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野草”獲刑亟待答疑解惑

2017-04-20 08:59 來源﹕北京青年報 
2017-04-20 08:59:04來源﹕北京青年報作者﹕責任編輯﹕曹藝秋

  作者﹕斯涵涵

  河南盧氏縣農民秦某發現農田附近的山坡上長著類似蘭草的“野草”﹐幹完農活回家時順手採了3株﹐被森林民警查獲。經河南林業司法鑒定中心鑒定﹐秦某非法採伐的蘭草系蘭屬中的蕙蘭﹐屬於國家重點保護植物。秦某先是被公安機關行政拘留7日﹐近日被盧氏縣人民法院以非法採伐國家重點保護植物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3年﹐並處罰金3000元。

  秦某採挖3株“野草”構成犯罪﹐這讓當地群眾受到了深刻的法治教育。然而﹐對於這起採“野草”獲刑案件﹐人們仍然懷有一些疑慮﹐需要有關部門拿出更詳盡的事實來答疑解惑。

  首先﹐秦某果真是不知情嗎﹖他祗是在附近的山坡上順手採了3株嗎﹖這種澄清很有必要﹐因為去年轟動一時的90後在校大學生“掏鳥獲刑”案件也是發生在河南﹐起初因為當地媒體在報道此案時沒有交代清楚﹐使得該大學生的明知故犯﹑非法捕獵出售野生保護動物變成了“暑假無聊﹐門前掏鳥”的無意行為﹐引發公眾對大學生的廣泛同情及對法律﹑法院的強烈質疑﹐後來有關部門花費很大功夫來以正視聽。採“野草”獲刑一事也需要據實詳細報道﹐以免重蹈覆轍。

  其次﹐這種屬於國家重點保護植物的名貴蕙蘭究竟處於何種種植狀態﹐是零散野植還是集中保護﹖有沒有護欄和警示標語﹖有無專人看守和監控探頭﹖秦某採回後是自己賞玩還是出售牟利﹖如若屬於野養野採﹐相關部門沒有盡到必要的看護責任和勸誡作用﹐有玩忽職守的嫌疑﹐也應當承擔相應的責任﹐該農民的法律責任也當相應減輕﹔如若該農民無視警誡或心存僥幸﹐明知故犯﹐強行越入﹐被判罰則也理所當然。情節的不同影響判罰的尺度﹐也檢驗著法律的公平公正。

  近年來﹐我國從立法上加大環境資源整治力度﹐比較剛性的法律規定有污染環境罪﹐非法處置進口固體廢物罪﹐擅自進口固體廢物罪﹐非法捕撈水產品罪﹐非法獵捕﹑殺害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非法收購﹑運輸﹑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珍貴﹑瀕危野生動物製品罪等10多個罪名。公民如果法律意識淡薄﹐一不小心就可能構成犯罪。然而﹐對於很多人來說﹐“癩蛤蟆屬於三有動物”﹑“ 挖蕙蘭也犯罪”簡直是聞所未聞﹐全社會對野生動植物保護的環保概念﹐相關法律的認知度亟待普及與提高﹐這才是問題的關鍵。

  採“野草”獲刑亟待答疑解惑。農民採“野草”獲刑固然令人惋惜﹐但要厘清情理與法理的分界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能對權勢人物網開一面﹐也不因“弱勢群體”而罔顧法律﹐此乃公平公正的要義。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是依法治國的基本法則﹐也應該成為公眾的法律信仰。

  一方面﹐司法部門要加強普法力度﹐讓相關法律條文深入人心﹐並依法判案﹐公正公平﹐以案釋法﹐弘揚社會主義法治精神﹐讓一個公正判決都成為廣泛生動的普法課程﹔另一方面﹐民眾也要加強法制學習﹐提高法律水平﹐這樣才能避免在不經意間逾越法律的紅線。(斯涵涵)

[責任編輯:曹藝秋]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

立即打開