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劉巽達

警惕“對賭協議”綁架文化投資的價值取向

  不久前﹐著名演員張國立就“對賭協議﹑假票房與假收視率泛濫”等話題﹐與某主流報紙的記者進行了一番深入交心的談話﹐透露出某種“逼良為娼”的現實焦慮。

警惕“對賭協議”綁架文化投資的價值取向

電影《一九四二》劇照

  他推心置腹地“兜底”說﹕“四年前﹐華誼兄弟上市前﹐一直跟我和馮小剛談﹐希望可以一起進入華誼。後來不知道王中軍談了什麼條件﹐馮小剛離我而去﹐進了華誼﹐後來又把我拉進去了。但我現在還是打工的﹐日子非常苦﹐因為和華誼簽了一個對賭協議。有了對賭協議後﹐我就變得不從容了﹐拍戲不像以前那樣﹐等一個我喜歡的劇本﹑等一個我喜歡的角色。過去如果活動﹑廣告不好﹐多少錢都不接。但後來這一切變得都沒有門檻了──因為我要做一個講誠信的人﹐想著用什麼方式都要把這個錢給人家填上去。這樣﹐面對股民時﹐讓他們知道這個人沒簽錯──這就是我為什麼這麼悲觀。”

  這些話﹐聽得懂的人一看就明白﹐聽不懂的人可能有點費琢磨。

  我先給大伙普及一下何為“對賭協議”﹕所謂“對賭協議”﹐其實祗是一種形象化表述﹐其直譯意思是“估值調整機制”﹐它是收購方(包括投資方)與出讓方(包括融資方)在達成併購(或者融資)協議時﹐對於未來不確定的情況進行一種約定。如果約定的條件出現﹐投資方可以行使一種權利﹔如果約定的條件不出現﹐融資方則行使一種權利。所以﹐對賭協議實際上就是期權的一種形式﹐看上去有個“賭”字﹐卻和賭博無關。

  弄懂了這個術語﹐就可以“翻譯”張國立的煩惱了。一個名演員﹐你用名氣和演技投資﹐對方呢﹐用真金白銀投資﹐做出的產品能否賺錢呢﹖不知道。好吧﹐那咱綁到一起。我賺你也賺﹐我賠你也賠。而那個“投下真金白銀的人”﹐他的錢也是從股民那兒圈來的﹐所以為了對得起投資人的錢﹐也是為了對得起潛藏在後面的股民的錢﹐張國立憑良心行事﹐就被“套牢”了──“對賭協議”不是簽著玩玩的﹐得守誠信﹐於是不想拍的電影也得拍﹐不想站的臺也得站﹐不想做的廣告也得做……“一切都沒有門檻了”。

  張國立所說的“門檻”﹐就是從前他所遵循的原則﹑底線﹑風骨等等﹐如今被“對賭協議”綁架後﹐他所嚮往的“文化投資”因為不是控制在自己手裡﹐其價值導向與審美取向﹐就不能自己做主了。把話說得重一點﹐就是有點“逼良為娼”的氣氛和環境。在這樣的氛圍和環境下﹐其“副產品”──假票房﹑假收視率就應運而生了。

  張國立感慨“整個行業規矩很亂”﹐也就是處於無序狀態﹕“電影大家都知道有假票房﹐因為身後有資本野蠻的進入﹐必須把票房做上去﹔這幾年我很少獨立完成一部電視劇﹐因為假收視率勢力非常大﹐我做不了。換句話說人家也不理我﹐因為我在各種場合抨擊假收視率。電視臺是看收視率的﹐和廣告投放﹑廠家有直接的關係﹐即使是假收視率﹐廠家也看﹐逐漸形成了一種風氣。”看了他的這些話﹐我立馬想起馮小剛這幾年突然變得非常“急吼吼”﹐失卻了沉穩的定力。現在明白了﹐或許正是因為那份“對賭協議”﹐讓馮小剛變得“小氣”起來──都是“必須把票房做上去”鬧的。當年《一九四二》上映﹐華誼聯合中影﹑博納﹑星美﹑光線等發行公司向全國院線發通知﹐單方面要求將自己的分賬比例從原先的43%提高到45%﹔華誼還和IMAX公司簽訂獨家放映協議﹐硬是用《一九四二》把《少年派》從IMAX影廳裡擠走。但是輪到萬達給他排片少了﹐他就祭出雙重標準了﹐用“老炮兒”的姿態把矛盾公開﹕“華誼沒有院線﹐而萬達是佔比13%這麼大的一條院線﹐他覺得他不敢把這件事公開挑明﹑不敢撕破這個臉﹐是因為電影公司要依靠院線賣場。但萬達左一個嘴巴右一個嘴巴﹐第三個嘴巴就抽到我這兒了。用老炮兒六爺的話就是﹐我是不怕事的﹐不光我不怕事﹐我們這個片子裡面的李雪蓮也不怕事。”不怕事是假﹐炒作是真﹐《我不是潘金蓮》是有“對賭底線”的﹐到不了多少億﹐馮小剛就過不了關﹐於是他就奮不顧身了。

  我很欣賞張國立“出污泥而不染”的努力﹐儘管腳已經陷在污泥裡﹐但腦子還很清醒﹐身子還在做著掙紮。他仍然認為﹐做文化投資必須要有責任感﹐“投資當然講利益﹐但文化投資應該分一分。你可能掙到了錢﹐但可能是僅靠廉價的笑聲獲得。這麼大的一個國家﹐除了搞笑和惡俗之外﹐挖墳都成了中國電影的主流文化﹐你還投嗎﹖”

  不幸的是﹐還在投﹐不停地投。祗要“越爛越好賣”的情形沒有本質改觀﹐資本的逐利性會讓他們選擇做逐臭之夫。所以﹐錢掌握在誰手裡非常重要﹐倘若從事“文化投資”者自己毫無文化情懷﹐他的唯一選擇可能就是“管它多爛﹐祗要好賣”。所以張國立呼籲文化投資要有精英參與。他說﹐“精英是什麼﹐一是有正確的思想﹐有獨立的思考能力﹔二是有責任﹔還有是手裡要有足夠的資金﹐去做想做的事。”誠哉斯言﹗像他這樣既有正確思想﹐又有思考能力﹐同時兼具責任感的精英﹐倘若手裡有足夠的資金﹐那該多好﹗

  於是就忍不住想給張國立出個餿主意﹕既然簽了“對賭協議”以後﹐人變得不從容了﹐那就漸漸抽身吧。人的從容感﹐說到底是一種精神氣質﹐它是不能被各種“賣身契”綁架的。有多大的能耐﹐就做多大的文化投資﹐不必追求轟動效應的。小而精緻的好作品﹐很可能價值不菲﹐在優秀的價值取向下﹐“小投資”完全可能有“大影響”和“大貢獻”。現在不缺大投資﹐而缺好作品。有良知的張國立們﹐拜託了﹗(劉巽達)

[責任編輯:劉冰雅]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