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劉巽達

做一個“有關”或“無關”的公民

  曬幾個“批評成果”﹐做一個“有關”或“無關”的公民

  這篇短文的緣起﹐蓋因親朋好友的擔憂﹕他們見我老是批評這個批評那個﹐替我捏一把汗﹐語重心長對我說﹐你這樣大膽暢言﹐會不會出事﹖

  面對這樣的好心和善意﹐我除了感謝﹐還得負起“釋憂”的責任。後來發現﹐勸來勸去﹐說來說去﹐一切皆因有愛存焉﹐心存感激就行。至於沉默還是發聲﹐最終取決於我。其實我的選擇是“一以貫之﹐別無選擇”──幾十年來﹐我一直把自己當作一個公民﹐不管人家是否把俺當公民﹐俺自己絕不放棄這個角色。一路走來﹐雖時有風風雨雨﹐可是“偶有收穫”時﹐也其樂無窮啊﹗

  我就和親們分享了近期的幾個“批評成果”﹐以此佐證“不必過於悲觀”。我想用親身經歷說明﹐你祗要做好你的公民本分﹐該發聲的發聲﹐“改變”是會發生的。哪怕是微小的改變﹐累積起來﹐也是一種推動和進步。而你選擇明哲保身﹑熟視無睹﹐看似“安全”﹐但最後有可能陷入“集體不安全”﹐這時你也裹挾其中﹐無一漏網。

  先說第一個“批評成果”。有一天﹐上海公安局來了好幾位警察蜀黍﹐呼啦啦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經自我介紹﹐有處長科長科員等等。他們和顏悅色﹐客氣有加﹐口口聲聲說來討教我。我當然心知肚明﹐人家不會無緣無故登門拜訪﹐必有所求。我這人好為人師﹐見不得別人“討教”﹐一見可以高談闊論便來了勁﹐嘰裡呱啦一陣神侃﹐向前來討教的警察蜀黍“賜教”了一個多小時。但見他們謙遜禮貌﹐耐心極好。

  “賜教”什麼呢﹖起因是我在自己的公號上連續發文﹐對公安突擊整頓交通秩序中的若干“過火鏡頭”給予了嚴肅批評﹐結果點讚如潮﹐個別微文甚至突破了10萬+。為了節省篇幅﹐我就不在這兒再曬一遍微文了﹐有興趣者可以百度一下光明網上的《“交警冒雨半夜貼罰單”之我見》以及我微信公眾號上的《敢於用銬乎﹖慎于用銬乎﹖》──一看題目﹐看官就明白我說的是什麼了。

  顯然﹐警察蜀黍是為此而來。在整個交流過程中﹐他們幾乎沒有插話﹐他們只奉獻謙遜的微笑﹐仿佛是我的一言堂。其中一位警察蜀黍在我喝水的空檔﹐怯生生地說出“容我解釋一句”﹐解釋什麼呢﹖說上海的公安﹐在全國範圍內﹐當算最文明的了。這話我承認﹐也愛聽﹐作為上海人﹐當然希望上海的警察蜀黍是最棒的。但是﹐我又要說但是了──正因為你們是最文明的﹐就更容不得有瑕疵﹐尤其是嚴重的瑕疵。

  於是聊到了那個“敢於用銬乎﹖慎于用銬乎”的話題。簡約地概括﹕對於輕微的交通犯規﹐尤其是對於婦女﹐如果動輒使用對付刑事犯罪之疑犯的劇烈手段﹐輕易用銬﹐將會激起民眾的極大反感﹐不但稀釋了“治理”的功效﹐還會引起不良反應。我甚至“危言聳聽”地給他們預設﹕假如動銬時﹐恰恰碰到激烈反抗的普通市民﹐一旦釀出嚴重後果﹐豈不得不償失﹖有此必要麼﹖類似的教訓不用我舉例了吧﹖

  看到他們有點動容﹐我乾脆“一針見血”地表示﹕不管你們是否懷著希望我“手下留情﹑嘴下留情”的初衷而來﹐關鍵不是咱們說什麼﹐還是在於你們做什麼﹐沒有阿達﹐還有其他人會發聲﹐祗要有類似“向婦女亮銬”的事情發生﹐如今人人有手機﹐拍個現場視頻是小菜一碟﹐你們防不勝防﹐全面屏蔽是不可能的﹐最好的“屏蔽”﹐就是科學執法和文明執法。雖然我高度理解“亂世用重典”和“矯枉過正”的動機﹐但“重”到什麼程度﹐“過”到什麼地步﹐還是要格外慎重﹐“國家公器”要恩威並重才能彰顯它的權威性……

