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貓誠可貴 助人價更高

2017-03-19 15:29 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 
2017-03-19 15:29:33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作者﹕責任編輯﹕網評中心

  作者﹕朱永華

  一夜之間﹐靜安區新閘路某弄的小區就處於了輿論漩渦的中心。在這裡﹐即使是工作日白天﹐如今也徘徊著許多年輕人。他們緊盯著小區內某棟樓的大門﹐觀察著裡面的風吹草動。而社區的保安和居民﹐則緊盯著他們。如今﹐小區的居民﹐處於矛盾的狀態。一方面﹐他們對著主動搭訕者三緘其口﹐不願多說﹔另一方面﹐他們又時不時忍不住﹐主動衝出來和“觀望”的年輕人理論。

  這個小區之所以連日來“風聲鶴唳”﹐就是因為居住戶中有一位叫做“大頭”的捕貓者﹐將捕貓殺貓作為謀生方式﹐由此招來上百位愛貓人士的上門圍堵。當愛貓人士在朋友圈中對“大頭”的行為極力譴責並“編造”一些不實經歷對其進行“攻擊”的同時﹐小區很多住戶卻對“大頭”給予了同情和維護﹐並與部分到“大頭”家裡進行打砸的愛貓人士發生了激烈的爭吵﹐甚至引來了警方的介入。

  儘管“大頭”表示自己的行為並不“犯法”﹐相關法律界人士也明確表示現行沒有任何法律禁止捕貓﹑殺貓﹐但平心而論﹐無論從飲食衛生安全的角度還是出於對貓狗這種“靈性動物”生命的尊重﹐筆者都反對隨意濫捕濫殺。但同時﹐包括愛貓人士在內﹐我們更應當恪守法律準則﹐對“大頭”的行為無論持反對態度還是出於道德譴責都應當保持應有的理性。雖然“大頭”捕貓殺貓本身並不違法﹐但在捕殺無主貓的同時﹐如果“錯殺”了居民家庭正常飼養的寵物貓﹐則就是明顯違法了。尤其是“大頭”販賣貓肉的行為﹐並沒有經過衛生檢疫部門的正常檢驗﹐給食用者帶來的健康隱患﹐同樣也屬於違法之列。然而﹐筆者在強調“大頭”的某些行為可能存在違法嫌疑時﹐對於愛貓人士的上門圍堵甚至入室打砸的行為﹐同樣不僅違法甚至可能涉嫌犯罪。

  但在當地警方沒有給出結論之前﹐我們不妨從另外一個視角來看待這件事情。從周圍鄰居對“大頭”的極力維護中就可以看出﹐“大頭”不僅給四鄰印象很好﹐且還是公認的孝子﹐捕貓殺貓也是出於生計的迫不得已﹐在與媒體記者的對話中﹐大頭更坦言除80%來自生活壓力之外﹐更有20%的是“心灰意冷”。因為有過“犯罪前科”﹐在應聘的很多工作中﹐儘管表現突出﹐但卻總是干不長﹐用人單位一發現他的這些資料﹐立馬將他掃地出門﹐為了養家迫不得已才幹起了這種殺貓營生﹐實際上他每天也祗能捕殺到幾隻貓﹐並不像愛貓人士傳言的那樣一天捕殺上百隻。這就不難看出﹐儘管殺貓也不是他的謀生所願﹐且收入十分有限﹐但因為存在“前科”的處處受阻﹐才使得他在“心灰意冷”之際﹐把謀生的“屠刀”揮向了“喵星人”。

  貓咪溫順靈巧﹐深的很多人士的喜愛﹐更因為其在給主人帶來心情愉悅的同時﹐又能幫助主人消滅鼠患。筆者相信每一位愛貓愛狗人士﹐既是出於對生命的尊重﹐更源於心地善良。但是﹐我們在對動物釋放愛心甚至不惜用違法方式為它們爭取權利和尊重時﹐更應當關注社會上一些因生活所迫﹐尤其是像“大頭”這樣已經為犯罪付出代價的群體﹐我們不能一邊尊重動物權利一邊歧視身邊有過“前科”的人。不難想象﹐如果“大頭”在以往的應聘就業過程中﹐用人單位或是周圍的人沒有對其投去異樣的眼光﹐給他們一個和正常人一樣公平的就業空間與競爭機會﹐他們還可能會去捕貓殺貓嗎﹖

  愛貓誠可貴﹐助人價更高﹐多給社會弱勢群體釋放一些愛心﹐多一些幫助﹐多給有過“前科”教訓又希望用勞動汗水掙錢養家的人一些關懷﹑幫助和尊重﹐讓他們有平等的勞動權利﹐這不但是在保護可愛的貓咪﹐更是對社會的責任擔當和愛心的最溫暖釋放。(朱永華)

[責任編輯:網評中心]
  •   正如莊恕所說﹐“在生命的科學領域裡﹐沒有完美﹐祗有盡力。”該劇的劇力﹐相比此前的國產醫療劇﹐也更加用力。希望該劇能夠實現一定量的“用影視行業的理想去實現醫療行業的理想”。【詳細】

      歷史穿越文的另一大吸引人之處就是在於現代人對於已經是既定事實的歷史的改變﹐即“我創造歷史”。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夢想﹐從前的科幻小說﹐過去的超能漫畫﹐現在的穿越小說﹐都是在文學作品中追逐不曾實現的夢想。【詳細】

  •   總之﹐當代知識分子愛國的責任和擔當不是空洞的﹑抽象的﹐而是現實的﹑具體的﹐是偉大的﹑高尚的﹐更是平凡的﹑普通的。【詳細】

      “一帶一路”光明談本期邀請北京德恆律師事務所主任﹑首席全球合夥人王麗﹐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國際經濟法學會副會長車丕照﹐圍繞“一帶一路”進程中的法治問題進行討論﹑提出建議。【詳細】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