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環境保護不要諱言“利益”

2017-01-17 14:26 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  我有話說
2017-01-17 14:26:50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作者﹕責任編輯﹕賀梓秋

  作者﹕王鐘的

  由於生態破壞嚴重﹐2015年9月﹐環保部對甘肅省張掖市政府﹑甘肅省林業廳和祁連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進行了約談並要求整改﹐而中央第七環境保護督察組在上個月底剛剛結束對甘肅省的督察後發現﹐祁連山生態破壞問題依然嚴重。祁連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負責人在談到生態保護與發展的矛盾時稱﹕“麵包沒吃到會餓死的。”

  央視記者在當地採訪時發現﹐當地兩座水電站對法律規定放生態水的要求置若罔聞﹐導致水庫下游河水流量嚴重不足。祗有在中央環保督察組來現場檢查時﹐水電站才“恰好”放了幾天水。換言之﹐祁連山地區的生態問題﹐可能比中央環保督察組所發現的更嚴重。當地的陽奉陰違﹐是屢屢整改和督查之下﹐生態破壞問題依舊嚴重的重要因素。

  重重環保壓力之下﹐要說當地對環保完全不上心嗎﹖政府部門領導接受約談﹐不說其它﹐單在面子上就掛不住。但是﹐究竟是什麼力量讓約談和督查一拳打到棉花上﹖答案也很明確﹐就是當地所頑固保護的局部利益。前述將利益形容為“麵包”的比喻﹐道出了大實話。

  像水電站等緊扣經濟指標的部門尋求利益很好理解﹐可是為什麼連環保部門﹑自然保護區也站在地方利益一邊說話﹖這與當下環境保護的體制機制問題不無關係。祁連山地區是生態保護的重點地區﹐應該說當地環保力量不算薄弱﹐但是環保部門受地方政府要挾﹐“你吃我的﹑喝我的﹐還告我的狀﹐那還了得﹖”因為這樣的原因﹐祗有當上級環保部門甚至中央前來督查﹐地方才可能有所收斂﹐而這種收斂往往是做做形式罷了。

  顯然﹐改變現有雙重管理的機制﹐是扭轉地方環保部門“無力”的根本手段。去年9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於省以下環保機構監測監察執法垂直管理制度改革試點工作的指導意見》﹐就提出縣級環保局調整為市級環保局的派出分局﹐由市級環保局直接管理。這項改革有助於解決基層環保工作嚴重受地方干預的問題﹐這或許是未來一段時間環保部門體制機制改革的一個方向。

  然而﹐僅僅憑著環保部門體制調整﹐尚不足以從源頭解決生態環境的破壞問題。無論環保部門如何“硬氣”﹐“貓捉老鼠”的遊戲依然會上演。何況﹐不管如何﹐環保部門都是政府系統的組成部分﹐如果整個行政系統沒有將生態利益上昇為最重要的利益﹐僅憑環保部門唱獨角戲﹐環保效果就要大打折扣。

  聽過很多道理﹐卻依然搞不好環境﹐這是一些職能部門的普遍問題。跟藍天白雲﹑青山綠水相比﹐它們更願意看到礦山﹑工廠﹑水電站……因為這些能夠在短期內創造利益﹐提昇政績。因此﹐要讓地方各職能部門不再抱殘守缺﹐必須扭轉他們的利益觀﹐讓環境成為他們眼中最重要的利益。

  在“保增長”的背景下﹐利益觀的扭轉似乎多了阻礙。但是﹐祗要自上而下抱有決心﹐堅定不移地實施﹐努力就一定會取得良好效果。有關部門近期印發的涉及生態文明指標的考核﹐對生態環境質量等體現人民獲得感的指標賦予很高的分值和權重。在綠色發展指標體系中﹐GDP增長質量權重不到資源利用﹑環境質量權重的一半﹐佔全部考核權重不到10%。這是推動官員政績觀﹑部門利益觀轉變的有效舉措。

  開展環保工作﹐將生態保護落實為常態化的任務﹐就要不諱言“利益”二字。每個部門﹑每個人都有利益﹐都會打算盤﹐空談口號而不協調和解決利益問題﹐就會讓屢查屢犯的問題重演。保護環保部門的合法﹑合理權益﹐扭轉整個政府系統的利益觀﹐是生態環境的保護與維持的必要舉措。(王鐘的)

[責任編輯:賀梓秋]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