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崖村”的旅遊夢與精准扶貧新探索

2017-02-24 17:05 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  我有話說
2017-02-24 17:05:36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作者﹕責任編輯﹕陳城

  作者﹕顧 嚴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 副研究員

  春節過後﹐好消息傳來﹐“懸崖村”要開發旅遊了﹗四川涼山昭覺縣的阿土列爾村﹐曾經進出村都需要徒手攀爬落差近千米﹑幾乎直上直下的藤梯。如今﹐這個曾令億萬人牽掛的小山村﹐不僅修好了堅固的鋼梯﹐而且引進了旅遊企業﹐準備打造彝族民俗景區。

  旅遊開發是發展生產脫貧的重要手段。陝西延安的梁家河﹑貴州銅仁的寨沙侗寨﹑福建寧德的赤溪村等﹐都是全國旅遊扶貧的典型地區。據國務院扶貧辦和國家旅遊局預計﹐“十三五”時期﹐鄉村旅遊將帶動全國1200萬人脫貧。

  筆者並不擔心﹐在廣泛的矚目下﹐懸崖村的旅遊開發﹐能否帶動村民們脫貧奔小康。更需要關注的是﹐比阿土列爾村還要困難﹑卻不知名的山村﹐是否得到應有的幫助。單單一個涼山州﹐就有1600多個村處於嚴重石漠化的地區﹐村民祗能在石頭縫裡種土豆﹑玉米﹐並且經常顆粒無收。

  更令人擔憂的是﹐在信息不充足﹑謀劃不充分﹑條件不充沛的情況下﹐盲目複製典型經驗﹐村村搞旅遊﹐處處是景區。一哄而上的低水平重復建設和惡性競爭﹐可能會導致旅遊扶貧的繁榮曇花一現﹐後遺症嚴重。

  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曾提出﹐眾志成城實現脫貧攻堅目標﹐要發展生產脫貧一批﹑易地搬遷脫貧一批﹑生態補償脫貧一批﹑發展教育脫貧一批﹑社會保障兜底一批。筆者理解﹐實施這“五個一批”工程﹐核心要義是精准。必須精准識別扶貧對象﹐精准剖析致貧原因﹐精准給予政策支持。

  我國是全世界減貧成績最為顯著﹑對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貢獻最大的國家。與其他國家相比﹐很重要的一條經驗﹐就是政府在扶貧開發中起主導作用。突出的優勢就是﹐可以在盡量短的時間內﹐集中盡可能多的資源﹐高強度地投入到扶貧事業中來。

  但也應看到﹐政府自身也有一些不可避免的局限性。在精准扶貧﹑精准脫貧的新要求下﹐需要努力克服客觀上存在的一些缺陷﹕

  一是自上而下推進﹐微觀的信息失真導致宏觀的資源配置失當。例如﹐有些地區怕完不成脫貧任務﹐少報﹑漏報貧困人口數﹔另一些地區為了獲得上級的資金和項目﹐多報﹑虛報扶貧對象。

  二是行政科層制下﹐因循守舊的傾向導致政策的針對性不強。一方面﹐容易出現“一刀切”“上下一般粗”的問題﹐做不到因地制宜。另一方面﹐不免照抄照搬所謂的先進經驗﹐結果水土不服。

  三是事前管控刻板﹐影響對基層的激勵和對創新的促進。比如在扶貧資金的使用上﹐有的地方是嚴格按年度執行預算﹐不允許哪怕一分錢結餘﹐基層被逼得年底集中花錢﹐反而浪費。有的地方對扶貧工作的限制性規定過多﹐沒有給基層的創新留出空間。

  針對上述缺陷﹐首先可以從技術的層面﹐應用大數據來精准識別﹑動態甄別扶貧對象﹐並依托多維度的數據信息﹐找准致貧的癥結所在﹐精准施策﹑對症下藥。同時可以將涉及扶貧的政務信息進行全方位的公開﹐並進行大數據分析﹐靠透明的力量形成有效監督﹐靠數據挖掘來評估政策的條件和實效。

  在行政體系內部﹐可探索“解制式”改革﹐即給予基層一定的自主權﹐提高其積極性﹐進而增強資源使用的效率和效益。比如﹐對一些預先不能準確估算支出的項目﹐引入“寬額預算”或“總體預算”﹐允許執行中有合理合法的必要調整﹐年度結餘可以結轉並用於下一年度的扶貧預算。

  政府應積極吸引市場主體參與扶貧開發﹐發揮其在謀劃發展﹑吸納就業方面的優勢。政府及其具有扶貧職能的各部門﹐既要做好政策引導﹐也要搭建平臺﹐促進扶貧開發需求與供給的無縫對接﹐讓企業實現業務拓展和社會責任的雙贏﹐讓貧困人口獲得自力更生和自我造血的能力。

  “沒有比人更高的山﹐沒有比腳更長的路。”懸崖村已經行動起來了﹐為了廣大貧困地區如期脫貧和同步小康﹐讓我們擼起袖子加油干﹗(顧嚴)

[責任編輯:陳城]
推薦閱讀
    正在加載中......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