  長話短說。在和警察蜀黍彼此愉快的握別之後﹐就再也沒有在上海街頭看到“輕易動銬”的鏡頭……由此我相信﹐他們的“徵求意見”是真誠的﹐改進工作是雷厲風行的。因為很簡單﹐假如繼續動輒用銬﹐“民間記錄”是不會止息的。後來聽人大代表說﹐在人代會上﹐也有代表談了與我類似的看法。不管如何﹐在這件事上﹐我也出了微力﹐依稀看到了“批評成果”。

  其實我對亂闖紅燈亂穿馬路交通違法也是深惡痛絕﹐也恨不得警察蜀黍“重拳出擊”。他們何嘗不辛苦﹐何嘗不想更文明地執法﹖其動機﹑主流﹑效果……總體都是好的。但是不能因為“總體文明”﹐就對偶爾的“過度”視若無睹。作為普通公民﹐有義務站出來﹐告訴公權力﹐如何正確使用﹐才是合宜的。這不是抬杠﹐不是抹黑﹐也不是添亂。你自己的動機是純粹的﹐你的發聲就會理直氣壯。

  聽我講了這個故事﹐親們“心有餘悸”地問﹐你不怕嗎﹖我淡然一笑﹕怕啥﹖你為不相干的事發聲講理﹐難道警察蜀黍會用強力讓你閉嘴﹖跟我一樣的人成千上萬﹐這個代價誰付得起﹖所以並不是說﹐祗要是針對警察蜀黍﹐就一定沒有好果子吃。他們禮遇我這凡夫俗子一介書生﹐讓我看到希望﹕“批評”並不總是悄無聲息的﹐並不總是說了白說的﹐它有時確確實實在促進某種改變。

  這是說的與我“無關”的故事﹐再說一則與我“有關”的故事。也是不久前﹐我去上海火車站接親戚﹐結果不但要登記我的身份證號碼﹐還要登記被接者的身份證號碼。我奇了怪了﹕接個乘客﹐怎麼可能知道對方的身份證號碼﹖有此必要嗎﹖可是他們不得通融﹐祗好輾轉打電話﹐問清﹐填好﹐後面排起長隊。好不容易進了站﹐又被反復提醒﹐必須在20分鐘內離開車站﹐否則會被“納入誠信系統”。當80歲老人手忙腳亂與我一起出站時﹐又出幺蛾子﹕我的“接送旅客憑證”居然找不到“掃描二維碼”的地方。一問才知機器壞了﹐於是我就緊張起來﹕按照警示﹐如果不掃碼﹐我就被“納入誠信系統”了。

  後面的交涉過程在此略過﹐看官可以參看我《阿達曰》公號裡的微文﹕《上海火車站﹐你這德性﹐怎敢把人“納入誠信系統”﹖》。當時是一氣之下立馬行文﹐口氣也蠻嚴厲。沒想到點擊率還很高﹐不乏與我“同仇敵愾”者。我在微文裡表示﹐假如國際大都市的窗口都這樣落後﹐實在不像話﹐得舉一反三﹐趕緊改進。呵呵﹐發完之後﹐氣也消了一些﹐知道說也白說﹐權當出口惡氣。

  未曾料想﹐某一天我正在浦東國際機場準備出國旅遊﹐突然接到自稱“上海火車站”的電話﹐一聽之下﹐打來電話的居然還是火車站的一把手﹐某書記。對方語氣謙恭誠懇﹐說我的意見中肯有理﹐他們已經改進﹐希望我有機會去實地考察一下改進後的情況﹐還讓我約定時間﹐說來登門拜訪聽取意見﹐云云。因為馬上要登機﹐我就說旅遊回來再說。然後在國外期間﹐收到了他的短信﹐問我何時回來﹐看來真的是誠心誠意……

  假如我的微文是發在主流報紙上的“投訴”﹐對方的表現還比較“正常”﹐因為會有官方意義上的輿論壓力。可是發在我的自媒體上﹐他們也能這樣重視﹐這是出乎意料的。由此也稍稍改變了我的看法﹕並非“草民的意見”都是無用功﹐假如說得在理﹐尤其是在一定程度上引起共鳴﹐主事者們也不都是官僚主義吃乾飯的﹐像火車站領導這樣可能比較年輕﹑有現代意識的管理者﹐就會知錯就改﹐雷厲風行。

