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清對“見義勇為不擔責”的誤讀

2017-03-19 10:33 來源﹕北京青年報 
2017-03-19 10:33:53來源﹕北京青年報作者﹕責任編輯﹕李姝昱

  作者﹕潘洪其

  見義勇為“造成受助人損害”可免責﹐但不是見義勇為行為造成的任何後果都可免責。法律鼓勵具備急救技能的社會人員對急危重患者實施緊急現場救護﹐但不鼓勵簡單粗暴的見義“勇”為﹐不鼓勵實施緊急救助時盲目莽撞﹑硬干蠻干。

  3月15日﹐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表決通過民法總則﹐其中第一百八十四條規定﹐“因自願實施緊急救助行為造成受助人損害的﹐救助人不承擔民事責任”。此前送審的民法總則草案規定﹐“救助人因重大過失造成受助人不應有的重大損害的﹐承擔適當的民事責任”﹐最後通過的民法總則刪去了這一條款﹐確立了“見義勇為不擔責”原則。

  民法總則不再區分是否有“重大過失”﹐明確規定祗要是自願實施緊急救助的見義勇為行為﹐就享受依法免責的特殊待遇﹐這項被稱為“好人法”的規定﹐無疑為見義勇為者免除了後顧之憂﹐有助於鼓勵見義勇為行為﹐倡導樂於助人的良好社會風嚮。不過﹐民法總則草案從之前三次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到提交本次全國人大會議審議﹐其間輿論都有對“好人法”的誤解誤讀。現在總則已經全國人大會議正式通過﹐有必要就輿論誤讀涉及的一些重點內容﹐進行認真分析和澄清。

  “好人法”在民法總則中的完整表述是“因自願實施緊急救助行為造成受助人損害的﹐救助人不承擔民事責任”﹐這一表述在很多場合被簡化為“見義勇為不擔責”。簡化表述大體上符合法律條文的原意﹐但如果不加嚴格限定﹐就容易讓人產生歧義﹐進而產生誤讀。首先需要明確﹐法律規定的是見義勇為行為“造成受助人損害”可免責﹐而不是見義勇為行為造成的任何後果都可免責。

  民法總則正式通過後﹐一家報紙刊發評論提出﹐公交車上一名男子騷擾女乘客﹐多名小夥子勸說無效後﹐將男子圍毆致重傷﹐“若根據現在徹底的‘好人法’﹐這些小夥子是否就不需要承擔責任了呢﹖如果不需要﹐該男子所受的傷害應由誰負責呢﹖”作者有這樣的疑問﹐說明他把“好人法”規定理解成了“見義勇為無需承擔任何責任”﹐這顯然是不小的誤解。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一條規定﹐“正當防衛超過必要的限度﹐造成不應有的損害的﹐正當防衛人應當承擔適當的民事責任”﹐那些小夥子把騷擾女乘客的男子打成重傷﹐可視同防衛過當造成不應有損害﹐應當承擔適當的民事責任。

  對“好人法”規定的另一個誤解是﹐認為這項規定可以消除人們怕“碰瓷”而不敢扶的心理﹐鼓勵人們看見老人摔倒後﹐勇敢地上前實施救助。近年來﹐扶起摔倒老人卻被控撞倒老人之事時有發生﹐本是救助者卻被反誣為施害者﹐的確讓人寒心又痛心。然而﹐“好人法”並無助於解決“不敢扶”問題﹐解決“不敢扶”問題也用不著依靠“好人法”﹐因為“不敢扶”主要緣于救助者怕被受助人“碰瓷”﹑誣告﹐而要遏制懲處受助人的“碰瓷”﹑誣告行為﹐只需嚴格按照“誰主張誰舉證”的法律規定﹐由受助人承擔舉證責任(證明自己是被救助者撞倒)。祗要的確不是救助者撞倒了受助人﹐受助人就無法進行充分的舉證﹐其主張就不能得到公安機關和司法機關認可﹐也就不能達到“碰瓷”﹑誣告的目的﹐自己反而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因自願實施緊急救助行為造成受助人損害﹐主要包括在災害場所﹑交通事故現場﹑人身傷害事件等院外環境緊急救助傷者﹑患者的過程中﹐由於缺少急救技能﹑急救設備或出現失誤等客觀原因﹐給受助人造成了不應有的損害。這樣的情況在現實中不會經常發生﹐而是比較少見的特殊個案。

  按照法律規定﹐院外醫療救助首先應當由專業醫務人員實施﹐鼓勵經過培訓﹑具備急救技能的社會人員對急危重患者實施緊急現場救護﹐未經培訓﹑不具備急救技能的社會人員﹐對緊急救助行為一般只應當予以必要的輔助﹐萬不得已時才應直接實施緊急救助﹐以盡量避免對受助人造成損害。雖然法律規定﹐自願實施緊急救助行為對受助人造成損害不擔責﹐但法律也不鼓勵簡單粗暴的見義“勇”為﹐不鼓勵實施緊急救助時盲目莽撞﹑硬干蠻干。(潘洪其)

[責任編輯:李姝昱]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