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英烈的人格利益進行立法保護”錯了嗎

2017-03-19 09:44 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 
2017-03-19 09:44:28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作者﹕責任編輯﹕網評中心

  作者﹕劉昌松 律師

  法典化的民法被喻為社會生活的百科全書﹐是真正的人權宣言﹐也是民族精神﹑時代精神的立法表達。因此﹐作為民法典開篇之作的《民法總則》得到通過﹐迎來一片喝彩聲是必然的。但是﹐《民法總則》的個別條款也引起了巨大爭議﹐尤其是《民法總則草案》中原本沒有﹐基於一些人大代表“保護英雄烈士”的建議而連夜增加的第185條﹐即“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譽﹑榮譽﹐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的規定﹐在公眾中尤其是法律界﹐遭到了嚴重的質疑。

  筆者對這些質疑聲進行梳理後發現﹐有些質疑沒有道理﹐有些似是而非﹐但有些聲音值得重視。

  第一種質疑認為﹐第185條規定意味著﹐對一切英雄烈士的名譽﹑榮譽都不得有任何質疑﹐否則即會承擔法律責任。那麼請問﹐原為重慶“警察王”的王立軍獲得過全國警察的最高榮譽“一級英模”等稱號﹐他算不算立法所稱的“英雄”﹐對他的名譽﹑榮譽能否提出質疑﹖

  筆者認為﹐這種質疑站不住腳的原因應出在對“英雄烈士”一詞的誤解上。因為第185條中“英雄烈士”是一個詞﹐英雄和烈士之間沒有頓號﹐強調的是已故的“烈士”﹐“英雄”不過是“烈士”前的修飾語。烈士都是英雄﹐而英雄未必都是烈士﹐因為還有活著的英雄。第185條顯然不適用於活著的“英雄”。

  從法條使用“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譽﹑榮譽”﹐而沒有使用“英雄烈士等的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的語境﹐也能看出立法是針對已故的特定英雄即“烈士”。因為已故者已不是權利主體﹐不享有人格權﹐不能再稱“他的什麼什麼權”﹐但死者的名譽﹑榮譽等人格利益繼續存在﹐且法律確有保護的必要﹐保護的目的主要是基於對死者近親屬的人格的影響和公序良俗的考慮。

  第二種質疑認為﹐第185條中的“英雄烈士”不是一個法律術語﹐其內涵和外延難以把握﹐例如古代有沒有“英烈”﹖國民黨軍隊在抗日中英勇犧牲的將領算不算“英烈”﹖

  乍一看﹐這種質疑似乎很有道理﹐“英雄烈士”到底是一個含義模糊的生活概念還是一個內涵清晰的法律概念﹐的確很重要。但仔細研究發現﹐這些也還不成問題。根據過去的《革命烈士褒揚條例》和新版《烈士褒揚條例》﹐“烈士“的概念其實很特定﹐只指“那些在過去革命鬥爭中和現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為人民利益而壯烈犧牲﹐被新中國政府或軍隊評定為烈士並頒發《革命烈士證明書》或《烈士證書》予以確認的人員”。可見﹐“烈士”一詞也能算概念明確的法律術語﹐範圍確定﹐古代英烈和民國英烈不在此列。

  第三種質疑認為﹐第185條僅僅強調了作為英雄烈士的死者人格利益保護﹐而沒有強調對一般自然人的死者人格利益保護﹐違背了民法上人格平等原則﹔再者﹐侵害死者人格利益造成損害﹐行為人具有故意或者過失﹐就具備了承擔民事責任的要件﹐再規定“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要件純屬多餘。

  這種質疑有嚴格的民法法理依據和現行司法實踐依據﹐十分值得肯定。

  從法理上講﹐民法的基本原則指導和制約著民法的具體規則。《民法總則》第4至9條規定了六大民法基本原則。其中第4條規定﹕“民事主體在民事活動中的法律地位一律平等。”可見﹐民事主體地位平等原則不僅是民法的基本原則﹐還是民法的首要原則﹐是一切民法規則的前提和基礎。那麼﹐第8章“民事責任”規定侵犯死者人格利益應當承擔民事責任時﹐就應當體現第4條“平等原則”的要求﹐規定“所有死者的人格利益都受法律保護”﹐而不能祗是侵犯“英雄烈士”的人格利益才承擔責任。就是說﹐第185條規定確有違反民法基本原則之嫌。

  從司法實踐上講﹐平等保護死者人格利益已經形成了司法傳統。2001年最高法院制定的《關於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明確規定﹐侵害死者(當然包括英烈)姓名﹑肖像﹑名譽﹑榮譽﹑隱私以及遺體和遺骨等人格利益的﹐應當承擔精神損害賠償責任﹐死者的近親屬有權向人民法院起訴。這裡確立的平等保護死者人格利益原則﹐符合民法基本原則﹐且已適用16年﹐效果不錯﹐形成了我國的司法傳統﹐值得肯定。遺憾的是﹐民法總則沒有將成熟的司法解釋上昇為一般立法﹐反而只規定侵害英烈人格利益才擔責﹐讓人產生侵犯一般死者的人格利益無須擔責的錯誤認識。這當然是不小的立法瑕疵。

  其實﹐英烈的人格利益應當保護是毋庸質疑的﹐但這種保護放在對死者人格利益的一般保護立法中已足夠。若真說有必要特別規定﹐像雷鋒這種沒有近親屬的英烈﹐其人格利益遭受侵害﹐又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可規定由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即可﹐而不應弄成現在這個樣子。

  特別值得提出的是﹐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1997年刑法典草案的前兩審稿一直沒有規定嫖宿幼女罪﹐但三審時刑法草案突然出現該罪﹐且匆匆表決通過。該罪因對幼女污名化為賣淫幼女且弱化了對強姦幼女的懲處力度等而廣受詬病﹐於一片聲討中在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才被廢止。現在民法典開篇立法﹐《民法總則》前三審稿一直沒有第185條特別保護英烈人格利益的內容﹐四審稿突然出現該條規定﹐也匆匆表決通過了。未經法學界充分研究而倉促出臺的法條﹐立法質量尚有待評估。

  《民法總則》第185條的立法瑕疵何時才能得到糾正﹐根據廢止嫖幼罪的經歷﹐恐怕也不會輕鬆簡單。(劉昌松)

[責任編輯:網評中心]
推薦閱讀
    正在加載中......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