文化也都有不可低估的貢獻。所以他形象地描述說﹕“文化流動﹐不是忽東忽西﹐輪流坐莊﹐而是高處流向低處﹐落後追趕先進。這樣﹐人類文化才能不斷前進。”他還說﹐文化像水﹐從高向低流動﹐不能筑壩攔截﹐否則堤壩一坍﹐勢必潰決。聽他講述這些視野宏闊的觀點﹐立刻有一種高屋建瓴的達觀收穫﹐欽佩其知識的廣泛和見解的深刻。

  說出“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等著名見解的著名學者﹐就世俗標準而言﹐比周有光位尊權高。但是關于文化的見解﹑學術的探討﹐從來不是“誰地位高誰就掌握真理多”﹐周有光先生只認真理﹐只說真話﹐沒有任何看風使舵的媚骨。除了這些文化觀點外﹐周有光還對社會變革的主張也多有闡述。學者秦曉評述道﹕當代知識分子的擔當和責任對於社會的發展極其重要﹐也是當今中國所特別需要的﹐而周有光先生以百歲高齡不斷發出社會變革的呼聲﹐號召回歸常識﹑遵循歷史的規律性等﹐體現了知識分子的擔當。誠哉斯言﹐一位百歲老人的“知識分子擔當”﹐誠懇而有力﹐精准而切實﹐在令人唏噓之餘﹐也委實令人讚嘆﹗

  周有光早期的《漢字改革概論》等著作﹐所要完成的工作是推進中國的語文現代化﹐語文現代化為中國實現現代化提供了必要的語言條件。語文現代化既包含了對全民具有文字閱讀能力的願望﹐同時還包括一個更深層次的意義﹐即語文表達和思想意識的現代化。他退休以後著力于思想文化領域的拓展工作﹐這些工作與他前期的語言文字研究一樣﹐始終帶有普及常識和提高文化水平的意義。從“語言現代化”到“思想現代化”﹐其間的路徑是順理成章的。

  周有光先生“思想現代化”的核心是他的全球化視野﹐他留下了很多這方面的名言﹐比如﹕“我們現在處于文明的‘雙文化’──國際現代文化和本國傳統文化互容互補的時代。正是傳統文明的精華的相互流通﹑相互學習﹑相互吸收﹐產生了沒有地區差別的世界性文明。”還比如﹕“如果承認社會科學是科學﹐就不能分什麼階級性﹐也不能分中﹑外﹑東﹑西。如果走不出神學玄學﹐實現現代化就是一句空話。”“沒有奇跡﹐祗有常規。常規就是走全世界共同的發展道路。”“我們有三個面向﹕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三個面向﹐就是擴大視野。擴大視野要把本國觀點改為世界觀點。從本國看本國要改為從世界看本國﹐從本國看世界要改為從世界看世界。”……這些名言﹐屬于文明常識。時常溫習這些“常識”﹐有利於我們清醒頭腦﹐做出全球化背景下的特色選擇。

  這位出生於清末的百歲老人﹐近些年反復提倡要有世界觀﹐擴大世界觀﹐他說﹕“你祗要看看世界﹐祗要把眼光放大﹐眼光一放大﹐許多問題就不成其為問題了﹐中國今天的問題是很多人沒有看到世界。”他還推己及人地說道﹐“我沒有什麼旁的本事﹐稍微有點小小創造﹐就是因為我看到了世界﹐拿國際的知識來補充中國的知識﹐就很容易得到成果。”──現身說法告訴後輩﹐當你以國際化視野探尋人類歷史的發展規律﹐就會獲得真知灼見。比如周有光先生用言簡意賅的語言描繪“人類文化的發展步驟”﹐主要有三個方面﹕一﹑經濟方面﹕從農業化到工業化到信息化﹔二﹑政治方面﹕從神權政治到君權政治到民權政治﹔三﹑思維方面﹕從神學思維到玄學思維到科學思維。類似的語錄還有很多﹐洋洋《周有光文集》15冊﹐吉光片羽﹐珍珠閃爍﹐他的思維始終有一個無形的坐標﹕縱軸是上下五千年的世界文明發展歷程﹐橫軸是世界各國的發展現狀﹐他以此定位﹑觀察國家的發展和走向﹐相信“發展有先後﹐殊途而同歸”。這些睿智之言﹐既是“文化遺言”﹐也是“文化遺產”。

  紀念周有光﹐就是要讓這位說真話大師的文化遺言化作文化遺產﹐這樣他才不僅高壽﹐而且“不死”。(劉巽達)

[責任編輯:付雙祺]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