  這個算不算“批評成果”﹖也可以算一個吧﹖前一個與我“無關”﹐後一個與我“有關”﹐無論有關還是無關﹐作為公民﹐都是有關的。你親自“遇事”﹐當然需要理直氣壯地發聲﹔別人“遇事”﹐如果事關公平正義﹐你也不能袖手旁觀──所謂“做一個合格公民”﹐其實就是這麼簡單。

  最後再說一個也是新近發生的“批評成果”。說的是﹐前一陣有觀眾強烈彈劾“柏阿姨”和她的《新老娘舅》電視節目﹐說她嚴重挑撥代際關係﹐嚴重損害大都市形象﹐甚至有法盲之嫌。對此我是表示認同的﹐但對“浩大聲勢”及“批判語言”不以為然﹐覺得像“對敵鬥爭”那樣也大可不必。為此﹐我撰一文﹐題為《“新老娘舅”和柏阿姨可以休矣﹗》﹐條分縷析柏阿姨和節目短處﹐開出“暫時休矣”的藥方﹐心平氣和﹐旨在說理。

  未料﹐此文一經推出﹐點擊率爆棚﹐數百條留言紮堆。一些有頭有臉的著名文化人﹐其中且有幾位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也讚同我的意見﹐並紛紛表示將我此文“上傳”。傳了沒有不知道﹐傳到哪級也不知道﹐反正第二天﹐《新老娘舅》節目突然停播了。據說有文件有說法﹐停播也算是回應民意。我倒並不一概否定柏阿姨﹐節目偶爾播一下也無妨﹐全停也不必。但是作為“上海熒屏主菜”﹐就有點Low了。不管怎樣﹐果斷停播﹐至少說明是聽得進“批評”的。

  有人評點說﹐我在此事上“功不可沒”。可是我心裡清楚﹐沒我啥功勞﹐要不是“洶洶民意”加“上層發話”﹐光憑我的勞什子文章﹐于事無補。可是這“洶洶民意”當中﹐也有我的一份﹐這是不必客氣的。有個事可以佐證我的微薄作用﹕春節期間我在西安度假﹐突然接到文廣局一個陌生電話﹐說上海電視臺推薦我參加春節後的一個座談會﹐主要研討上海熒屏“過度娛樂化”的課題。我與電視臺向無關係﹐想必因了我的那篇文章﹐他們覺得我也算此事上的“意見領袖”吧﹖或許﹐還可以貢獻一點真知灼見﹖呵呵﹐卑之無甚高論﹐我哪裡敢去亂言﹖

  好了﹐說了這三則“批評成果”﹐倒不是想唱讚歌──讚美不是我強項﹐批評才是。我是想說﹐無論你身處左還是右的環境裡﹐也不管最近吹的是什麼方向的風﹐你就做你自己﹐盡量做一個合格的公民。說了有用﹐最好﹔說了沒用﹐也還是要說。一個社會是否在進步﹐就看這“有用”的比例是否在增多。假如公權力重視和善待公民的議論﹐這個社會就有希望﹐反之則危矣。

  我總是這樣自我激勵﹕你有希望﹐社會就有希望﹐國家就有希望。所謂星火燎原﹕祗要遍地都是良知者﹐誰想走回頭路﹐也不是那麼容易。最可怕的是人人放棄自己﹐一有風吹草動﹐就算沒有危險﹐也先自保為上﹐立馬自我噤聲乃至自我閹割﹐腦袋不再長在自己脖子上﹐還振振有詞地自我開解和自我開脫。你放棄自己的公民角色﹐這個社會的公民土壤就越發貧瘠。你的退縮和自私﹐使得專制變得更加容易。

  其實並非滿眼黑暗﹐你在爭取光明﹐光明就會多出一分。社會的彈性或許就是這樣形成﹕公民多了﹐野蠻就會少一些﹔刁民和愚民多了﹐野蠻就會多一些。所以﹐“批評”並非一無所用﹐也並非一概惹禍上身﹐祗要你自己葆有純潔的靈魂和動機﹐無私無畏﹐無欲則剛﹐你又何必畏懼﹖也許﹐在現代文明的熏陶之下﹐形形色色的“批評成果”會層出不窮呢﹗

  雖然不敢過於樂觀﹐但也不必過於悲觀。做一個“有關”和“無關”的大國公民﹐就有正氣藏焉。親們﹐共勉如何﹖你們懸著的心是否也可放鬆一點﹖(劉巽達)

[責任編輯:陳城]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