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劉巽達

當“腦殘”成為“標高”

  今天看到某主流媒體的“著名編劇三人談”﹐其中說到一個令人噴飯又令人扼腕的情況﹐請看如下對話﹕

  “請你拍得腦殘一點。”

  “可是拍得腦殘我不會。”

  “那就盡量腦殘一點。”

  ──這是網劇播出平臺對電視劇導演的要求。其中一位著名編劇說﹐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可笑﹐五六年前﹐我們說一個劇本“狗血”﹐是貶義詞﹐現在說“這個劇本特狗血”﹐那是說這個劇本好﹐整個評價體系已經完全變了﹐亂拳打死老師傅。

當“腦殘”成為“標高”

  你看看﹐在某些語境裡﹐“腦殘”成為“標高”了。我不知這個“新標準”起于何時﹐反正這個“潛規則”再次佐證了“腦殘劇”層出不窮的根因。此前我一直不明白﹐怎麼近來的銀幕上﹐“腦殘劇”紮堆得離譜﹐有些還竟能賺得盆滿缽滿﹐難道觀眾也都認這個﹖現在有點醒悟﹐這是推波助瀾的互動過程﹕無厘頭不靠譜的“腦殘劇”能贏得票房﹐於是投資方就洶湧往這兒奔﹐不求經典﹐只求腦殘﹐除非觀眾產生了“審丑疲勞”﹐不再掏錢﹐他們才會轉向。

  編劇們分析說﹐這一切﹐是從互聯網企業開始在影視產業上佔據話語權開始的。此前電視臺跟互聯網的關係很分明﹕電視臺是老大。電視臺播什麼劇﹐互聯網祗能買﹐一點話語權都沒有。後來從“一劇四星”調整到“一劇兩星”了﹐兩星加起來祗能出到100多萬一集﹐製作公司一下子傻了﹐因為這樣肯定得賠。這時候祗有互聯網進來﹐製作公司才能不賠錢。那互聯網說﹐現在你要聽我的。我有個網絡文學﹐你拍我的我才買。電視臺說﹐那就聽他的﹑拍他的。後來互聯網能出到幾百萬一集﹐那就成了全聽他的。因為傳統媒體廣告斷崖式下滑﹐互聯網廣告瘋長。

  “全聽他”之後﹐“腦殘劇”就成了主業。雖然我們深信﹐最終還是內容為王﹐腦殘不可能永遠稱霸主流﹐但是這個過程會比較長﹐“幾年時間﹐可能一代優秀的創作者就過去了﹐一代觀眾的趣味也被改變了。”這不是杞人憂天﹐也不是危言聳聽﹐現實就是這樣殘酷。

  尤其憂心的是﹐一些曾經叱吒風雲的主流導演也在“跟風”﹐試圖向“腦殘”看齊﹐以為這樣就可贏得票房﹐完全不顧口碑。比如這兩天在播映的徐克導演的《西游伏妖篇》﹐其三維和數碼製作完全是大製作的格局﹐可是在人物塑造上﹐卻盡可能地使用“腦殘語言”﹐以為這樣可接“九零後地氣”﹐孰料不但損失了周星馳一以貫之的“幽默無厘頭”魅力﹐反而顯得不倫不類﹐這就是“一味迎合”的後果。至於王寶強導演的《大鬧天竺》更是不堪﹐也是無底線無止盡地炫技﹐卻無絲毫內涵意蘊。這些藝人全都鎖定吃定《西遊記》﹐難道不知這個題材已經被挖掘到濫透的地步﹖如今的悟空形象一個比一個猥瑣可厭﹐還不都是腦殘的“標杆”給鬧的﹖

當“腦殘”成為“標高”

《西游伏妖篇》劇照

  我很同意編劇們的判斷﹕到目前為止﹐互聯網還沒有誕生出任何一部真正意義上的作品──如果說是負數也可以﹕美學意義上是負數﹐及格意義上是零。比如﹐如今的玄幻劇﹐在文學史上﹑在創作上﹐是武俠的大倒退。金庸梁羽生﹐是文人武俠﹐改變了原來架空的﹑胡編亂造的﹑缺乏人文主義的創作。梁羽生把家國情懷放進去﹐金庸把“俠”的概念做了深入闡釋。這是使武俠創作昇級的。現在從金庸倒退到奇幻﹐這是文學(甚至是通俗文學)史上的倒退。

  對於這種倒退﹐讓我想起最近網上流傳的一個帖子﹐該帖子曰﹕近日《中國詩詞大會》大火﹐有人問為什麼要讀書﹖能背詩千首又有何用﹖有人這樣回答﹕“小的時候我吃了很多東西﹐其中的大部分我已記不清是什麼﹐但我知道﹐他們已經成了我現在的骨和肉。讀書﹐也是如此。它在不知不覺中就已經影響了你的思想﹐你的言行﹐你的形象。”為了形象說明“腹有詩書氣自華”和腦殘的區別﹐帖子舉了很多例──

  1﹑當你開心的時候

  你可以說﹕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而不是隻會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當你惆悵的時候

  你可以說﹕青鳥不傳雲外信﹐丁香空結雨中愁。

  而不是隻會說﹕唉﹐我好心塞。

  3﹑當你看到帥哥時

  你可以說﹕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而不是隻會說﹕我靠﹐好帥﹗我靠靠靠﹐太帥了。

  4﹑當你看到美女時

  你可以說﹕髣髴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飖兮若流風之回雪。

  而不是隻會說﹕我去﹐她好美﹔我去﹐她身材真好。

  5﹑當你遇見渣男時

  你可以說﹕遇人不淑 ﹐識人不善。

  而不是隻會說﹕瞎了老子的狗眼。

  6﹑當你向一個人表達愛意時

  你可以說﹕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而不是隻會說﹕我喜歡你﹐直到你死。

  7﹑當你思念一個人的時候

  你可以說﹕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而不是隻會說﹕我想死你啦。

  8﹑當你失戀的時候

  你可以說﹕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而不是隻會說﹕藍瘦﹐香菇。

  9﹑結婚的時候

  你可以說﹕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陰。

  而不是隻會說﹕嘿嘿嘿嘿嘿嘿嘿。

  10﹑分手的時候

  你可以說﹕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而不是隻會說﹕我們不合適。

  11﹑看見大漠戈壁的時候

  你可以說﹕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而不是隻會說﹕唉呀媽呀﹐這全都是沙子。

  12﹑看見夕陽餘暉的時候

  你可以說﹕落霞與孤鹜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而不是隻會說﹕臥槽﹐這夕陽﹗臥槽﹐還有鳥﹗臥槽﹐真好看!

  ……

  我不厭其煩地轉述於此﹐是想讓讀者在一笑之餘﹐感受到兩者的天壤之別﹐通過這種極而言之的描述﹐經典和腦殘﹐一目瞭然。我們現在的審美標準正是棄經典而逐腦殘﹐嗚呼哀哉﹗(劉巽達)

[責任編輯:付雙祺]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