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提早”調侃背後的集體怕老

2017-03-20 09:07 來源﹕北京青年報 
2017-03-20 09:07:58來源﹕北京青年報作者﹕責任編輯﹕曹藝秋

  作者﹕東原

  最近﹐聯合國官方微博的一條帖子引發了“眾怒”。這條帖子發出了“青年”的定義﹕15歲到24歲﹐也就是說﹐1992年出生的人已經被劃分到中年人行列了。一時間﹐無數人喊“躺著中槍”。有人調侃﹐“1995年的阿姨要去跳廣場舞了”﹔還有人講﹐“中年怎麼了﹐中年也是寶寶。”

  關於青年定義﹐一直有著多種說法。此前曾有消息稱﹐44歲以下的人都是“青年人”。一時間﹐很多中年人奔走相告﹐想不到自己進入了春天。而聯合國的這個帖子﹐則讓很多人一下子從春天進入冬天。連1992年出生的都步入中年﹐這讓還是寶寶的“80後”﹑眾多不服老的“70後”情何以堪。

  每一種對於青年的劃分﹐都有其意義所在。聯合國這個年齡段劃分﹐最初的說法來自聯合國青年議題論壇﹐在隨後的文件中也有解釋──在很多國家﹐18歲才算成年人﹐在有的聯合國公約中﹐也將18歲以下的人定義為兒童。但是在有些非洲國家和地區﹐15歲以上已經算青年。為了便於數字統計﹐所以聯合國才把青年的標準設定為15-24歲。很顯然﹐這祗是一種劃分標準﹐並非唯一標準。

  應該說﹐面對“1992年生人步入中年”﹐大多人還是一種調侃心態﹐並沒有過分當真。那些被劃進中年的人﹐並沒有惶惶不可終日﹐以為人生一下子就完了。但也不可否認﹐大多數人心裡還是有一點怕老的。在對“1992年生人步入中年”的集體調侃中﹐多多少少有些怕老的集體焦慮。

  張愛玲說過一句話﹐“出名要趁早﹐來得太晚的話﹐快樂也不那麼痛快。”相對於張愛玲的作品﹐其實這句話更熱﹔相對於張愛玲的年代﹐其實這句話現在擊中的人心更多。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完成的一項調查發現﹐中年人的幸福感最低﹐“中年危機”確實存在。這種危機有時是客觀的﹐有時主觀的。在很多人看來﹐面對一個除卻成功別無信仰的時代﹐真到了老弱之際﹐且不說成功沒有多少意義﹐而且成功的難度也大大增加了。

  曾經﹐我們談論年老時總是談到經驗。可進入互聯網時代以來﹐經驗在很多時候﹐已然並不成為優勢。一個有經驗的人﹐未必能夠得到廣泛尊敬﹐有時甚至受到不屑。時代的發展﹐一再剝掉了經驗的神聖感﹐即便一個“老司機”﹐有時也難以面對新問題了﹐徒嘆“無可奈何花落去”。而且﹐經驗的增長﹐往往以銳氣的失去為代價﹐在這個敢為人先的時代﹐也有點氣場不符。

  很多人都舉出肯德基創始人﹐到了60多歲才創業的故事﹐以此論證創業創新沒有年齡限制。可在我們身邊﹐很多人早早想過“標配的人生”。這有個體原因﹐何嘗沒有社會之故。比如在職場上﹐年齡增長﹐帶來的往往不是海闊天空﹐而是如影隨形的“天花板”。特別在官場上﹐曾經在年輕化理由下﹐很多人僅僅因為過了那個年齡段﹐從而失去了發展機會。我們的社會﹐能不能創造一種條件和氛圍﹐讓不再年輕的人依然擁有年輕人的心情﹐依然澎湃創業創新的激情﹖

  人有一點怕老之心﹐實為正常不過。祗是﹐當這種怕老成為一種集體焦慮﹐並且社會上確有一種機制放大著集體怕老﹐卻是值得重視的。當我們希望每個人都能正視歲月的遞進﹐都能平常心地對待年輕與不再年輕﹐享受生命的每一段時光時﹐更應該追問﹐有沒有一種機制和力量的存在﹐破壞人們享受的心情﹖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背景下﹐拿什麼化解集體焦慮﹐顯然是一道時代課題。(東原)

[責任編輯:曹藝秋]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