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劉巽達

從董卿的“臉上掛不住”說主持人的定位

  雖然看上去是“舊聞”了﹐但是舊聞還是能夠讀出新意。重看這則視頻﹐還是“有話要說”﹐並且覺得﹐董卿現場裡的這個“失誤”﹐並不僅僅是“失誤”那麼簡單﹐而是事關對主持人正確定位的認識問題。如果認識不到這個問題﹐就容易動輒“臉上掛不住”。而最後“掛不住”的﹐不是主持人的臉﹐而是觀眾的口碑﹐這就得不償失了。

從董卿的“臉上掛不住”說主持人的定位

節目現場﹐平安唱《青藏高原》

  簡單描述下這則被網友稱為“對掐”的電視節目的實況視頻﹕鏡頭裡﹐歌手平安在飆高音唱《青藏高原》﹐待一曲唱完﹐主持人董卿極盡讚美。當然﹐她也不忘職責﹐將“評價權”交給坐在嘉賓席上的韓紅﹐不料韓紅對平安的飆高音指出了微微的瑕疵。不過董卿還是繼續“鼓勵”平安﹐說“聽起來還是挺完美的”。於是﹐韓紅講了如下幾句“內行話”﹐大意是﹕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平安最後用的是假音﹐過渡部分還不夠好。

  這時﹐鏡頭對准了董卿的臉部﹐祗見她明顯掠過一絲不快﹐繼而再次“充分肯定”平安的高音。韓紅當然也不罷休﹐為了佐證自己的“內行話”﹐乾脆直接做出示範﹐飚出她的拿手高音﹐把《青藏高原》的末句唱得餘韻十足。我原本以為﹐像董卿這樣的高智商成熟主持人﹐見勢定會順水推舟﹐讓平安好好“學學師傅”。可是她似乎覺得韓紅有點“不給面子”﹐非得用實例教訓她這個“外行”﹐便攛掇平安再飚一次剛才的高音﹐以證明她的讚美是不錯的。

  這就陷入了尷尬﹕韓紅善意地指出﹐用假嗓飆高音不便多使﹐否則會壞了嗓子﹔而董卿卻堅持要平安再飚一下。無奈﹐平安祗好勉為其難﹐重復一次剛才的末句表演。於是可以想象──不會有奇跡發生﹐不在歌唱意境中的單獨飚一句高音﹐不會產生任何意外的魅力﹐而祗是為了給董卿自己一個臺階下罷了……

  看到這樣一組鏡頭﹐就對一向好感的董卿的“印象分”減了幾分。現場的場景中﹐韓紅是無可指摘的﹐她的快言快語為人熟知﹐快意恩仇向來分明。何況她是真的內行﹐對平安的指點切中要害且有益無害﹐對得起她坐的這張嘉賓椅子。

  倒是董卿﹐先前對平安的極盡讚美出於本能﹐屬於情有可原。主持人不是聲樂內行﹐用“外行看熱鬧”的視角謬讚幾句﹐誰也不會責怪﹐只會視作“調節氣氛的必要手段”。內行韓紅緊接著說了“指點一二”的內行話﹐也是其職責所在。作為主持人﹐除了“樂見”之外﹐不該有任何“他想”──尤其不能有“似乎與我剛才的美譽抬杠”的錯誤一閃念。

  如果行家的到位評點與你的外行讚美形成反差也無關緊要﹐你只需要簡單一句“果然是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來自我調侃和自我開解一下﹐就可光滑地對付過去﹐觀眾絕對不會有絲毫的不適之感﹐更不會“輕視”你的藝術欣賞力。因為你的讚美很可能和觀眾的感受差不多﹐你祗是“代言”了觀眾的感受。但是假如你認為自己的“臨時評價”事關對自己形象的毀譽﹐這就步入了誤區﹐然後就會“聽不得不同意見”﹐這就走遠了。當你“太在乎自己”的時候﹐很容易就丟失了主持人的正確定位﹐一不小心就會“臉上掛不住”。而這樣的掛不住﹐正是自尋煩惱和自取其辱的源頭。

  所以需要特別提醒“大牌主持人”﹐無論你大牌到什麼程度﹐也不要“充任全才”。說到底你的強項是利用智慧調度現場﹐而不是直接用“專家”的身份“顯示才華”。你再怎麼顯示﹐也不會勝過專家。

從董卿的“臉上掛不住”說主持人的定位

董卿在《中國詩詞大會》節目現場

  最近董卿為何會因主持《中國詩詞大會》節目而“再次紅火”﹖蓋因其對自己定位的準確﹕她得體地穿針引線﹐適度地調節氣氛﹐偶爾地一展才華。由於人們對主持人的“知識儲備”期望不高﹐一旦有幾句到位的古詩詞在他們口中“隨口吟出”(也許並非“隨口”﹐祗是顯得很不經意而已)﹐就會大大加分﹐從而讓觀眾刮目相看。此番人們對董卿在《中國詩詞大會》上的表現極盡讚譽﹐正是對其“正確定位”的高度褒獎。

  我想﹐一褒一貶﹐聰明的董卿應該能夠心領神會。希望董卿不要因為偶爾不得體的表現被網友稱作“對掐”而背上包袱﹐而是當作一劑苦口的良藥﹕在未來的主持人生涯中﹐謙虛謹慎﹐繼續勤奮好學﹐成為名副其實的“一姐”。(劉巽達)

[責任編輯:賀梓秋]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