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劉巽達

形象亮﹐嗓音亮﹐精神更亮──記著名譯制導演孫渝烽

  認識孫渝烽老師很久了。幾十年來﹐在文聯組織的大大小小的活動上﹐時常看到他的身影。因為他既是電影演員﹐又是配音導演兼演員﹐形象與聲音都是出類拔萃﹐所以一到需要表演的場合﹐把他拉出來演一段或誦一段﹐可謂家常便飯。孫老師總是張口就來﹐把現場弄得熱融融暖呼呼﹐給各種活動增光添彩﹐我們都很歡迎他尊敬他。

形象亮﹐嗓音亮﹐精神更亮──記著名譯制導演孫渝烽

孫渝烽近影

  主動請纓

  後來跟孫老師的“親密接觸”﹐緣于數年來不間斷的“親密合作”。七年前﹐我主編的文聯會刊做了一次脫胎換骨的改刊﹐鎖定“寫名人•名人寫”的辦刊方式﹐凸顯其權威性﹑思想性和高端性。由於上海是中國文藝的半壁江山﹐文藝名家和藝術大師燦若星海﹐所以可寫之材取之不盡。文聯具有得天獨厚的資源優勢﹐無論名望多高的大師名家﹐均在文聯或協會有個頭銜﹐虛實不論﹐他們認文聯這個娘家是毫無疑問的。所以改刊以來﹐手下記者連續不斷對名家大師的一手採訪﹐贏得了頻頻讚譽﹐被認為是留下了上海文藝史的活化石。

  可是作為主編﹐我始終存有遺憾﹕整個板塊中﹐“寫名人”倒是落到了實處﹐佔了一大塊﹐可“名人寫”卻不成比例﹐鮮有名家賜稿。雖然身在文聯﹐每天與藝術名家打交道﹐逮住他們的機會一大把﹐但是放眼望去﹑掐指算來﹐真正能提筆就寫的作者鳳毛麟角。名家們在銀幕上風采卓然﹐在舞臺上光彩照人﹐在畫桌上筆走龍蛇﹐可是一旦讓他們寫文章﹐很多人立馬叫苦。唉﹐理解理解﹗

  就在此時﹐孫渝烽老師找上門來主動請纓﹐說是想寫一系列“名人訪憶”的文章﹐並且一一羅列名單﹕都是他“上影”和“上譯”的前輩﹑同事和夥伴。這份名單星光燦爛﹐無論是“上影”這邊的白楊﹑張瑞芳﹑孫道臨﹑秦怡﹑韓非﹑陳述﹑謝晉……還是“上譯”那邊的邱岳峰﹑尚華﹑胡慶漢﹑畢克﹑蘇秀﹑趙慎之﹑劉廣寧﹑童自榮……都是“我刊的菜”。更何況﹐孫老師出手﹐一下子就涵蓋了“寫名人•名人寫”兩項功能﹐阿彌陀佛善哉善哉﹐真是功德圓滿﹗你想啊﹐名人寫名人﹐不像記者寫名人﹐前者用的是平視的角度﹐後者容易用仰視的角度。當然平視好啊──犄角旮旯一地雞毛的細節描述﹐才具有質感。而這些生動細節﹐唯有像孫渝烽老師那樣與他們朝夕相處的人﹐才能信手拈來。

  一拍兩響﹐正式開工﹗於是﹐編輯部裡開始頻繁出現孫老師的身影。由於他不擅打字﹐全靠手工作業﹐加上每篇文章要配上合宜的照片﹐他翻箱倒櫃找出舊影﹐到編輯部來掃描加工﹐把手寫稿變成打字稿﹐這就很快成了編輯部常客。他也不見外﹐到了中午時分把他帶到文聯食堂簡餐﹐他也不挑不剔﹐吃嘛嘛香。就這樣﹐他的“專欄作者”一做好多年﹐發表的文字滿滿登登。倘若梳理整理一下﹐夠出兩本書的容量了。

  “平視”地寫名人﹐說好寫是好寫﹐說難寫也難寫。對過世的名人﹐怎麼寫都問題不大﹐祗要是正面寫﹐基本不會有異議。但是寫健在的同事朋友﹐有些芝麻綠豆小事讀起來生動有趣﹐但當事人感受如何就不得而知了。倘若被寫者習慣于“先進事跡”的寫法﹐無關光輝形象的就不感冒﹐提起筆來可能也會犯躊躇。我一直沒有告訴孫老師的是﹐有一次見到劉廣寧老師﹐她就對我說﹐孫渝烽把我寫得像日常生活中的弱智﹐我有那麼無能麼﹖那麼多年我不是把自己伺弄得好好的﹖我就祗好用苦笑來搗糨糊了。其實都沒錯﹐孫老師筆下那個被先生寵慣的劉廣寧﹐自然顯出“家務盲”的模樣﹐然而現在她獨自一人面對生活﹐不“把自己伺弄得好好的”行嗎﹖

[責任編輯:付雙祺]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